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69.信封上的东西(3)
    敖沐阳知道他现在要什么,老爷子现在要夸奖呢。

    于是他配合的夸赞道:“那您这眼光和手段也是够厉害,六千块买一幅画换成一艘豪华游艇,这简直太惊人了。”

    老爷子斜睨他一眼道:“比起你来,我还是差一些。”

    “何出此言?”

    老爷子点了点他的手腕:“你这手串花了多少钱买的?要是你愿意,我现在就拿这艘游艇换你的手串。”

    敖沐阳连连摆手:“算了算了,我这个以后留着当传家宝了。唉,老爷子你肯定也有传家宝,肯定不是我这小手串能比的。”

    气氛一时凝滞,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因为这关心往往是伴随着借钱来的。

    敖沐阳感觉老头对他的白奇楠手串贼心不死,于是故意露出羡慕的样子来转移对方注意力。

    程德明当真了,他说道:“小敖,你没必要羡慕我,老头子我看人很准,你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以后你绝对看不上这样的小东西。”

    敖沐阳道:“老爷子您这就高看我了,得,借您吉言,希望以后我的发展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参观过了游艇,敖沐阳带他回了家,将大清宝钞拿了出来。

    看着这些宝钞,程德明说道:“小敖,我是绝对看好你的前途,不过你的未来不在这东西上面。”

    这话就更好理解了,敖沐阳顿时失望:“这些宝钞不值钱吗?”

    程德明道:“起码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值钱,它们合起来价值不到五十万。”

    这价钱太低了,敖沐阳惊讶道:“我之前上网查了一下,大清宝钞价值应该还可以,一张五百文的就曾在拍卖会上拍出了二十万的价格!”

    “物以稀为贵。”老爷子微微一笑,“咸丰年的大清宝钞正是五百文的最少。”

    老敖不太死心,问道:“可我这钞票它面值大呀。”

    老头笑了起来:“有什么用吗?它面值就是再大,现在还能流入市场?如果不能流入市场,那面值就毫无价值。”

    敖沐阳沮丧,不得不说,这有道理。

    其实从沉船中收获个五十万块也不少了,主要是跟预期差距较大,这让他心情有些低落。

    程德明安慰他道:“没事,你手上不是还有一串白奇楠吗?你要是愿意卖了它,那身价立马蹭蹭蹭往上涨。”

    老头依然对他的白奇楠手串抱有极大兴趣,这东西太罕见了。

    鉴定过了宝钞的价值,正事就结束了。

    没事干老头又要谈论他的白奇楠手串,敖沐阳郁闷,索性将他得到的那些家书拿了出来,故作神秘的说道:“老爷子,你知道我这些宝钞哪里来的吗?”

    程德明来了兴趣:“那个,沉船里发现的?”

    他是随口猜测,结果他一语中的!

    敖沐阳自然不能承认,他说道:“不是,是我祖传的。”

    发现古董文物一定要往祖宗身上挂,否则消息传出去,等着换成五百块加一面锦旗吧。

    甚至倒霉一些,比如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来凤县一处乡村发现了一座金丝楠木屋子,那房屋有五百年历史,通体为金丝楠木,其总价值预估为四亿美元,结果让政府知道了,最终房屋主人免费将房子捐献给了国家……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敖沐阳将信封拿了出来:“你看,这是我家祖传的家书,这些宝钞就是连同家书装在一起邮寄回来的……”

    说到这里他不说了,因为他发现老头没在听自己的话,对方的注意力全在这信封上了。

    程德明接过信封快速翻看,他问道:“你还有家书吗?”

    敖沐阳摇头:“就这些了,怎么了?我家家书很值钱?”

    程德明道:“对啊,你怎么不早点把这家书拿出来?你真是舍本逐末,你给我看什么大清宝钞?”

    敖沐阳试探的问道:“这家书,我是说这家书的信封是什么宝贵材料做成的?”

    程德明道:“就是牛皮纸,宝贵个屁,它值钱的地方是这邮票,这是大龙邮票啊!一二三四,四张大龙邮票!还有这些,嗯,好!”

    大龙邮票?敖沐阳眼巴巴的看了看信封上的大清邮票,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一个重要信息:对呀,大清宝钞是文物,这清朝邮票自然也是文物。

    程德明翻来覆去的查看这些邮票,他一边看一边摸胡子,满脸的兴奋之色。

    敖沐阳问道:“老爷子,这邮票有什么说道,你给我说说呗。”

    程德明道:“有什么说道?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套邮票,迄今存世已经没有几套了,全球范围内集邮者数量庞大,里面有钱人众多,所以它的价值就水涨船高!”

    “涨到了多高?”

    “具体不好说,大龙邮票、小龙邮票和蟠龙邮票的具体价值不一样,蟠龙邮票最不值钱,几千块就能卖一张,不过这十张合起来得有上千万!”

    “嘶嘶。”敖沐阳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猛撮牙花子。

    将军听到后以为他在偷吃什么好东西,赶紧屁颠颠的跑来低眉臊眼的看。

    自然,它是屁也没看到。

    “1878年,大清朝政府在北京、天津、上海、烟台和牛庄营口等五个地方设立了邮政机构,当时附属于海关,于是上海海关造册处就以蟠龙为图案印制了一套三枚邮票……”鉴定过了邮票后,程德明将它们的来历徐徐道出。

    敖沐阳道:“哟,老爷子没看出来啊,你对狗尾巴清政府还挺尊重,还叫大清朝呢,它大个屁,咱中华民族就在它们手里完犊子的。”

    老头瞪了他一眼:“没文化你就别乱说,唐、宋、元、明、清这五个朝代,唐代的国号叫“唐”,宋代的国号叫“宋”,但元、明、清的国号是叫大元、大明、大清,人家清朝的正式称呼就是大清朝,这无关尊不尊。”

    这点敖沐阳不太清楚,他是钢铁混凝土直男,对导致了中华近代困难的清朝没有好感,所以也就没怎么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