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54.螺咬人(3)
    渔船陆续靠岸,一箱箱海货搬运下来。

    敖沐鹏打开一个箱子,露出里面一排排银鲳鱼。

    这种鱼的养殖问题至今是世界难题,它们在市场上价格昂贵,因为都是野生鱼,产量低、味道好。

    不过,它们的生命力和黄花鱼有的一拼,出海即死,所以箱子里面这些都是刚死掉的银鲳。

    死掉的银鲳以冰块冰镇,最大限度的保存了鲜美滋味,一点不影响口感和营养。

    “银鲳,大中小三种啊,大的一百二,中等个头的八十小的六十,大的回去清蒸油泼小的回去油炸炖汤,味道绝对美!”敖沐鹏开口喊了起来。

    有游客一听顿时皱起眉头:“呀,这么贵啊?”

    旁边的渔夫笑:“老哥,一听你口音就知道不是本地人,本地人的话那你肯定知道我们价格一点不贵,这可是新鲜出海的银鲳啊。”

    “对,你去市场就是小个头的那低于八十块也买不到,你要是买到了,那肯定不是鲜出海的鱼,肯定是去年的冷冻鱼。”又有人补充道,“来,大的给我来五斤,回去送礼!”

    “喂,老哥你要是嫌价格高那你吃点带鱼和海鲈鱼吧,这两样价格低,味道也绝对好。”

    “带鱼多少钱?”

    “哎哎哎,这是秋鲅鱼?嘿,真新鲜啊,怎么卖?”

    “剥皮鱼好吃啊,价格也便宜,来给我弄二斤。”

    很快,码头上变得忙碌起来,渔夫们擦把脸各自带着电子秤开始忙活,村里的妇女赶来帮忙,越来越是热火朝天。

    敖沐阳也去参与帮忙,他正在将一项海虾往下搬,然后听到一阵惊呼声。

    大家具体说什么他没有听清,声音很嘈杂,他在船上站的高看得远,一下子看到码头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个孩子倒在地上。

    见此他立马跳了下去,一边往围观人群里挤一边问道:“怎么了?”

    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着急的叫道:“我儿子刚才还一切正常,他在这里走了几步后说头晕,突然倒下了!”

    敖沐阳示意众人散开,本来码头上的空气质量就很差,大家都拥挤在这里,空气难以流通,导致质量更差。

    钟苍等跟过来的人开始赶人,但国人就是有这个爱凑热闹的性子,纷纷拥挤在周围不肯后退。

    中年人带着的两个青年也在赶人,看到众人不肯让开立马急了,其中一个叫道:“你们知道这孩子是谁吗?你们知道这是……”

    另一个青年拉了他一把道:“别说了,主祭官,赶紧找医生!”

    敖沐阳查看孩子的情况,他将孩子身体翻过来,这时候一个小海螺从他手里滚落出来。

    海螺前方尖瘦而后端粗大,整体呈纺锤形,个头不大,色彩艳丽,螺壳背景是黄色但带有红褐色花纹。

    看到这海螺,敖沐阳顿时头皮发麻:“卧槽,鸡心螺!螺咬人!”

    其他渔夫听到他说出的名字后凑上来看,一看之后也是呆若木鸡。

    鸡心螺,海洋剧毒生物!

    众所周知海蛇都有毒,可是渔民们并不怕海蛇,多数海蛇就是长得可怕,其实它们性情温和甚至于羞涩胆小。

    比如说敖沐阳养着的蛇王,它个头长得很大,因为金滴的缘故得有小四米长了,正儿八经算是条海蟒。

    但它从主动攻击别的生物,除了小鸡,因为那是它的食物。

    渔民们不怕海蛇,他们怕的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水母、章鱼和海螺,这些东西有剧毒且没有脑子,瞎几把攻击人。

    现在敖沐阳看到的这个鸡心螺就是其中之一,这玩意儿很歹毒,一只成年鸡心螺体内的所有毒素足以杀死10个成年人!

    眼镜中年人气质安静,他有一双眼神深邃的眸子,观感非常敏锐,敖沐阳和渔民们的反应让他心里一沉,快速而冷静的问道:“这海螺怎么回事?”

    “有毒,剧毒……”旁边的敖千文要回答,敖沐阳推了他一把,道:“东哥抱上孩子,快点,上船,去红洋!”

    眼镜中年人深吸一口气道:“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敖沐阳诧异的看着他,这人跟普通父母不一样,该说他冷漠还是冷静?自己孩子都昏迷了还能保持理智,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说道:“比较糟糕,不过及时送去医院,应该可以处理。”

    “对对对,快点吧,型号这不是烟袋螺,要不然这娃死定了。”敖沐东说道。

    烟袋螺是鸡心螺的一种,这个名字算是当地的俗称,无独有偶,它在国外有个类似的名字叫雪茄螺。

    两个名字的含义相似,就是说一旦被这种螺给蛰伤中毒,那只有吸一只雪茄或者抽一袋旱烟的时间来抢救。

    敖沐阳跳上海钓艇,这是龙头村速度最快的一艘船。

    中年人拉住他道:“走海路去红洋?距离差不多,陆地可以更快吧?车子速度比船要快的多。”

    敖沐阳道:“是,但山路没法走,而且特别颠簸,更浪费时间。”

    一行人上了海钓艇,他立马发动船向前飞驰。

    眼镜中年人紧紧的抱着男孩,他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能不能再快点?我儿子、我儿子情况不太好!”

    敖沐阳将船舵交给钟苍,他回头一看,看到男孩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嘴唇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开始泛起青白色,很是吓人。

    一个跟随着他的青年着急说道:“周书、周叔叔,这船速度不行,咱们得需要救援直升机……”

    “来不及,这是红洋,我们跟这边拉不上关系。”另一个青年也很着急,“我打电话给詹局长吧,让他来调动这边的直升机。”

    敖沐阳随手从海钓艇上摸出一个小瓶往里滴了一点金滴,他说道:“去哪里找救援直升机?而且我们现在在海上,怎么把孩子送上去?来,先让开我给孩子喝一口解毒药,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专门治海洋动物毒素。”

    病急乱投医,眼镜中年人急忙点头:“快快快,小兄弟,拜托,你的药一定要有效啊!”

    金滴能不能治病不好说,但在保命这点上没的说,随着金滴随着水流入他身体,孩子那毫无生气的脸上开始有所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