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55.这是领导啊(4)
    孩子的小命保住了,可救治若是不及时,那毒素还是会给他留下一些很要命的后遗症。

    鸡心螺,实在太可怕!

    根据敖沐阳所知,鸡心螺的毒液中含有数百种不同的成分,而且不同种类之间的成分组成有很大的差异。

    以现代医学的发达程度,依然不能完全了解鸡心螺毒液,只能将之合称为芋螺毒素。

    芋螺毒素包含了不同的缩氨酸,它们可以以某一特定的神经通道或受体为靶位进行攻击,其中可能含有河豚毒素,这是一种神经瘫痪毒素相同,能够瘫痪神经系统。

    对于发育中的孩子来说,神经系统太重要了,任何一个地方的神经出问题对他产生的影响都可能是终身的。

    不过终究孩子的情况有所好转了,嘴唇上开始重新恢复有血色,面色也不再那么难看,但他依然没有知觉。

    眼镜中年男子忧心忡忡,他叹气道:“本想趁着开学之前带小宝出来散散心,没想到碰上这样的事,唉。”

    敖沐阳道:“您不必过于担心,你看,孩子的情况比刚才其实好了不少。”

    中年男子并没有因为他的安慰而轻松,他问道:“可是,我儿子怎么连睁开下眼睛都做不到?”

    敖沐阳道:“因为芋螺毒素有很强的麻痹性,它包含一些能够阻断神经系统传递信息的化合物,这种化合物使得孩子的神经系统无法传递信息,所以他这会是没有任何感觉的。”

    “也没有痛楚?”

    敖沐阳点头:“对,没有痛楚。”

    眼镜中年男子松了口气:“那就好,小宝最害怕疼,如果他没有感觉到疼痛,或许……”

    苦笑一声,他没有继续说话。

    两个青年都在打电话,其中一个似乎在找医生,海上风大他说话声音又小,敖沐阳听不到话筒了的声音,就看到青年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摘掉电话,青年低声问敖沐阳:“兄弟,是不是如果孩子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更麻烦?”

    敖沐阳为难的说道:“我也不太懂,我就是以前看节目加上市里县里的专家来村里普及海洋知识的时候,看过关于鸡心螺的介绍,具体了解不多。”

    他只是找了个托辞,其实他知道,芋螺毒素的可怕之处就有麻痹因素,正是它可以麻痹神经,所以才会去毁坏神经系统。

    另一个青年急匆匆的说道:“周叔,联系上红洋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了,他们可以提供救援直升机……”

    男子一皱眉道:“有什么用?我们现在在海上,难道这时候再返程吗?让他们将直升机停在码头上,不用过来。”

    敖沐阳道:“我们的海钓艇最快就这个速度了,不过我刚才出发时候联系了海警支队,最近的一艘海警高速艇会来帮助咱们。”

    中年男子松了口气:“好,那就好,小伙子你做事很稳当,考虑很周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中年男子随便夸了他几句,他感觉其他两个青年都在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

    海钓艇飞速向前,船上一时无人说话,所有人的心都挂在了这个中毒的孩子身上。

    敖沐阳看中年男子情绪紧张,便安慰他道:“您别怕,先生,其实问题不大。鸡心螺的毒素很厉害,可是它的舌刺应该只是射进了你儿子的皮下,也就是说,毒素大多集中在皮下毛细血管中。”

    中年男子苦笑一声,依然忧心忡忡的说道:“谢谢你的安慰。”

    敖沐阳说道:“我不是安慰你,真的,鸡心螺可以吐出舌头,它们舌头是分叉的,里面有一根针刺。针刺连接着体内装有毒素的囊,

    它们靠射出这根针刺将毒素送入猎物的体内……”

    中年男子没心情听他说这些,摆摆手道:“你不必宽慰我,我没事,对了,为什么你们村现在还没有联通外界的公路?红洋这么发达的城市,辖内还有乡村不通公路?”

    如果有公路那今天救助这孩子就会容易许多,一是车速比船速更快,二是市里的医院可以派出救护车跟他们接头,可以节省出大量时间!

    敖沐阳无奈的说道:“真的没通公路,上头的意思是我们有海运,这样干嘛花那么多钱去修公路?”

    一听这话,中年男子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胡闹!”

    海警的高速巡逻艇从侧前方冲来,敖沐阳站在船头甲板使劲挥手,两艘船开始进行对接。

    敖沐阳将孩子抱上船,这样后面的事跟他就没关系了。

    他说道:“船上人越少速度越快,那先生如果你认为我们村在这件事上没有责任,那我们这些人就不上去了。”

    这时候这么说话,确实让人心里不太舒服,但如今世道混乱、人心不古,他觉得该耍小聪明的时候还是得耍点。

    中年男子一听这话说道:“小王、小熊,你们也不用上来了,跟着这位村长同志先去村里等我消息。”

    两个青年点头,其中一个青年将高速艇上的带队海警拉走耳语两句,又给他看了个证件,那海警立马脸色一变,挺胸抬头就要敬礼。

    青年赶紧拉了下来,道:“保护好领导和孩子。”

    “一定不辱使命!”海警大声道。

    他们一行人回到海钓艇,高速艇以最快速度向红洋方向冲去,很快变成了海面上的一个黑点。

    敖沐阳猜到了眼镜中年是个高官,但具体什么职位他肯定猜不出来。

    随船的敖沐东不像他那么内敛,他直接问道:“喂,哥们,你们这老板什么身份?好像挺牛逼吧?”

    两个青年客气的笑,口中连连说没什么、没什么,敖沐东问了一路,结果什么消息也没有问出来。

    码头和村子里依然热闹,游客们并没有因噎废食,偶然出现的鸡心螺很快被大家抛到了九霄云外。

    敖沐阳却非常重视这事,这个鸡心螺很可能就是渔船今天带回来的,那孩子看着漂亮就拿到手里把玩,结果被受惊的海螺给刺伤了。

    他回到码头后立马组织村里人对渔船进行了大清扫,一定不能再出现鸡心螺伤人的事,如果不是他有金滴给孩子保命,那今天很可能出人命。

    而且,出事的还是个领导的孩子,这样对龙头村的伤害就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