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93.怎么卖呀(2)
    阴云弥漫了四天多时间,上午,老天爷终于拨开阴云见艳阳,秋日的阳光又洒落到了大地上。

    早上菜肉水果和海水产更新鲜,这是一天生意中的第一个高峰期。

    海鲜市场这边,老板们带着家眷伙计精神抖擞的迎接着顾客,叫卖声和砍价声此起彼伏:

    “老板,红鱼怎么卖?六十一斤?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前两天能卖到一百块!”

    “蛤蜊什么价钱?十块一斤?平时不是十块钱三斤吗?海蛎子呢?什么价钱?算了买点海虹吧。”

    “这鱼都快有味了还二十一斤?便宜点便宜点。”

    一个摊位上老板正在收拾钱箱里的钱,最近市场有小偷,好几个同行被偷了钱箱,大家伙吃了教训,现在有了大票就赶紧收起来。

    他蹲在摊位后收钱,将钱好好数了一遍,嗯,很好,今天生意不错,雨停了大家都出来逛市场了。

    不过怎么这么会没伙计来放下钱?难道大家都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来付账了?他挠挠头,没事干只好再把手里钱数了一遍。

    结果他数了三遍钱,还是没有新票子送来,这就不正常了。

    他抬头一看,一切正常,一群老头老太太和妇女挤在摊位上看海鲜问价格,跟平时一样。

    但他看了一会,觉得不正常了,拿他面前这个妇女来说吧:

    妇女拎起一只螃蟹看了看:“老板,这螃蟹多少钱?”

    伙计扫了一眼:“六十一斤,二百块三斤半。”

    妇女赶紧放下螃蟹:“呀,太贵了啊,我一个月就能挣两千块,这一个月的工资就能赚三十五斤螃蟹呀?”

    伙计笑:“都是这个价。”

    妇女也笑了,开始讲价:“便宜点吧,五十一斤卖不卖?”

    伙计哼了哼:“想都别想,前两天卖一百一斤呢。”

    妇女做出持久战的样子:“五十一斤吧老板,五十一斤你们也有的赚呀,薄利多销嘛,对不对?”

    伙计斩钉截铁:“五十一斤不行,五十五一斤,这是最低价。”

    妇女皱着眉头倒吸着凉气:“五十五太贵了,吃不起呀,五十一斤吧。”

    伙计不耐的摆手:“行行行,真是怕了你了,五十一斤,要几斤?”

    妇女犹豫一会:“五十一斤也太贵了,四十一斤行不行?”

    伙计傻眼。

    市场规矩,讲价就是要买的意思,双方冲着成交价去谈,不能到了一方底价之后另一方又另外出价。

    不过有些妇女老人贪便宜,时不时会坏了规矩,这勉强算是正常,可旁边一位老头就很不正常了:

    老头指着马鲛鱼:“这鱼怎么卖呀?”

    伙计:“大的一百一,中等的九十,小的八十。”

    老头指着小黄鱼:“这鱼怎么卖呀?”

    伙计:“九十一斤。”

    老头又指向大黄鱼:“这鱼怎么卖呀?”

    伙计:“八十一斤。”

    老头再度指向金鲳鱼:“这鱼怎么卖呀?”

    伙计:“你到底买不买?”

    老板娘咳嗽一声:“注意态度!”

    伙计无奈:“要大的要小的?大的一百二,小的一百。”

    老头问了一圈,然后回到原地指向马鲛鱼:“这鱼怎么卖呀?”

    老板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了,老板娘不满的说道:“老爷子怎么回事?这是有老年痴呆啊?你问过一遍了。”

    老头不管不顾,继续问,孜孜不倦。

    老板阴嗖嗖的说道:“哼哼,这不是老年痴呆,这是来找事了。”

    二十多个老头老太太和妇女围在他的摊位前,外面的人挤不进来,只能绕开他这里去其他摊位买鱼。

    而这些人只是问价讲价,一个出钱买的都没有。

    老板一把抓起杀鱼刀站起了起来,凶狠的问道:“卧槽,找事找到我头上了?你们也不打听打听……”

    “咳咳,你要,咳咳打我们吗?”一个干巴巴的老太太问道。

    旁边的妇女笑道:“我婆婆有老肺病,去医院治人家说得二十万块,正好我家没这钱,你要是打人的话,那打她吧,送她去医院,把医药费给解决一下。”

    老板的脸色跟被人泼了一口屎一样难看。

    一条黑铁塔似的汉子耷拉着眼皮子走了过来,他站在摊位旁边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沉着脸抱着膀子。

    老板仰头看了看汉子的样子,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对方是有备而来,他被算计了!

    摊位前都是老头老太太,而且一个个颤颤巍巍,他知道自己碰一个就等于是认一个爹娘,要是全碰了,那就别开摊子了,去开养老院好了。

    伙计们也知道这情况,所以当老板给他们使眼色的时候,他们都当自己瞎了,低着头什么也不看。

    你不想多个爹娘,我们想啊?伙计们在心底狂骂。

    真让他们动手,他们也不敢,不光得赔钱,说不准还得赔命,旁边那黑铁塔大汉身高两米体重两百公斤,拳头跟砂锅似的,砸在人身上至少得残废,不敢惹不敢惹。

    老板娘着急了,上去指着他们开骂:“你们这些老逼养的小臂贱人,在我家这里挺尸干什么?一个个老不死的,要死你们去火葬场……”

    她一开口跟裁判打响了发令枪一样,人群里几个妇女立马开口:

    “丑逼叨叨什么?你个不要脸的还敢在这里嘟囔?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干过啥,这是你第几个汉子了?以前结过四次婚结过死了四个汉子这是第五个啦?”

    “火葬场在哪里我送你去,你自己去不行跟你这个汉子一起去,你个跟你娘一样不要脸的臭玩意儿,左边没脸皮,右边厚脸皮,你爹娘当时要不是给你生了八个残废兄弟能让你再出生?”

    “找不着火葬场我在地上给你画个棺材,你和你男人一起躺进去吧……”

    “你可闭嘴吧破比老娘们,你要放屁仰起头来,朝天放屁好歹能补补臭氧层算是给咱们国家环保做贡献……”

    “你看什么看?我是你妈啊你这么看我?瞧你长那熊样,难怪你们现在还没孩子哩,我是你男人晚上看你这比样也下不去吊啊!”

    敖沐阳在后面拿出手机录音,这真是经典,村里这帮老娘们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这是真人不露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