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62.渔家餐(1/5)
    柳三阳的大切诺基开出村子,司机小赵笑道:“老板,这次咱们运气挺好,分到的这个村的村干部很敞亮。”

    这话让柳三阳哂笑一声:“小赵,你还是嫩了点,他们这个村长可是个狠角,咱们的伙食费他要走了,嘿嘿,这是一招妙棋啊。”

    “为啥这么说啊?”

    “哼,我要是送礼送钱他敢收下,那就是受贿,要是有人举报他得摘帽子的。可是他收走了咱们的伙食费,到时候随便给咱们送点馒头,其他的钱都扣下,那谁有招对付他?”

    说着,柳三阳摇起头来:“看这村长是个小年轻,但手段倒是圆滑,他这收钱的手段可是人不知鬼不觉。”

    小赵不服气:“这不能查他?”

    “怎么查,人家就说给咱们的馒头是用掺和了人参海参粉的面粉做的,一个就能卖一百块,你有什么办法?上头来查的时候,大家伙已经把馒头吃下去了,难道拉出屎来拿去检查?”

    小赵想了想确实这样,顿时有些生气:“嗨,这些狗官!”

    柳三阳摆摆手道:“也别发火,就当这钱是用来走关系的吧。”

    “伙食费可是一天一千五百块啊,你一气就给了他一个月的呢。”小赵还是心疼。

    柳三阳看的很开,笑道:“也就四五万块,不多,其实真不算多。”

    工程队当天就要干活,中午开始乌拉拉来了四五十号汉子,机器还没有运进来,他们先给路基进行除草、收拾石头。

    敖沐阳数过人头后给他们准备饭菜,靠海吃海,正好开海了,每天源源不断都有大量海货送回来。

    大多数海货是送去码头市场进行出售,有一些品相一般的卖不了高价,敖沐阳便留下给工程队做饭做菜。

    碎掉的鱼砍掉头、除掉骨头打成鱼浆,这可是纯正的鱼肉酱,做出来的鱼肉丸可是非比寻常的好吃。

    有些螃蟹瘸腿缺脚,敖沐阳就简单一蒸然后切开做香辣蟹,大虾则做红烧虾,品相不怎么样,但味道和营养没的说。

    他用这样的材料做菜,可不是为了克扣餐费,实际上这样他们村里也是赔钱的,一天一千五百块的伙食费不低,可平摊到一个人头上就三十块,而这可是三餐!

    刨除人工,三十块还能剩下多少?能吃到什么海鲜?要知道敖沐阳给工程队用的都是最新鲜的海货!

    除了常见的海鲜菜,他还玩了些花样。

    比如鱿鱼和鱼浆,他把鱿鱼切成条用葱姜蒜和料酒腌制,然后用开水煮熟,挂上鱼浆送入油锅开炸。

    出锅之后,用这东西蘸着调味料吃,那可比炸肉炸鱼更香。

    另外他还给搭配了个汤,是一大锅的海鲜酸辣汤。

    先前炖鱿鱼剩下了一大锅高汤,正适合用来做这道菜。

    蛤蜊肉、碎鱼肉、小虾米,混合酸笋、萝卜丝,再往里打上村里走地鸡下的鸡蛋,勾兑之后洒上海带丝,这一锅海鲜酸辣汤那叫个够味。

    敖沐阳自己也吃了这个,炸鱿鱼外酥里嫩,因为是提前煮熟的,口感很有嚼头,因为外面包有鱼浆,这样鱿鱼的鲜味被保住了,再配上辣椒粉,吃起来那叫一个爽。

    一口炸鱿鱼一口酸辣汤,他蹲在门口吃的开开心心。

    所有的菜准备完毕,他带人送出了村口。

    工程队的汉子们忙活了一下午,早就已经饥肠辘辘。

    秋日傍晚的海风吹在人身上有些冷,汉子们出了一身汗这会被风一吹,一个个缩着脑袋、抱着手臂,对热乎乎的食物无比期盼。

    柳三阳把工人们叫到一起,说道:“村里给咱们准备的东西,大家也知道什么情况,待会别闹事,别甩脸子,晚上我给大家准备水饺,猪肉大葱馅的,管够!”

    “好。”工人们有些失望,但老板这人素来讲义气,对他们很实在,所以他们不愿意让老板为难。

    饭菜送到,汉子们围了上去,毕竟干了一下午的活累了,即使送来的是馒头咸菜他们也能吃的下。

    结果,大盆子上的纱布拉开,火红色的香辣蟹露出面容,鲜香味道伴随着辣味直拱人的鼻子,让人垂涎欲滴。

    红烧大虾、炸鱿鱼肉、鱼丸子、海鲜疙瘩汤,还有米饭和馒头,四菜一汤加主食,样样色味俱全。

    看到这些菜,工人们顿时红眼了,他们顾不上排队,纷纷往里挤:“给我来个这个,这螃蟹真肥。”

    “哎哎哎,别挤呀,卧槽我的丸子。”

    “这炸的什么?真香,给我弄一份。”

    司机小赵端着一盆子红烧大虾和香辣蟹跑回来,满脸高兴:“老板这个给你,我刚才吃了一块螃蟹,真他娘好吃!”

    柳三阳没有直接开吃,他面色凝重的找到敖沐阳说道:“敖村长,是不是我上午那会没把话说清楚?那个,其实我给你那四万五是一个月的伙食费,不是一天的!”

    敖沐阳道:“对,我知道呀,喏,这是明天的菜单,你看看行不行?”

    早饭是鱼肉水饺、鱼汤面,中午是老母鸡炖山蘑菇、干炸带鱼、蒸扇贝、油泼秋马鲛,另外还有个麻椒鱼汤。

    晚上的他还没看,就看到早餐和午餐,柳三阳已经惊呆了:“敖村长,你这弄的菜,我估计一天就得四五万块吧?”

    敖沐阳笑道:“哪用的上,都是我们渔家自己捕捞回来的海货,你们只要能吃得惯就行。有吃不惯海货的弟兄说一声,我们这边还有山珍,鸡鸭兔子都有。”

    柳三阳赶忙摆手:“不必不必,这就很好了,我说实在话,敖村长你这也是太实在了,我都不敢置信。”

    敖沐阳道:“我说过了,后勤方面,我们村肯定给你们最大支持,只要你们尽力帮我们修路,柳老板,还是那句话,这是我们村的康庄大道,不能马虎啊!”

    柳三阳握紧拳头道:“敖村长,你这个人讲究,我们也不掉链子,你放心,这条路一分一毫不带有毛病的,别的不敢说,我这帮弟兄肯定修的对得住你这一锅饭!”

    说完,他对正端着碗狼吞虎咽的工人喊道:“弟兄们,平时咱们在工地吃的啥大家清楚,一样的伙食费,人家敖村长给咱们准备这东西往里补贴多少,大家也得清楚。刚才敖村长说了,他这么做就一个目的,希望弟兄们好好修这条路,大家给个话,怎么弄?”

    “必须好好修啊!”

    “工期至少给他提前两个月!”

    “没说的,卖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