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98.拳头菜(2)
    登山包真的跟机器猫的四次元口袋似的,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东西。

    短暂的打了个盹,鹿执紫醒来后,敖沐阳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递给他。

    这让她目瞪口呆:“哪里来的?”

    闻到咖啡的香味,呼呼大睡的将军立马爬了起来,其中它是闭着眼睛起来的,但鼻子和嘴巴精确的对准了咖啡杯。

    只要有吃喝的,将军或许会迟到,可绝不缺席。

    将军一直想喝咖啡,因为敖沐阳不让它碰咖啡和巧克力,所以这两种东西对它是额外有诱惑力。

    这次它还是碰不到,当它要伸舌头的时候,敖沐阳一把给它掐住了嘴巴:“狗子,别说了,你和咖啡之间不可能有结果的,它虽然很香,可是却会伤害你。听话,我是你爸爸,我这么做是为你好。”

    将军:“嗯嗯呜呜。”

    鹿执紫抿了口热咖啡看他跟将军耍宝,喝完之后敖沐阳拿出一个保温瓶又给她倒了些清水让她喝。

    待到五点钟,艳阳变夕阳,敖沐阳带着她开始下山。

    途中他看到一处阳坡有大群野菜生长,部分是紫红色,但里面混着嫩绿色叶片,而且这些嫩绿色叶片长得很有意思,它们集中于叶柄顶端,蜷缩聚集在一起形状如拳。

    “嘿,拳头菜。”敖沐阳笑了,“正好,筐子不满,那我再摘一些拳头菜。”

    鹿执紫道:“哦,猫爪蕨菜?春天那会小牛妈妈送我一些,不过我查了查虽然能吃,可这东西会致癌。”

    敖沐阳道:“咱们一年吃不了两回,还怕这个?而且致癌什么呀,村里好些老人常年找这东西吃,看他们活的挺好的。”

    拳头菜是很好吃的山野菜,以前地主权贵们喜欢吃,山里人找到后晒干都要送去给地主换粮食吃,自己吃不上。

    摘拳头菜只能摘嫩绿色的叶柄顶端部分,敖沐阳唰唰唰,很快采摘了一把。

    鹿执紫上去帮忙,两人一顿收获,竹筐快满了,这时候夕阳西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回到家后,敖沐阳将拳头菜快速清洗放到热水锅子里过了一遍,他拿出来后用冷水冰镇,然后切了一块五花肉在菜板。

    等到拳头菜凉下来后他去甩掉水,切成小段后放入锅子里用五花肉来炒,炒完之后他给敖沐风打了个电话,从他家里要了一块卤猪头肉。

    敖沐风刚吃过晚饭,剔着牙将猪头肉送来,伸着脖子往厨房看:“咋滴,猪头肉拌拳头菜呀?嘿,好东西。”

    敖沐阳道:“不是,拌黄瓜。”

    “那你快拉倒吧。”敖沐风不屑,“我早就闻到拳头菜的香味了,你用肥肉炒的,是不是?妈呀,这玩意儿配肥肉绝配,加两个干辣椒下去,卧槽不行了,给我一碗饭,我得再吃点。”

    “瞅你胖的那个熊样,你还吃呢,吃饱就行了,回去回去吧,猪头肉我品一品,回头给你个味道的反馈。”

    敖沐风看到鹿执紫在这里,便笑道:“鹿老师也在啊?那行,我不打扰你们小两口吃饭了,村长回头你给我反馈啊,这猪头肉我觉得哪里味道还是不美。”

    他给敖沐阳送来的有猪耳朵、猪鼻子和一块瘦肉,这是猪头肉中最好吃的部分,看得出来也是费了心。

    敖沐阳切的时候吃了一块,摇摇头道:“加料太多了,猪头肉本身香味都被盖住了。”

    棕黄色酱的正好的猪头肉,绿色的拳头菜,搭配在一起后用蒜泥一拌,清清爽爽!

    猪头肉拌拳头菜,五花肉炒拳头菜,白天有人给他送了一块羊肉过来,他就又做了个羊肉汤。

    朱朱和六妹都被颜青城接去了红洋,现在家里就他们两人,两菜一汤足够了。

    敖沐阳开了一瓶白酒,给鹿执紫倒了一点道:“菊花酒,之前我帮一个游客带孩子去抹香鲸头上转了转,他回去后给我邮寄了一箱过来,说快到重阳节了,喝点菊花酒养生。”

    抿了一口酒,这酒的度数不高,带有一股淡淡的菊花味和糯米甜味,有点像是饮料,下菜最好。

    拳头菜刚摘回来就下锅,鲜味一点没丢,咬在嘴里脆生生的,用五花肉炒过后很香,用猪头肉拌过后就很鲜,两种滋味,两种享受。

    中秋之后,夜风便寒冷起来,特别是前几天这一场大雨,晚上寒意更是萧瑟。

    这时候喝羊肉汤就很舒服了,敖沐阳往自己碗里撒了好些胡椒粉,一口羊肉汤喝下去,全身发热。

    吃过之后,他说道:“你晚上还回去吗?这么晚了,山路又不好走,去楼上住算了。”

    鹿执紫立马警惕起来,道:“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

    一听这话,敖沐阳乐了,然后端正表情道:“绝对绝对不会,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话?你还是个人吗?”鹿执紫斜睨他。

    敖沐阳讪笑:“下午不是,晚上又变回来了。走吧,楼上有你一个专属房间,谁也没住过。”

    他推开门,元首在软软的大床上人五人六的躺着,四肢大张,跟刚马杀鸡来着似的。

    听到门响声,它立马爬了起来,一张圆饼脸看向门口。

    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沃日,你怎么进来的?门窗我可都关着啊!”

    元首看到情况不妙跳上阳台,然后用爪子往手柄上一拍,窗户顿时打开,它直接跳了下去,二楼而已,这高度轻轻松松。

    鹿执紫恍然:“你以前开窗的时候被它看到了,它学会开窗了。”

    敖沐阳道:“那它怎么从外面进来?窗户外面又没有把手可以打开。”

    鹿执紫道:“你傻呀,它干嘛不走正门?门的外面有把手吧?”

    敖沐阳眨眨眼,还真是这样。

    房间带着卫生间,鹿执紫洗澡后上床,门外响起敖沐阳的声音:“鹿姑娘睡了吗?”

    鹿执紫不说话,敖沐阳又问了两遍,道:“你不回答看来是睡了,没事,待会我再过来问问。”

    一看避不过去,鹿执紫拉长嗓音道:“什么事?”

    敖沐阳道:“给你送点热水,你房间没有热水吧。”

    鹿执紫道:“不需要不需要,我晚上不喝水,没办法,腰子不好,喝水容易尿多。”

    敖沐阳脚步走远,过了一会又回来了:“鹿姑娘开门呀。”

    “干嘛?”

    “我给你拿了六味地黄丸,专门治腰子的……”

    鹿执紫服了:“大家都是腰间盘,为什么你这么突出?大家都是扁桃体,为什么就你喜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