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70.二一添作五(4)
    给他普及了一番历史常识,老爷子继续普及邮票知识:“邮票图案就是这样,正中是一条五爪蟠龙,四周衬以云彩水浪,邮票的颜色和面值不同,绿色是一分银、红色是三分银、橘黄色是五分银。”

    “这是中国发行的第一套邮票,集邮界习惯称其为海关大龙,简称是大龙邮票,你小子知道为什么这么称呼吗?”

    敖沐阳道:“因为清朝的国号是大清?”

    “不是,因为后来清朝又推出了一套带着龙的邮票,新的龙邮票个头比这个小,就是这批邮票,所以大的就叫大龙,小的叫小龙,不大不小的就叫蟠龙邮票。”

    一边说,他一边点了点信封上的邮票,确实,不同信封上有不同大小的邮票,不过因为它们没有贴在一起,差距也不是很大,所以敖沐阳之前没注意到。

    成功的摆了敖沐阳一道,老头很得意,摸着胡须笑的很欢快。

    敖沐阳不在意这点,他搓搓手道:“一千万啊,哈,这下我可发财了。”

    程德明笑眯眯的抚摸着胡须道:“对呀,你发财了,一千万卖给我怎么样?看在咱们交情的份上,我给你再加二百万!你看,这样你赚大了,我亏的都要卖游艇了!”

    一听老头这么说,敖沐阳乐了:“抱歉,我不卖。”

    老爷子不着急,双手交叉抱在小腹慢悠悠的说道:“你一定觉得我在糊弄你是吧?没事,这个你可以去市场上问问价,按照你这里邮票的成色,合起来一千万绝对是公道价,而我又给你加了两百万,这是任何人都出不到的价钱。”

    敖沐阳点头:“我信你。”

    他心里有点后悔,当初没看出这邮票的价值,所以慢待了信封也慢待了邮票,没有额外往上喷抗氧化剂。

    还好,邮票在信封外面,起初他是喷过的,不像信纸,一天下来已经氧化的不成样子,用手一碰就要碎掉。

    “那你为什么不卖?”老爷子好奇问道,“就因为我主动要买而且主动加钱,所以你待价而沽?”

    敖沐阳摇头:“不是。”

    “那为什么?”老爷子纳闷了。

    敖沐阳笑道:“因为我对你有信心,你肯定有办法让它价值不止于两千万!来吧,老爷子,跟我说说怎么弄。”

    程德明苦笑道:“嘿,看来我还是表现的太热切了,算了,反正我没打算糊弄你,咱们合作一把吧,来个双赢。”

    “怎么双赢?”

    “你这里蟠龙邮票和小龙邮票都是全套,大龙邮票有两个绿票和黄票,恰好还缺两个红票就能组成两套全龙邮票。一张大龙邮票价值顶多四五十万,可它们要是组合起来成为一套,那价值就大了,卖个一千万都没问题!”

    “两套就是两千万,只要再弄到两张红票就能变成两千万的价值!”敖沐阳总结道。

    程德明道:“对,如果运气好可能不止两千万,佳士得有一年春拍拿出了一全套的龙邮票,最终拍卖价那就达到了两千万!”

    一听这话,敖沐阳赶紧回去拿了抗氧化剂药水,耐心细致的给邮票喷了一遍。

    老头有点懵:“你这是干嘛?”

    “保住邮票的品相。”

    “你个外行崽子,你往上喷水干什么?喷蜡雾啊,蜡雾不会影响观感体验,还能很好的保护它不被水汽光照损伤……”

    “那还废话什么,程老哥赶紧准备装备呀。”

    两人结成合作,敖沐阳提供邮票,程德明再找两张红票,另外他还会处理这些邮票并寻找买家。

    分成方面是二八分,敖沐阳自然拿走八分。

    傍晚,他带着将军悠悠然的往村外走,村里人看到了便询问:“村长,干啥去?”

    敖沐阳和气的笑道:“遛狗呢。”

    “就将军还用遛?一整天它都在自己遛自己,漫山遍野的遛。”村里人顿时哄笑起来。

    将军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就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看到人们笑它也笑,咧着嘴摇摆尾巴,以此显示它的开心。

    在村外看了会工程队修路,然后等到日落西山,敖沐阳便去了龙涎湖。

    躺进了一艘小筏子里,他在龙涎湖飘荡起来。

    太阳下山后,海风变得凉爽起来,毕竟已经是九月份了。

    今年天气怪,早早就开始热了起来,也早早开始冷了起来。

    这让敖沐阳有点担心,夏天刚过去,不会冬天就要来了吧?难道红洋要进入夏天超热、冬天超冷的天气?

    海洋本身就是个大空调,可是随着近些年海洋污染问题、温室效应和厄尔尼诺现象,这个大空调变得不是那么给力了。

    夜晚天气阴沉,看样子有一场雨在憋着。

    敖沐阳躺在小船上,悠悠然的随着微波荡漾,一时之间倒也舒服。

    天气黑下来后,游客开始少了起来,龙涎湖变得安静许多。

    到了十点钟,龙头村修建在湖边的路灯熄灭了,王家村那边有两三艘小渔船开到了湖面上。

    听到湖水拍打小船的声音,敖沐阳冒出头来,举起相机拍了起来。

    湖边、湖上都没什么人,只有一些没人管的小舢板和竹筏子在随波逐流,他趴在了小船上,夜色深沉,不注意看很难发现小船上有人。

    这样,小船混在了舢板和竹筏之中,并没有引起渔船的注意。

    渔船下网笼,然后船上的人回到了岸上,等到没人了,敖沐阳跳入水中,很快找到了一些沉在湖底的笼子。

    这是捕蟹笼,而且王家村人习惯性的又用上了绝户笼!

    敖沐阳没有毁掉这些笼子,恰恰相反,他在湖底搜寻着春季放入湖里养殖的淡水蟹,然后把螃蟹塞进了这些笼子里。

    他一直忙活到了凌晨四点钟,这时候王家村的小船再次漂来,船上的人将蟹笼提了上去。

    蟹笼一出水,船上的村民立马兴奋的眉飞色舞:“嘿,卧槽好运气啊,满满的一笼子呀!”

    “我这边也是,啊呀,记下这个地方,这里有蟹群!”

    “回去跟弟兄们都说说,赶紧来搞呀,这简直就是捞钱。”

    “对啊,一定要在中秋以前捞完,嘿嘿,龙头村的煞笔真行,幸亏他们在龙涎湖养螃蟹,要不然咱们去哪里搞这些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