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91.事不算完(5)
    执法队并没有因为禁海期结束而解散,这支队伍被拉起来后是有责任在身的,依然要接受渔业局的领导,配合渔业部门和海警部门开展工作。

    这也是大家当初都在抢领导权的原因,如果权力只能维持一两个月,那有什么必要大家不惜撕破脸皮去争抢?

    禁海期结束后,执法队依然要去海上配合执法,不过频率低了,强度也低了,主要是去查违法渔具、违法出海渔船之类的工作。

    打个比方,这个队伍其实有点像是民国时代的民间保安队,不过他们负责的是海洋资源。

    队伍拉起来时间短,而且没有实际利益,所以各村小分队都没什么兴致,敖沐阳知道自己在队伍里威严不足,所以扯虎皮做大旗,直接放出风声:

    晚上组织执法队出海,哪个分队的人现在过来帮忙,晚上就不用出海了,否则等着被调去海上吧。

    刚刚结束了大暴雨,还指不定后面有没有阵雨,这时候渔民们出海打渔都不乐意,谁还乐意去海上配合开展公务?

    这样,敖沐阳的命令以威胁开路,迅速聚集了一些人。

    码头市场的海鲜摊位基本上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市里为了开展扶贫工作免费租赁给各村的,另一类则是海鲜贩子。

    双方积怨已久,海鲜贩子嫉妒村子摊位不需要缴纳高额的管理费就能在这里摆摊做生意,他们多是城里人,便总以乡巴佬来侮辱村里人进行泄愤。

    村里人平时笑嘻嘻的没什么,如今这会有人出头,自然就跟了上去,正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威胁加上引导,半个市场摊位上都有人站起来。

    市场的摊位属于村集体所有,故而各村都会有村干部或者村长村支书的亲人来带队管辖,听到敖沐阳的威胁,他们不得不上船,哪怕不情愿。

    毕竟真要出海,各小队都要队长带队,而队长多是村支书,他们要是不站起来,得罪的不是敖沐阳,而是自家村支书。

    乌拉拉几百号人起身看过来,闹事的老板们顿时吓一跳,不少本来阴沉着脸要过来帮忙的老板,见此迅速转身,灰溜溜的回到自己摊位坐下了。

    事情闹大了!

    敖沐阳并不希望事情闹的太大,他不想让市场抓到自己的尾巴,毕竟他得回村里摊位的方式过于激进,得罪了市场管理人员。

    吓住对手之后,他脱掉上衣走了出来,用手指点着身边的老板厉声道:“比人多,我不怕,要开打,我也不怕!而且我跟你们说,要打用不着他们出手,我一个人把你们全部弄进医院!”

    听了这话,老板们想要开口嘲笑他,结果张了张嘴却没人敢说话。

    钟苍上前一步沉声道:“龙头,不用你动手,我来!一群乌合之众!”

    就像龙旺庄那光头汉子说的那样,这种规模的群架根本打不起来,否则影响太恶劣了,估计会惊动市领导,导致全体被处理。

    老板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得够呛,可又很无奈。

    市场的喧嚣终于惊动了管理人员,一个沉着脸的领导带着手下匆匆走来,市场保安跟在后面,三五成群。

    敖沐阳打眼一看微微一笑,道:“哈,郭主任,好久不见。”

    看到他之后,郭主任差点气的骂人:“你妈——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还有敖村长,你在这里干嘛?”

    他身边一个小年轻弱弱的说道:“别闹事啊,我们报警了,警察马上过来,还有根据《码头水产市场规章管理制度》,谁惹事就取消谁的摊位拥有权。”

    一个膀大腰圆的老板捂着脸进行恶人先告状:“郭主任你得给我们主持公道,我们就到这个龙旺庄摊位这里看看,结果他们就打……”

    “草拟吗,刘癞子你傻了?我们龙旺庄的摊位在那边,你去我们那边干啥来着?”龙旺庄那大光头立马暴怒。

    膀大腰圆的汉子一愣,赶紧改口道:“我我我口误了,我被打的脑震荡了,是这个龙头村的摊位……哎哟哎哟,我脑袋晕……”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往地上躺。

    敖沐阳眼疾手快,一脚踢在一块随着海鲜被送到市场的礁石上,跟踢球似的正好踢在他倒下的位置。

    礁石粗糙,棱角分明,汉子硌的生疼,倒地瞬间下意识又爬了起来,意识到不妙他又再度倒地。

    郭主任要气疯了,他对那耍赖的汉子叫道:“刘金斗,给我起来,你们都跟我去会议室,走走走,别干扰市场的秩序!”

    码头上的警察很快到来,警察出现,市场秩序顿时恢复正常。

    吵吵归吵吵,没人真敢跟国家机器来抗衡。

    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几个汉子故意用肩膀、肘子撞敖沐阳。

    敖沐阳能吃这亏?他趁着警察不注意,抬起脚照着几人的小腿迎面骨就踢了上去,下脚非常狠。

    迎面骨的神经特别丰富,轻轻碰一下都得疼半天,何况这样被人用脚尖给踢了?特别是因为下雨敖沐阳还穿了靴子!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几个平时自诩硬的跟石头一样的青年,抱着小腿蹲在地上鬼喊鬼叫。

    郭主任一阵头大,这它娘都是什么事。

    老板们看到敖沐阳只有一个人还敢动手,他们对视一眼,一时之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他’,三十来号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起来。

    他们已经忍了很久了!此时对方就一个人,无需再忍!

    至于警察?这没事,这次不是群架,就是一个冲突罢了,法不责众,他们混在市场里很明白这道理。

    看到众人动手,敖沐阳立马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对警察求救:“他们要打死我……”

    “现在知道怕了?透你马匹,老子锤死你!”听到他的叫声老板们顿时狞笑。

    求救声放出,敖沐阳不退反进,一头撞向一条汉子,就跟老式铁炮弹似的,咣当一下子撞上去,将汉子直接撞飞,连带着后面一条线四五个人,全被撞翻在地。

    撞开一个汉子,他收起肩膀弯下腰,双拳紧握如捏着两个金瓜锤,手臂跟有发动机连通似的,轰轰轰往周围人脸上捶!

    鲜血纷飞,惨叫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