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92.全抓了(1/5)
    ps:唉,火箭输了,投个瘠薄的三分啊,就不能咬着牙往内线造杀伤!恭喜勇士,库里和杜兰特终于站出来了,周五一起去围剿詹姆斯吧。最后说一句,鹕人总冠军****

    打群架特别是以一对多,有个金标准,那就是不能让敌人近身更不能让敌人给围住甚至抱住,否则就是泰森来了也白搭。

    电影电视剧里,明星以一敌多也知道按照先来后到一一处理,当然这主要是为了拍摄效果,一群人乌拉拉围上去没法拍。

    老板们知道敖沐阳能打,从他精干的身躯和凶悍的气质就能看出来,所以他们知道自己的取胜之钥,那就是围住他发挥人数优势。

    可很快他们知道自己想的太美,敖沐阳在人群里进进出出,他们频频挥手想抓住他,却根本抓不住!

    见此,老板们下意识的想到了一种熟悉的水产品,泥鳅,而且是钻在泥沼中的那种,赤手空拳根本没法抓!

    但更快,老板们意识到自己遇到的不是泥鳅,而是一条水蛇。

    敖沐阳脚步灵活而迅疾,他在人群中左右穿梭,绝不同时面对两人以上的对手,就逮着单人开打,下重拳、踢狠脚,一下子就能撂倒一个。

    郭主任一行傻了眼,有小青年惊叹道:“沃日,教科书般的打群架啊,这龙头村村长真能打!”

    “拍下来拍下来,发到网上去肯定能火!”

    “对对对。”

    几个人赶紧拿出手机录像拍照。

    警察们可不能看热闹,两个警察冲进去将人推开,口中吼道:“干什么,谁敢动手,要袭警吗?袭警坐牢!”

    “想牢底坐穿啊?老婆改嫁孩子改姓房子改名,草了个狗的,都给我住手!”

    敖沐阳打了一圈,最后冲到一个警察身边后立马蹲了下来,双手抱头看起来很乖。

    后面追着的一个老板刹车不及,对着他扑了上去。

    “救命!”敖沐阳惨叫。

    警察一把推在那老板身上,结果对方膘肥体壮、冲击力太强,他不但没推开老板反而自己被反作用力给震倒了。

    另一个警察当机立断,掏出对讲机开始求救:“所里所里,我是廖立波,我在码头市场会议室,有人袭警,有人袭……”

    旁边的老板赶紧拉住他的手臂:“没袭警,波哥,我们没袭警,误会,都是误会啊!”

    这下好了,不用待在会议室了,一群人全被接进了派出所。

    码头派出所向来管理严格,违法事情比较少,这是红洋警局的管辖重地,精兵干将很多。

    今天本来就便衣在市场抓了两个小偷,而且是刚抓到送来。

    小偷们是惯犯,在那里吊儿郎当的录口供。

    结果嘈杂声四起,一群人涌了进来。

    这群人一水的靴子、满身鱼腥味,一看就是码头市场的海鲜老板。

    看到这么多人骂骂咧咧、嗷嗷呜呜的冲自己而来,俩小偷吓得一哆嗦,这是苦主们上门来报仇了?

    还好随后事情明朗,众人被带到单独的办公室进行处理,俩小偷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问道:“警官,他们会不会拘留?”

    那办案警察阴沉着脸道:“袭警了,你说呢?”

    小偷顿时惊恐:“那我们晚上要关在一起?别啊!”

    “你怕什么?”

    “我看里面有个面熟,好像我偷了他家摊上的钱箱……”

    三个警察进来开始录口供,敖沐阳先不说话,他排在最后面,任凭一群老板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等到轮到他了,他就说了一句话:“市场有监控,监控肯定没坏,你们调集录像就行。”

    一群老板突然懵了,今天的事太混乱,他们把这茬子给忘了!

    这件事敖沐阳一点不怕,比人脉他不怕,比钱他不怕,比道理他更不怕,要是比拳脚,嘿嘿,那就有意思了。

    事情一五一十的被查了出来,暴雨期间,龙头村摊位依然按照常规价做生意,其他老板因此不爽,觉得自己提价生意受到了影响,就来找他们麻烦。

    笔录做完,警察们全站在了敖沐阳一边。

    一个女警察咬牙道:“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挨揍活该!前天我女儿非要吃鱼,我去买了一条金鲳回去炖,结果花了我小三百块!平时多少钱?五十块!”

    “胡乱提价,捣乱市场秩序,这搁在刚建国那会都够枪毙了!”

    “行了别解释,全给我去拘留室,打群架?哼哼,这次给你们个教训!”

    警察们恨透了这些奸商,因为这几天他们也得买菜买肉,菜肉涨价的离谱,让他们心疼不已。

    当然这跟海鲜商们关系不大,可他们才不管,现在在他们眼里,所有趁着暴雨提价的都是奸商,都是一个团伙!

    敖沐阳也被拘留了,不过没进拘留室,而是被安排在了一个办公室,有空调、有饮水机,还有警察给他送来了手机,可以自己玩手机、可以叫外卖。

    闹腾到了深夜,他也饿了,就想订个外卖吃,结果一看一份酸辣白菜盖浇饭要三十块,显然趁着暴雨发财的不只是市场的贩子们。

    拘留了一晚上,第二天他就被放走了。

    市场提供的录像证明他们摊位属于被欺压一方,后来打架有警察可以证明他还是被欺压一方。

    虽然最终是老板们伤的更厉害,可他们主动殴打的敖沐阳,而且敖沐阳不断向警察进行求救,他们挨揍只能说他们本事太差。

    敖沐阳走出派出所,钟苍对他招手,他和敖沐东两人雇了个车,在门口守了一夜。

    三人回到市场,敖文昌也是一夜没回去,看到他回来赶紧把肉饼、豆浆和咸菜端上去:“龙头没事吧?”

    “屁事没有,他们有事了。”敖沐阳扫了一眼其他的摊位,“文昌,昨天那些来找事的摊子,你都有印象不?”

    敖文昌拍出手机道:“别说印象,连证据我都留下了,对着摊子找就行了,所有人都在这里面。”

    敖沐阳一笑,这文化人办事就是严谨。

    敖沐东也没回去,他囫囵吃掉肉饼叫道:“玛德,回去把老少爷们都喊过来,干!”

    敖沐阳点头:“回去喊人吧,不过别找爷们,找妇女、找老头老太太,都叫过来。”

    敖沐东一愣:“叫他们干嘛?他们能做啥子?”

    敖沐阳微微一笑:“能帮村里扩张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