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85.将军离家出走(4)
    看到敖沐阳回来,一群孩子风一样飞奔而去。

    将军还想追他们,结果跑了几步跑不动,吃的太多,肚子撑得太大!

    敖沐阳无奈的走过去,招手道:“还吃呢,元首和有福呢?走,跟我回家,吃撑成这样,等着回去拉肚子吧。”

    将军磨磨蹭蹭不肯走,敖沐阳过去在它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走,你还呆在这里干嘛呢?”

    有游客问道:“能不能让你家狗狗来一起拍个照片呀?刚才它做了很多动作,真有意思。”

    敖沐阳道:“明天吧,今天它快撑死了。”

    回去的路上,村里人看到将军垂着个大肚子一拽一拽的往后走,问道:“哟,将军这是咋了?怀小狗了?”

    敖沐阳失笑道:“怎么可能,将军是公狗。”

    “你家将军四处下种,说不准给自己下上了。”村里人调笑道。

    “这走路姿势可以啊,挺着个肚子真跟将军似的。”

    “这走路姿势不行,以前我哥就这么走路,结果一周让人打破头三次!”经过的苏绣绣摇头。

    看到敖沐阳和大着肚子的将军,敖千文的妻子张楠笑道:“村长,我正想找你说说这个事呢,我家狗跟你家将军一样大肚子了。”

    “也吃撑了?”敖沐阳随意问道。

    张楠摇头:“不是,是怀孕啦,带狗娃子了,肯定是你家将军的种。”

    敖沐阳摆手道:“那可不能瞎说,有可能是别家的狗呢?村里公狗多的很。”

    张楠道:“那绝不可能,我家狗是萨摩耶,我外甥女在城里上班买的,结果长得太大在楼里养不了,送了我家来。它是个狗中白富美,还是洋狗白富美,平时不让村里狗靠近的。”

    “那它让将军靠近?”敖沐阳看看将军,将军腆着脸眨眨眼做萌萌的样子,这是它跟朱朱学的。

    张楠道:“也不让,可没办法,将军把它给强上了。”

    敖沐阳被这话惊呆了,将军简直是村霸啊,它的行为放在人身上,够拖出去枪毙10086次了。

    回去之后,他就开始琢磨,要不要把将军给煸了。

    这点他不在行,于是开电脑上网查了查兽医给公狗做绝育手术的视频。

    将军跟着看了几秒钟,顿时呜呜叫唤了起来。

    敖沐阳点了点电脑屏幕道:“别叫了,以后给你把那祸根去了就好了,你现在是管不住唧唧的唧唧啊!”

    将军委屈的看了他一会,然后夹着尾巴飞奔而去,当夜没有回来……

    敖沐阳放弃了这个想法,实在太残忍了,以后只能把将军看牢一点。

    主要是第二天就是中秋节,中秋节好歹要团圆在一起,将军是他的重要家人。

    结果将军白天也不敢回来,估计它是真明白那段视频代表了什么,敖沐阳找了它一上午没找到,村里人跟他说在山上见过它。

    鹿执紫得知将军不见了没当回事:“它经常去山里跑,山上没有偷狗贼吧?晚上会回来睡觉的。”

    敖沐阳无奈道:“它就是昨晚跑了的。”

    鹿执紫立马认真起来,她问道:“你对它干嘛了?它怎么会彻夜不归?”

    敖沐阳叹道:“它老是骚扰村里的母狗,然后我拿兽医给公狗做绝育手术的视频吓唬了它,唉,结果没想到它真害怕了!”

    鹿执紫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不干点好事!”

    敖沐阳无奈道:“那你让我怎么办呀?”

    鹿执紫说道:“揍它呀,你的皮带呢?用皮带抽它呀。”

    敖沐阳听愣了,这可真是个后娘啊。

    鹿执紫焦急的说道:“那赶紧去找找吧,将军这是离家出走了啊。”

    她带上了霸王花,想要通过霸王花找到将军,结果霸王花很笨,不明白她的意思,还以为是带它上山玩呢,于是它欢快的摇摆着尾巴上了山,然后撒腿就跑,不见了……

    “尼玛!”这是敖沐阳第一次听到鹿执紫骂人。

    敖沐阳一边爬山一边喊叫:“将军,将军!回家了!”

    鹿执紫跟着喊:“将军,快回家,你去哪里了?”

    两人喊了一会,她突然听不到敖沐阳的声音了。

    两条狗一个人都消失在山上,这让她有些害怕,又改成了喊:“沐阳兄、沐阳兄,你去哪里了?”

    山上有村里人在捡栗子,听到她的喊声后从半山腰栗子林里探出头来笑道:“鹿老师,到底是将军丢了还是你男人丢了?”

    鹿执紫无奈道:“笨狗笨男人,都丢了!”

    敖沐阳从不远处的竹林里探出头来道:“谁说我丢了?不对,谁是笨男人啊?”

    鹿执紫更无奈了,道:“你躲里面干嘛呢?赶紧找将军呀。”

    敖沐阳对她招手道:“我在这里找到了好东西,你过来看。”

    鹿执紫走近后,他一甩手一个大虫子飞了过来。

    见此鹿执紫并不慌张,住在半山腰上还能怕虫子?而且她小时候经常被家族里的同辈们用蛇虫吓唬,对这东西已经免疫了。

    她伸手格挡,虫子落在了她的衣袖上,这虫子有她半个小指长短,通体赤褐色,头管是黑色的,脑袋上长了个长鼻子,有点像是大象。

    它的前足比较长,伸展开后如同一把镰刀,腿节和胫节上有利刺,跟螳螂似的。

    “什么虫子呀?”鹿执紫拿起来看了看,“四不像,长得倒是挺怪的,不过你想靠它吓到我?”

    敖沐阳走过去接过虫子,他一把拽掉虫子的前肢、掐掉翅膀,然后塞进嘴里咀嚼起来,一边咀嚼一边笑:“哈哈,我就逗你玩。”

    这会鹿执紫真被吓到了,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变得雪白,张开嘴就是尖叫一声:“啊啊啊!我的天呐!”

    敖沐阳抓住她作势要去亲她,他只是想跟鹿执紫开玩笑呢,结果鹿执紫双手抱在胸前一动没动,竟然真让他亲上了!

    卧槽完犊子,老敖心里一哆嗦,玩笑开大了,这姑娘怎么不躲了?

    不过既然亲都亲上了,那就伸舌头吧,敖沐阳索性破罐子破摔。

    “滚蛋!”鹿执紫一把推开他,张开嘴连吐了几口唾沫。

    敖沐阳嘿嘿笑道:“这是笋子虫,能生吃,汁液有营养又带甜味,不脏。”

    鹿执紫胡乱抹了把嘴道:“我知道不脏,脏你能吃吗?”

    敖沐阳不乐意了:“那你干嘛推开我?亲亲多好。”

    鹿执紫指着他身后竹林道:“将军出来了!”

    敖沐阳诧异转身,看到将军在同样诧异的看着他,嘴里叼着一只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