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77.脚凼(1/5)
    从敖大国家回去,敖沐阳沿着山脚走。

    一场秋雨之后,天气变得晴朗,秋天时节天高气爽、草木肃肃,夜空几乎没有云彩阻挡,清亮的月光洒落在地面,竟然将渔村照耀的很亮堂。

    敖沐阳慢悠悠的走着,将军摇摆尾巴在前面探路,元首跟在他屁股后面,有福则藏在他的衣兜里,只露出个小脑袋和大耳朵在外面。

    夜深人不静,渔村游客多了,也变得热闹起来,这会依然有很多家渔家乐灯火通明。

    有人出来倒垃圾,随意将装满垃圾的塑料袋扔在门口。

    见此敖沐阳皱眉:“三婶,别这么扔,村子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干净,咱们搞旅游吃的就是这碗饭。”

    他在村里有威信,说的话就管用。

    妇女听到他的声音后赶紧将塑料袋捡起来:“好好好,不过村长现在一天那么些垃圾,怎么处理?”

    这是个费劲的事,敖沐阳琢磨了一下后说道:“每家每户发垃圾桶,每天我安排人去专门收垃圾,然后送去红洋垃圾处理站。”

    “那敢情好,俺们也不想看着门口垃圾成堆呀,谁不想住个干干净净的地方?”妇女笑了起来。

    几个在巷子口探头探脑的狗子很失望,垃圾袋被收回,它们没有了翻找食物的机会。

    不光错失如此良机,它们还被将军发现了,将军拔脚就追,吓得狗子们拔脚就跑。

    沿着村子行走,最后他绕道去了山脚回到小楼。

    走在山脚下,他看到了一些野菜,这种野菜长得跟小葱似的,有筷子粗细,集中在一起一簇一簇的生长着。

    敖沐阳上去掐了一段闻了闻,然后露出一丝笑容,嗯,明天早起有事干了。

    清晨起床,他带着将军出门,推开门后看到六妹正在院子里打拳。

    她摆出的就是正儿八经拳击姿势,脚步轻盈点击地面,双拳虚实结合,身上只有一件小背心,打的满头大汗。

    敖沐阳看到后跟她打招呼:“起的这么早呀?”

    “懒佩奇。”六妹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敖沐阳笑了:“哟,你现在连佩奇都知道了?”

    六妹叹了口气,朱朱各种规劝她,猪不能提,要说佩奇,猫不能叫,要说喵喵,可把她郁闷坏了。

    看着她一脸郁闷,敖沐阳招手道:“走,叔叔带你去找好吃的,要不要跟着来?”

    听了这话,六妹又甩出不屑眼神:“不要,睡那么多吃那么多,迟早会胖。”

    敖沐阳笑道:“好,一对a,要不要?”

    “什么?”六妹满头雾水。

    敖沐阳跑了,如果让这丫头明白自己的意思,估计自己睡觉吃饭都不安稳了,这丫头可是超能记仇的。

    他去了山脚下,找到昨晚看到的那片野菜。

    大龙山上野菜很多,但碰到这种他就很好奇了,这是尿葱,具体学名叫什么他也不懂,是他在京都时候看到过的食材,闽南地区多见,没想到红洋地区也有。

    尿葱类似野葱,不过二者之间有区别,敖沐阳不知道这野菜为什么得到这么一个名字,可能闽南话的原因,普通话翻译错了。

    是的,他当年听闽南同事讲话,都得有翻译才行,那跟普通话简直不是一个体系的。

    挖掘尿葱简单,他带了铲子,挖了一小片。

    如闽南同事所说,这东西一长一大片,山脚下好些地方有尿葱的踪影,它们零零散散的生长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种子。

    带着尿葱回家后,他洗了一把切成碎片,混合鸡蛋摊了个鸡蛋饼。

    他用不粘锅做的鸡蛋饼,没有用油,这样的鸡蛋饼不像油煎鸡蛋饼那样香喷喷,可是早上吃的油腻也不好。

    而且,没有油,尿葱的味道便不会被掩盖住,淡淡的辛辣味配上野菜的清香味,这样搭配出来的鸡蛋饼有他小时候的味道。

    吃过早饭,他打了几个电话。

    这些电话都是他从游客手中留下的,来到龙头村的游客五花八门,里面不少是记者或者媒体人,其中很多是自媒体大拿。

    对于自媒体,敖沐阳不是很懂,好像现在社会上就在流行这种媒体,反而报纸等传统媒体没落了。

    他打电话是告诉他们,龙头村会在近期展示一种传统的捕蟹方式,这种方式如今在国内已经很罕见了,想必很多人会感兴趣。

    龙头村给这些人包食宿,他们只要拿个路费,然后就可以来玩几天了。

    这样,先后有不少媒体人接到电话后赶了过来。

    这些媒体人多是搞自媒体出身,都是普通百姓,没有大报社员工的矜持和傲慢,很好招待。

    接到这些人后,敖沐阳将村里一些老渔夫给召集起来,说道:“马上就要捕捞龙涎湖里的蟹子了,咱们怎么捕?”

    一行人很纳闷:“多简单的事,用蟹笼捕啊。”

    敖沐阳摆手:“不,那样没有意思,我们来个脚凼捕蟹。”

    这就是他告诉媒体人的传统捕蟹方式,其实这一点不传统。

    凼这个字像是函,很容易认错,但二者含义差的远,凼的意思是水塘、池塘、水洼,川渝地区多有这种称呼。

    脚凼捕蟹很少见,脚凼捕鱼倒是多见,而且它才是传统的捕捞方式,专门在秋冬季节捕捞淡水鱼。

    以前红洋地区湖多河多水多,这样淡水产自然也多。

    每到秋末春初还有冬季,凛冽的北风扫荡而来,河里湖里会被吹起巨大波浪,这些波浪将河湖搅得天混地暗,导致人在地上视野很差,很难捕鱼。

    波浪翻滚,河底湖底的淤泥沙子就安静不了,它们被河湖水推来推去,搞得河底湖底的地形很混乱。

    这种情况下鱼类很不爽,冬季鱼类会选择坑洞去藏身,老渔民都知道这个,所以大家会在夏季去湖里河里挖坑,等到冬季来坑里钓鱼或者网鱼,这些坑就是所谓的老坑。

    但因为风浪的原因,老坑往往用不了多久会荒废,于是,脚凼捕鱼的方式就出现了。

    到了风大天冷的季节,渔民们会去河里湖边,然后找个下风位和参照物,挽起裤腿光着脚下河下湖,在河底湖底使劲踩出一个个的洞。

    然后短暂的间隔之后,渔民们再重走这条路,往往踩出的坑里就有鱼。

    因为这些坑是脚踩出来的,所以就叫脚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