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57.秋游(1/5)
    这只是跟学生们开玩笑的话,鹿执紫确实给他们准备了礼物,她请敖沐阳帮忙,然后组织一场六年级新生开学活动,也就是秋游。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鹿执紫的声音响起。

    学生们跟着齐声喊:“时维九月,序属三秋……”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杨狮子无奈的叫道:“鹿老师,咱们不是来秋游吗?怎么一上山就开始学古诗呀?而且这个古诗好难啊,怎么这么长?!”

    敖沐阳笑道:“傻孩子,这不是古诗,这是骈文,中华历史上最灿烂的文化之一,最绚丽的一篇文章。”

    “它哪里偏了?我听着挺对称的。”杨狮子纳闷的说道。

    敖小米说道:“妈咧,你真没文化,这是骈文不是偏文。”

    杨狮子斜睨他一眼:“喂,小米饼,敖小牛他们可不在学校里了啊,他们去了镇上,远水解不了近渴,我这会揍你他们没法帮你。”

    敖小米道:“狮子哥真有文化,这句远水解不了近渴说的真好。”

    龙头村和王家村的仇恨延续了得有几百年,但这跟孩子无关,他们只有再大一些,才开始学会敌视彼此。

    现在,孩子没有隔夜仇。

    “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仙人之旧馆。”鹿执紫清脆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响了起来。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她站在一块山石上一字一句缓缓读来,初秋的山风吹动她的衣衫,秀发飘飘,清脆的诗声也在飘飘。

    乡村的孩子们仰头看着她,对仗工整、辞藻华丽的诗歌通过她的声音进入耳朵中,尽管不明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可他们开始感受到中华文化的魅力。

    鹿执紫没有劝说学生们跟着学,她就自己一边慢慢走一边慢慢吟,一些学生觉得好听跟着读了起来,后面所有学生都开始跟着读。

    敖沐阳也忍不住跟着背诵起来,这是他最爱的几首古文之一,李白在他心里是中华历史上最强诗人,可这篇《滕王阁序》却是他心中的孤篇第一。

    持续了接近四个月的高温天气终于开始回落,九月的秋老虎依然猛烈,可是跟夏日有很大区别。

    夏日的海风和山风都是热的,到了此时只要别待在烈日底下,比如去山石阴影中或者树荫中,那就会感觉舒服很多。

    海风猎猎,呼啸天空。

    秋日的天很湛蓝,大风吹过、云彩无存,只有一片清澈如水晶的天穹悬于大地之上。

    休息的时候,敖沐阳坐在山上俯瞰渔村外海。

    经过一年的海藻处理,村外海域那么干净,秋日上午的阳光洒在海面,波光盈盈,恍如金片。

    一艘艘渔船缓慢行驶在海面上,这些渔船都做过改良了,变为了观光船,鲸鱼、海豚和江豚们在水下翻涌,游客们兴奋的大呼小叫。

    在往远处看,又更大、更快的船,那才是真正的渔船。

    休息的时候,敖沐阳拿出一些美味的零食分给孩子们。

    这次秋游,学生只要跟着队伍上山即可,其他的吃喝都是鹿执紫负责。

    当然,敖沐阳作为鹿老师背后的那个男人,具体还是他负责。

    这次他带来的零食全是鹿执紫通过国外同学给邮寄回来的,各种美味巧克力之类的小东西,孩子们抢着吃的那叫个开心。

    正休息着,敖小米跟杨狮子又争吵起来。

    鹿执紫悠然的回头道:“怎么着,你们准备守着我打一架?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六年级大家长了?”

    杨狮子不屑道:“打架?他抗揍吗?”

    敖小米气愤的指着他说道:“喂,杨狮子,别太过分,我可不怕你。”

    杨狮子招手道:“你不怕我那你来打我呀。”

    敖小米哼了哼道:“打架是野蛮人的做法,文明人不打架。”

    杨狮子笑道:“你就是胆小,你个娘炮,你们村就敖小牛还算个爷们。”

    一听这话敖小米不仅不怒反而心花怒放,他对敖沐阳喊道:“小阳叔,杨狮子说咱们村就敖小牛还算个爷们,其他人都是娘炮。”

    杨狮子不再嚣张,他紧张的看着敖沐阳道:“我说的是、说的是学生,未成年人,我说你是娘炮,我没说你们村都是娘炮。”

    敖沐阳救过他,而且王家村的人平时谈论邻村这位年轻村长,自然提到过他的彪悍战斗力,杨狮子对他颇为敬畏。

    对这种孩子小矛盾,敖沐阳自然是看不上,他把双手抱在脑后笑道:“我在鹿老师面前都不敢跟别人吵架,你们竟然敢这么干,胆子真大。”

    杨狮子说道:“我们没吵架,我们在争辩,对,我们在辩论呢。”

    敖小弟道:“杨狮子你个怂包,面对我们小阳叔你咋怂了?还辩论呢,刚才我看着你挥拳了。”

    “我习惯用拳头说话不行?”杨狮子恼羞成怒。

    鹿执紫道:“行了,都安静点,你们争辩什么了?”

    敖小米顿时来了精神,他举起手道:“鹿老师我发现了金线莲,这是一种非常、非常宝贵的中药材……”

    “你快别吹牛了,这叶子就是你从将军嘴里抢下来的,别以为我没看见。”杨狮子打断他的话说道。

    敖小米叫道:“我就是看到将军在吃金线莲,所以才抢下来,这是很珍贵的中药材哩。”

    敖沐阳看过去,敖小米手里捏着一小棵植物,植物的叶子大概有婴儿巴掌大小,色泽淡蓝棕色,长得皱缩卷曲,叶脉紫红色,样子特异。

    看到这棵植物,他诧异的皱起眉头:“咦?那从哪里找到的这个?”

    “将军嘴里。”杨狮子很积极的指着将军的嘴巴。

    将军嘴巴本来在咀嚼,看到有人指着自己,它立马趴下将嘴巴塞进了双爪之下压住,小眼神很惶恐。

    敖沐阳立马冲了过去,他拉开将军的嘴巴往外抠:“吃巧克力了?狗子不能吃巧克力,你从哪里偷到的?”

    将军努力想闭起嘴巴,结果狗嘴拗不过铁手,最终张开嘴被敖沐阳抠出了一块黏糊糊的巧克力。

    巧克力又香又甜,将军很喜欢这样的味道,但敖沐阳不给它吃,这东西对狗子的肾功能有损伤。损伤在狗子年轻时候看不出来,到了狗子年迈,那就会发挥可怕作用。

    甩掉巧克力,敖沐阳从敖小米手里拿过植物仔细看,然后说道:“嘿,这真是金线莲啊?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