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67.大清宝钞(1/5)
    接下来两天,敖沐阳依然留在了海上。

    曹教授是科研狂人,得到了水温分布图后,潜水员机体过热情况便可以解决了,他们调整了潜水服的散热能力,科研人员继续下水。

    敖沐阳自然也得跟随在旁,只要水下有人,那他绝不会留在海面上,那叫一个恪尽职守。

    可能是他保护得力,可能是他们运气好,后面两天时间队伍在水下再没有遇到问题,一切顺利进行。

    考察结束后,曹教授没有亏待他,除了之前议定好的三万块薪酬,另外给了他五千块的奖金,以感谢他在此次考察活动中给予的付出。

    敖沐阳投桃报李,留下曹教授等一行人去村里住了一天,吃喝住宿全是免费,不为赚钱,只为结交几个朋友。

    另外,曹教授是国内地质类研究中的大拿,每年不知道要在多少报刊上发布多少报告,如果以后他在报告中提一下龙头村、介绍一下龙头村,那对村子帮助很大。

    龙头村正在申办海龟的自然保护区,学术界越是有人帮忙说话越好。

    回到村里,敖沐阳设宴款待了一下曹教授,席间他找了李继教授作陪,然后喝着酒,他从两位知识渊博的老教授口中得到了一种防止海洋文物出水后迅速氧化的办法。

    这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往上喷出抗氧化剂,以水溶性抗氧化剂来对抗无所不在的空气和带来的氧化反应。

    他选择的抗氧化剂是谷胱甘肽溶液,比较好获得,很多水果商便会使用它来喷洒水果,以减缓水果的成熟过程。

    陆虎人脉足,他打电话问了一声后,第二天便有人给他用快递邮寄了一瓶。

    得到了谷胱甘肽溶液后,他终于打开了两个小盒子。

    首先,他将盒子外围的蜡给刮了下去,这些蜡经过多年的海水反应已经变质,变得跟玉石似的,坚硬、好看,可惜不值钱。

    刮掉蜡后,他便往盒子上喷了一层谷胱甘肽溶液。

    接着他在盒子上开了个洞,盒子是木头材质,如果不是外面包了一层蜡,早就跟那些大木箱一样被海水泡烂了。

    凝蜡是一种海水中保存物品的好东西,在它的保护下,小木盒依然完好。

    随即他通过小洞往里喷了一些谷胱甘肽溶液,至此才打开了小盒子。

    盒子轻飘飘,注定里面没什么金银珠宝,敖沐阳打开后一看,里面是一几张纸。

    这些纸张厚重而昏黄,上面印着蓝绿色的字体和图案,其中上面横着的一行字是:大清宝钞!

    看到这东西敖沐阳乐了,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自己终究从海里搞到了文物!

    这是大清宝钞,清朝的纸币,绝对是文物了。

    由此可见,海中沉船是清朝时期沉没于海中的,他上网查询了一下,他手里拿到的大清宝钞出自咸丰年间,上面写着有:咸丰五年大清宝钞二千文浙江课税票。

    对于大清宝钞,喜欢金庸剧的都不会陌生,《鹿鼎记》里最重要的交易角色就是它,当时韦小宝动辄掏出市值几千两白银的大额纸钞,那叫一个土豪。

    其实那经不起考究,敖沐阳看网上介绍,清朝发布的纸钞面值不大,他得到的这些是‘二千文’,面值已经相当大了,但折合下来不过是一两白银。

    根据清朝户部宝钞局的规定,官票之中白银一两抵宝钞钱二千,宝钞二千抵银一两,与大钱、制钱并行……

    不过后因发行过滥而贬值,使老百姓受到严重损失,到了咸丰末年,这东西几成废纸,后来到了同治元年,这宝钞甚至停止了使用。

    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宝钞使用时间不久,在市场上存留时间不久,时至今日它们变得很罕见,于是在现代收藏市场上价值很高。

    网上有相关的拍卖记录,去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上出现了一张这样的宝钞,具体是‘咸丰二年大清宝钞五百文课税票’,它拍出了二十万的高价。

    敖沐阳数了数,第一个小盒子里一共有八张这样的钞票,那就是大概一百六十万了。

    一百六十万可不少,对于他的身价来说没什么,但这东西可以见于世面,这些钱他能够公然拿出来进行消费,不像出售太监藏宝那些所得现金得藏藏掖掖。

    带着欣喜心情,他又打开了另一个盒子,准备再收上一批大清宝钞——不对,再收上一批人民币。

    这个盒子更沉重,相比前一个盒子至少要重上一倍,显然里面有更多的大清宝钞,不对,更多的人民币。

    结果盒子一开他失望了,这个小盒里没有钞票,一张没有,里面是一堆信封!

    打开牛皮纸信封,里面是脆脆的宣纸,因为敖沐阳没有做好防氧化准备,抽出来后迅速开始变得脆弱。

    宣纸上写满了字,字迹已经含糊不清,敖沐阳仔细辨认,认出这可能是一封封家书。

    原因是牛皮信封上贴着邮票,邮票有的是黄色有的是绿色,有的大、有的小,不管怎么样上面都有大清邮政局字样,还有一分银和五分银的标注。

    家书上大多的字看不清了,只有开头称谓下笔重,能看出父母称呼,这样的东西哪怕是名人所留那也价值不大。

    而且敖沐阳觉得这家书不是来自名人之手,应该是船长或者大副留下的,否则不会出现在驾驶舱中。

    他将牛皮纸塞回信封连同大清宝钞一起留了下来,其中信纸没有处理,而大清宝钞则细心的喷了一层防氧化剂。

    好歹有一百六十万左右的收获,敖沐阳还是挺满意的,他随后给大清宝钞拍了照片发给程德明老爷子,想通过他问问这宝钞的价值。

    老爷子经常满中国飞,作为一名收藏家,他要到处参加拍卖会,要到处去参加私人收藏品鉴会,还要配合政府和高校去鉴定一些出土文物。

    敖沐阳发去照片的时候他正好回到了红洋,便主动打了个电话过来:“喂,小敖,你这也是够抠门,发现文物了不给我打电话你发什么微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