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73.墓头回(2)
    无可奈何之下,这件事王友卫暂时罢手。

    王栋梁忿忿不平,回到家后他踢翻了垃圾桶,结果被老爹给揍了一拳头。

    这样他便吼道:“爸,你对付我倒是厉害,你对付那敖沐阳怎么就不行了?外面的人都说你不行……”

    “闭嘴!”王友卫气的脸色阴沉。

    看到老爹彻底生气,王栋梁害怕了,闷哼一声缩在家里沙发上生闷气。

    王友卫也很头疼,敖沐阳这个年轻人跟他对付过的其他村干部不一样,他懂法且讲法,有什么事就拿出法律来说事。

    这点不可怕,可怕的是敖沐阳背景很深,认识的狠角色、大人物很多,所以当他占据了法理之后就不好对付了。

    有时候王友卫不想讲道理、想玩硬的,但这不好弄,这年轻人太能打了,而且他在龙头村微信极高,将村子拧成了一股绳,很不好对付。

    儿子生闷气,老子也在生闷气。

    最后,王友卫阴沉着脸说道:“这件事不算完,敖沐阳这小子不是跟我玩阴的吗?行,那咱们就玩阴的!”

    阴天下小雨,敖沐阳哪也没去,待在家里闷头睡大觉。

    等到天气放晴,村里有人来找他,问道:“村长,咱们这次可是把王家村给得罪死了,是不是得防备着他们?”

    敖沐阳道:“防备什么?他们要是有本事咱们防不住,没有本事,他们来了就是挨揍,跟大家伙说,不用担心,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该怎么赚钱就怎么赚钱。”

    看他胸有成竹,村里人也就放下心来。

    过去一些年,龙头村一直被王家村欺负,已经搞出阴影来了。如今有了敖沐阳做主心骨,他们的腰杆才重新硬挺起来。

    周末,鹿执紫没有来找敖沐阳,这样敖沐阳觉得反常便去了学校。

    结果到了她的宿舍一看,她正抱着小肚子脸色发白的喝热水。

    见此敖沐阳赶紧问道:“你怎么了?”

    鹿执紫勉强笑了笑道:“没什么,一些老毛病,搞的身体不舒服。”

    敖沐阳担心,问道:“是不是这两天阴沉下雨你受寒了?”

    鹿执紫摆手让他不必担心,说自己就是一些老毛病犯了。

    敖沐阳想带她去医院看看,鹿执紫不去,说自己有数,多多喝热水就行。

    看着她捂着小肚子一个劲喝热水,敖沐阳心里大概有了答案,正好雨后初晴,他便带着将军元首上了大龙山。

    朱朱和六妹没事干,便也跟着他上山。

    两人上山的过程不一样,朱朱是到处跑,看到什么都感兴趣,六妹也是到处跑,但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她就顺着山路来来回回的跑。

    有福很少山上,对山上的花花草草、鸟兽飞虫充满兴趣,便跟着朱朱到处乱窜。

    将军则和六妹在一起,它总是有着无法发泄的精力,跟着在山路上跑来跑去,跑的倒也是开心。

    敖沐阳怕两个丫头遇到危险,便喝止道:“行了别乱跑了,这刚下完雨山路还是湿的,你们跑什么跑呀?”

    六妹不听他的,不耐烦的说道:“我不是乱跑,我在锻炼。”

    “锻炼什么?”敖沐阳狐疑的问道。

    六妹指着巍峨的山峰道:“我师傅说在山路上奔跑可以锻炼肺活量和爆发力,对耐力也大有好处。”

    她口中的师傅是钟苍,被钟苍收养之后,她便称呼钟苍为师傅、称呼王霞为师娘,从不称呼他们为爸妈。

    得到这个答案,敖沐阳没辙,他不好去管。

    后面在半山坡上转了转,他找到一小片灌木,于是拎着篮子过去摘了起来。

    灌木长得有一米半高,开着黄色小花,基底叶片很大,往上叶片变小,且嫩枝上还长有白毛,跟很多野花没区别。

    朱朱好奇的跟在后面:“小阳叔,这是什么?”

    敖沐阳道:“一种花,你过来闻闻,可香了。”

    朱朱立马凑了上去,六妹在上面山路上喊道:“别去,这是墓头回!”

    听到这话,朱朱吓一跳,赶紧后退一步:“墓头回?怎么名字这么吓人,是不是闻了会死人?”

    “不是,这是一味中药。”六妹说道,“不过你别去闻,味道可不好了,跟男人的臭脚丫子一个味。”

    敖沐阳笑道:“哟,六妹,你闻过呀?”

    六妹瞪了他一眼,嘟囔道:“不干点好事。”

    她不说还好,说了朱朱起了好奇心,偏偏凑上去闻了闻,然后捂着鼻子跑开了:“嗯嗯,好臭。”

    敖沐阳哈哈大笑,道:“别看它味道臭,其实吃起来香,喏,给你个叶子你尝尝。”

    朱朱要去拿,六妹喊道:“他骗你,吃起来味道更臭!”

    这样朱朱左右为难,两个人她都很信任,那可听谁的?

    见她看不出自己在开玩笑,敖沐阳便摆摆手道:“这东西味道确实不好闻,不过吃点挺好的,你听它的名字,墓头回,霸气吧?”

    朱朱好奇问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呀?”

    敖沐阳道:“这个名字有个故事,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中医大师在民间四处游荡。某一天,他看到一群人抬着棺材给妇女下葬。大师上前问怎么回事,家属说她得了妇科毛病,死了。”

    “结果,大师看了一眼棺材里的妇女,他去找草药碾出汁液给她灌了下去,没想到这位妇女的毛病好了,她活了下来,是不是很神奇?”

    朱朱没回答,反而好奇问道:“什么是妇科病?”

    敖沐阳没法解释了,便装作没听到,耸耸肩继续摘草药的花和叶子。

    摘了一篮子他便下山,用药杵捣烂了草药榨出汁液,他又找敖志盛问了问,然后去他的诊所配了些药材熬了草药。

    自然,这些草药是给鹿执紫熬的,敖沐阳装进漂亮的玻璃罐中,在上面贴了便签纸,写着:爱心草药。

    鹿执紫看到后被逗乐了,她没问草药是治什么的,拿到手喝了几口,然后皱起眉头问道:“这是什么?怎么一股臭脚丫子味?”

    敖沐阳道:“中药都是这股味,你放心的喝,喝完之后就不会那么难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