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66.总算等到你(5)
    潜入海底过程中,敖沐阳拿出了电子温度计,将水温进行了分层统计。

    距离海底还有十来米的时候,他调转方向向东南方游去,通过他的无障碍视野,一艘沉船出现了……

    是的,这就是他执意入水的根本原因,他先前救护那机体过热的科研人员时,碰巧发现了远处的沉船。

    从可以自如在水下行走开始,他就想寻找沉船,但迟迟没有所得。

    总算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这艘船沉入海底绝对有年头了,船身变成了腐朽的灰黑色,上面盘绕着一些海藻水草之类的东西,有小半截埋在了海底沙层,很不显眼。

    所以,即使有好几个科研人员潜入了海底,可是他们依然没有发现这艘船,一是他们视野不行,只能靠头盔上的探照灯看出几米远;二是这船着实藏的够隐蔽。

    沉船的船头很尖且上翘,高高昂起于船身,它的两舷向外拱出,两侧有残缺的护板。即使沉水不知道多少年,高大的船身依然大概的保存下来,船头那宽平的甲板完好无损,甚至船头两侧绘制的船眼还大概残留着。

    一眼,敖沐阳就认出了它的身份:一艘福船!

    这船他太熟悉了,那艘明代战舰就停靠在村外海域,他每天都能看到,所以对这种船非常了解。

    看清这是福船后,敖沐阳便不是很有兴趣了。

    福船多是大船,它们有高昂的船头,又有坚强的冲击装置,且吃水很深可达到四米,特别适合于作为战船。

    敖沐阳估计这也是一艘战船,而且还是残缺了一半的战船。

    战船上没有金银珠宝、古董文物之类的宝贝,只有武器,可在海底浸泡时间长了,即使是现代锻造出来的武器也会被腐蚀,何况古代冶炼技术低下的产品?

    靠近这艘船后,他看到了沉船全貌。

    沉船前半截倒是还好,后半截已经粉碎,它可能是中炮来着,船身还遗留着一个大洞,很像是古代炮弹的手段。

    落在百米深海之中,这条船里面没有什么鱼虾蟹,只有很多贝类、螺类寄生于上。

    这里是个海螺乐园,缓缓流淌的暗流带来了大量食物,加上有沉船做掩体,没有捕食者会来找它们麻烦,让它们很好的生活下来,让它们的族群得到了很好的繁衍。

    沉船内外皆有海螺,满满当当,足以让密集恐惧症者做噩梦。

    敖沐阳靠近沉船后先漂在海里用手推船体,看看是不是已经变成废墟,他可不想进去冒险的时候被砸在里面。

    还好,福船所用木材多是柳木、杨木,质地坚硬,保存完好。

    顺着船头他先进入了驾驶舱,想要寻找一下关于这艘船的身份证明。

    结果,他没有找到什么有用信息,驾驶舱里只有几条枯骨,骨头上也攀附着小海螺,看起来有些邪恶。

    好在他耐心的将驾驶舱给拆了一遍,最后终于找到了两个小盒子,这两个盒子保存完好,用了一层不知道是胶还是蜡的东西密封着。

    看到盒子敖沐阳上手试了试,盒子很轻,它们应该有些价值,于是他将两个小盒子带到了身上,继续往下搜索。

    从船中进船舱,一些杂乱的箱子出现了。

    这些箱子多是木材质地,他用手碰了碰,竟然还挺结实。

    于是他心里起了期盼,拆开箱子后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东西。

    里面是一堆碎瓷片,被海水浸泡了不知多久导致已经长满浮游生物的碎瓷片,外表粗糙、色泽黄棕,没有任何价值。

    显然,箱子里曾经装了瓷器,结果沉船的时候它们互相撞击碎掉了。

    即使没碎掉也没有价值了,海水浸泡瓷器时间太长,它们已经失去了光泽和柔润度,不再是享誉全球的东方瓷。

    他挨个拆开箱子,里面全是碎瓷器,全都没有什么价值。

    进入第二个舱房,这里面也是木箱子,打开后里面又是一堆碎瓷器。

    敖沐阳仔细一看,说是瓷器不对,这是些陶器,有的陶器还能保存个大概,他拿起来后看了看上面并排烧制着两列字,一列是楷书:成义华茅佳酿,这个他认得,还有一列跟鬼画符似的,也不知道是哪国文字。

    这些字不是写在上面,而是罐子烧制的时候便刻在了上面,所以即使在海里浸泡多年,依然能保留下来。

    看着楷体字敖沐阳明白了,这里面是酒罐子,估计这船运了好些美酒来着,可惜酒罐子也全碎了。

    即使是美酒,那价值跟前一个舱房的瓷器也没法比,瓷器保护那么好都全碎了,酒罐子自然也都碎掉了。

    而且即使它们没碎里面的酒水也没了,瓶口采用了老式牛皮纸搭配泥封的方式,干泥入水早就融化了,多年来海水通过牛皮纸渗入了罐子里,毁掉了里面的酒水。

    再往后的船舱没法进人了,它们破碎的更是厉害,通过缝隙敖沐阳往里看,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又是一个废沉船。”敖沐阳无奈的摇头。

    他不想空手而归,就回到第二个船舱仔细寻找酒罐子,想看看能不能找个完好的酒罐子带回去。

    结果随着他打开木箱子,发现有的木箱子里不是酒罐子,而是一些绫罗绸缎。

    当然,这东西只能凭着印象来猜测,海水浸泡了不知道多少年,这些布匹多已经腐朽不堪,用手一碰就变成黏糊的碎片。

    惊喜没有出现,即使他耐心的将所有箱子都打开了,也再也没有什么发现,如此他没办法,只好离开沉船、浮出水面。

    他在沉船上待了有两个多小时,没人怀疑他在水下的情况,因为百米深潜的上浮过程也得耗费很长时间。先前科研人员之所以迅速上浮,那是情况紧急,不得不加快速度浮起来。

    看到他出水,曹教授立马迎了上来:“小敖,你怎么样?”

    敖沐阳道:“我这边情况挺好的,喏,曹教授,这是水温分布情况。”

    曹教授拿着测温计道:“这次幸亏有你,你可是帮大忙了。”

    敖沐阳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将两个小盒子放入了包里,没人注意他,他本想打开盒子看了看里面的情况,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盒子不知道在水下待了多少年,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贸然打开容易导致里面东西被空气氧化而损坏,他准备回去找个合适环境再打开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