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89.去干(3)
    “这雨可真大啊。”钟苍感叹道。

    敖沐阳点头:“确实大,今年憋了一年的雨水这次给一气落下来了。”

    敖志兵摇头:“唉,秋收完犊子喽,地里的花生没法收了,肯定会被雨水泡个稀巴烂,还有那玉米,也完蛋了。”

    敖沐阳道:“花生泡烂了我能理解,这玉米怎么完蛋?雨水再多也淹不了玉米棒子呀。”

    “现在玉米靠收割机来收拾,下了这场雨,玉米地里还能进去机器吗?大家伙亮出膀子来准备上手吧,那可遭罪了。”敖志兵无奈的说道。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整个天地之间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天不是天、地不是地、海不是海,只剩下一个朦胧的水汽世界填充着空间。

    敖沐阳觉得挺爽的,水汽缓慢而连续的涌入他的身体,特别是手腕上的白奇楠串,更是给他引入了大量水汽。

    小渔村做好了防风防雨的准备,因为靠着海近,水渠直接通往海里,落到地上的雨水源源不断的流出去,保证了村子不受雨水影响。

    龙头村虽然就在山脚下,可大龙山是正儿八经的石头山,山上树木众多、树林茂盛,不必担心会有泥石流灾害形成。

    不过,大雨很影响山里修路,估计工程得停上几天了。

    断断续续,这场秋雨延绵了四天三夜。

    红洋已经受灾了,几个新城区隔着海边较远,排水管道根本无法承受如此暴雨带来的压力,城区变成了水域泽国。

    敖沐阳在家里上网看新闻,发现红洋上了多家门户网站的头条,什么‘漂洋过海来看水’、‘足不出户赏海景’、‘内城房变身海景房’,什么‘乘风破浪每天有、直挂云帆去上班’,‘潮平全城阔、月涌雨水流’等等,各种段子出现在了网上。

    大雨造成了物资短缺,高速公路一直封路,这样的雨势走下道太危险,外地的蔬菜肉食粮油进不来,只能靠本地存货。

    虽然红洋是大城市,可仓库储备的是粮食,新鲜蔬菜和肉食不能靠仓库,这样就导致了菜价上涨、物价上涨。

    还好只是雨大,风不太大,龙头村每天都要将储备在冷库的海鲜往市场送,海鲜市场的老板们算是发了一趟国难财,四天大雨起码有两天大赚。

    龙头村的摊位算是价格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他们价格也上涨了,但只进行少量上涨,多赚的钱分给送货的渔民和大雨中继续出摊的村民,村子赚到的钱和平时差不多。

    这就造成了大爷大妈们的哄抢,现在龙头村的海鲜摊子就摆摊半天,东西直接一抢而空。

    第四天傍晚,雨水总算停了,阴沉的天空露出了淡淡的光亮。

    被阴云笼罩了这么长时间,敖沐阳感觉心情很压抑,如今总算可以看到阳光了,虽然是夕阳光,他还是很满足,特意去码头上看日落。

    结果他刚走到码头呢,这两天在负责市场摊位的敖文昌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龙头,市场这边有事,其他老板联合要搞咱们。”

    敖沐阳冷笑道:“大了他们的狗胆子!就因为咱们价格的事?”

    “对,就这个事,他们说咱们不就是摆半天的摊吗?刚才又有一船鱼拉过来,他们就不乐意了。”

    这四天来因为雨比较大,村里的渔船供不上货,所以就干半天。今天下午的时候雨势减小,敖沐阳便又安排了村里一艘渔船拉了些海鲜过去销售。

    挂了电话,他阴沉着脸带了几个人开快艇前往红洋。

    敖沐东得到消息后带了村里好些小伙壮汉过来,叫嚣道:“玛戈璧反了天,大家伙上船,去了给我把他们的摊子都掀了!”

    龙头村如今发展的欣欣向荣,敖沐阳人心所向,在他的带领下全村完全拧成了一股绳,这就是王友卫不敢跟他们动武的原因之一。

    得到这消息后,村里群情激奋,纷纷赶来要去市场开干。

    敖沐阳摆手:“法治社会,大家要讲文明的嘛。行了行了都回去吧,我带上几个弟兄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村长这还能有啥情况,这种事我见多了,玛戈璧他们就是欺负咱们。”

    “村长没什么可看的,就是去干!去干!”

    敖沐阳翻了个白眼:“四婶你先回家看孩子吧,你们老娘们干什么干?这不是胡闹吗?行了东哥,你跟我走,你这火爆脾气留在村里就会添乱。”

    市场这边也乱作一团,龙头村的摊位被人给围了起来。

    因为敖沐阳据理力争,他们现在摊位不小,足足有十米长度,不过在人群之中这个长度有点不够看,几十个人围在四周,摊位一下子被堵住了。

    这些人此时群情激奋,对着摊子里的人指指点点,连连吼叫。

    要是以前,村里人早吓得溜了,有时候胳膊拗不过大腿,逞强只能带来伤害。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敖沐阳这个村长顶着呢,他们怕什么?

    连性子最弱的敖文昌如今都打磨出来了,他站在最中央位置挺着胸膛吼道:“有话好好说,啊,该说就说,别在这里人五人六的瞎几把叨叨!我不愿意跟你们动手那是不想惊动警察,而不是我们怕你们,懂吗?别把我们的忍耐当懦弱,真干起来你们扛不住!”

    “草拟吗小臂崽子话挺横啊……”

    “那就干啊,麻痹把他们赶出去……”

    “哼哼,几个乡巴佬拿着把杀鱼刀当屠龙刀了?来来来,你捅我,朝我这里捅……”

    “喏喏,还有我这里,我把胸膛亮出来,你来捅死我啊……”

    “别挤别挤,今天这里不做生意,去一边哎哟卧槽!”

    一个叫骂的汉子突然飞了起来,这个真是飞了,就那么从众人头顶飞了过去,咣当一下子砸进了大水盆里,溅起水花三尺高!

    水盆里养了好些鲤鱼,全是活的,鲤鱼受惊在里面胡乱蹦跶,尾巴抽在那人脸上跟巴掌似的,噼里啪啦疼的那人惨叫不已。

    敖沐阳抱着双臂挤进人群,阴沉沉的拉着脸问道:“谁要挨捅?刚才谁主动说要挨捅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