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76.稚龟(5)
    刚孵出的海龟名为稚龟,很稚嫩的小乌龟。

    不过相比陆地淡水龟来说,绿海龟一出生个头就相当大了,它们的背甲直线长度有四五厘米之间,龟脑袋伸出来后,差不多有儿童巴掌大小。

    刚出生的绿海龟很危险,它们此时胆子很小,还没有爹娘那不动如山的性子,如果这时候有什么风吹草动,是可以把它们吓死的……

    这样观察上,敖沐阳和李继师生就站在了岸边高地,通过望远镜来观察小海龟的出巢情况。

    小海龟们一个接一个爬出来,然后蹒跚着脚步往海边涌去,看起来颇为壮观。

    它们的背甲主要是黑色,腹部背甲边缘和鳍缘是白色,黑白相间,憨头憨脑。

    看着它们向着大海坚定前行的样子,敖沐阳惊叹道:“哇,这小乌龟厉害的很啊,一出生就能爬这么远。”

    “谁跟你说它们刚出生?”李继笑了。

    敖沐阳指着沙滩巢穴道:“它们不是刚爬出来吗?”

    李继笑着摇头:“它们是刚爬出来,不过已经孵化好几天了,至少得有三四天,那三四天里它们待在卵壳周围,直到今天才离家巢穴。”

    “这叫猥琐发育。”一个博士生笑嘻嘻的说道。

    李继说道:“唉,咱们这边的温度确实没有完美的契合绿海龟的生存环境啊。”

    “为什么这么说?”敖沐阳问道。

    李继指着另一窝马上要爬出的小海龟道:“为了躲避天敌,稚龟通常会在夏天夜晚沙温较低的时候爬出巢穴,爬向大海。”

    “它们躲在沙子里,并不知道外面光线如何,它们判断是白天还是夜晚,就是通过沙层的温度。”

    敖沐阳明白了,初秋的红洋白天也有些冷,温度和热带的夜晚差不多,小海龟们以为这就是晚上,所以它们爬了出来。

    海边有恒温的玻璃房,小海龟们发现这不是夜晚后懵了头,它们循着浪花的声音爬向海边,最终纷纷爬进了玻璃房里。

    敖沐阳笑道:“它们这是感觉到玻璃产房的温暖了吗?”

    李继道:“没有,是我在里面抹上了诱导素,稚龟观感敏锐,它们是被诱导素吸引过去的。”

    正常来说小海龟在到达海边时,会借着向浪性,顺著海浪的声音冲进浪花里,然后奋力向外海游出。

    这时候的小海龟是很苦逼的,它们为了降低被天敌碰上的几率,一出生就要不断的游泳,第一次游动可能要持续一天一夜!

    总而言之,它们那求生欲望是相当强烈!

    玻璃房内有一团团海藻,那是马尾藻团,由李继带来。

    按照天性论,小海龟们进入玻璃房中后应该会不断游走,结果并非如此,它们钻进了马尾藻团中,然后安静的待着不动弹。

    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幕,李继忍不住拍大腿:“稚龟不间断的游动不光是为了远离海岸,还为了寻找避难地,毫无疑问,马尾藻团就是它们一直在寻找的避难地!”

    一名学生也激动的拍大腿:“老师,你可能会揭开稚龟迷失的岁月难题。”

    “你拍我大腿干嘛?”一个女博士甩白眼。

    敖沐阳问道:“什么是稚龟迷失的岁月难题?”

    “迷失的岁月,就是稚龟从回到海洋再到长大成为二、三十厘米的幼龟之间,至今没有人在近海或海边见过它们,以现在科技的发达,依然没有真正找到它们有规律的生活地点,所以在爬行动物学上,我们都用‘迷失的岁月’来形容绿海龟这段人类看不见的幼年期生活史。”

    李继看起来情绪很高亢,敖沐阳只好跟着高亢。

    他觉得猜测未必是事实,因为他在马尾藻团中撒了混有金滴的水,说不准小海龟是被这玩意儿给吸引着留下的。

    因为夜晚温度低,稚龟们必须得留在玻璃房内待上一段时间,等它们体格稍微强健后,再让它们进入海洋。

    李继去稚龟们留下的巢穴处查看情况,他挖开沙子后,下面有一块块龟壳,有的龟壳粉碎了,稚龟爬出;有的龟壳只是碎开一点,里面有死掉的稚龟;还有的龟壳仅有裂缝,显然里面的稚龟过于弱小,无力敲开龟壳爬出。

    面对这个结果,李继脸上却露出欢喜表情。

    “用恒温棒来帮助龟卵孵化,果然是有效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情绪相当乐观。

    “这不是还有的死掉了吗?”敖沐阳问道。

    李继道:“如果你知道龟卵的孵化概率只有六成,那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高兴了。”

    听了这话,敖沐阳明白了,确实,这一窝龟卵的孵化率有八成。

    此后三四天,龟卵纷纷孵化,稚龟们纷纷爬出巢穴进入玻璃房,躲藏在马尾藻团中几不可见。

    这是它们的避难所,也是它们的食物。

    李继带着学生一直在跟进这个项目,敖沐阳继续带队出海,源源不断有海鲜送入渔村中。

    距离中秋节不远了,海鲜销售进入了高潮期,龙涎湖的夜县大蟹和南湖蟹要出产了。

    比起澄阳湖大闸蟹,这些螃蟹的名声自然小了很多。

    可现在大闸蟹多是洗澡蟹,流入市场的几乎都不是正宗澄阳湖大闸蟹,而是外地商贩养殖后送入澄阳湖在水里泡一泡所成。

    这种情况下,龙涎湖养出来的淡水蟹自然味道更好,好歹这是野生蟹,连同育苗可是花费一年时间才长成。

    当初第一期倒入了龙涎湖二十万蟹苗,后面陆虎还多次进行了补送,今年龙涎湖就是螃蟹多。

    龙头村必须得在中秋前后搞定螃蟹的大部队,不能留着太多螃蟹在湖里过冬,否则冬季它们缺少食物,会将湖里水草根和植被种子全吃光。

    这样,螃蟹怎么销售又成了一个问题,对龙头村来说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

    敖大国请客吃饭,席上就有人问敖沐阳:“这些螃蟹,陆老板要的不多啊,龙头,咱们怎么能全卖掉?”

    “打折卖,便宜点卖还能卖不掉?”敖沐东喝着酒说道。

    这样大家伙不愿意了:“咱们为了这批螃蟹可是跟王家村闹翻了脸,然后你告诉我打折卖掉?那凭什么啊!”

    敖沐阳拍拍桌子道:“我有数,这个交给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