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00.黄大仙(4)
    看到这一幕,敖沐阳能说什么?真是个好孩子啊!

    元首叼着一只鸭子回来,进了院子立马放下,那鸭子吓得瑟瑟发抖,落地之后嘎嘎叫着想跑,元首上去又给叼了回来!

    敖富贵眨巴眨巴眼,道:“羊子,你家这猫可以啊,你看到没有,它还小心翼翼的呢。”

    这点确实,元首轻轻咬住鸭子轻轻叼起鸭子轻轻放下鸭子,整个过程,鸭子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敖沐阳拍拍他肩膀道:“你今天什么没看到,知道吗?”

    敖富贵道:“那怎么可能啊,我看见元首出去偷鸭子了。”

    敖沐阳给他一个凶悍眼神:“这叫偷?动物之间的友谊,你不懂,这怎么能叫偷呢?”

    敖富贵嬉皮笑脸的说道:“你跟我这么说没用,反正我看见了,你要是让我闭嘴,那你得给我点好处。”

    “什么好处?”

    “我看见你摘了山葡萄回来,肯定是要酿山葡萄酒对不对?你给我弄一瓶。”

    敖沐阳摇头:“那不行,我给鹿老师准备的呢,换个条件。”

    敖富贵道:“也行,那你认识的人多,你给我介绍个对象。”

    敖沐阳考虑了一番和颜悦色的说道:“你一开始说了什么条件来着?想要一瓶葡萄酒是吧?那就这么说定了。”

    敖富贵急眼了:“我想要个媳妇儿。”

    “你要个锤子,你要媳妇儿找姜晓玉去,她是妇女主任,认识的娘们多,让她给你介绍。”

    确实,他从山上摘回来的山葡萄就是为了酿酒的。

    山葡萄比起普通葡萄来,稍微有点发涩,不是那么甜,水也不多,可是加水加糖酿酒之后却很好喝,那股淡淡的涩味被转化为独特的滋味,更有风情。

    送走了敖富贵,敖沐阳去村里找人一一询问:“嫂子你家鸭子少了没有?少了两个?是不是去我家了?我家鸭子每次上街都会带一个两个的回去。”

    “婶子,我听说你家最近鸭子少了?估计去我家了吧?你去看看有没有?”

    “老奶,溜达啥呢?找鸭子吧?哦,我家里有多的,你要不去瞅瞅?”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敖沐阳将家里多出来的小鸭子送了回去,至于是不是物归原主那就不好说了。

    他给元首上课:“以后不准出去拖这种小东西了知道吗?这是鸭子,不是咱家的咱们不能要。妈咧,人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咱是偷鸭不成丢瓶酒,那葡萄酒是很珍贵的!”

    别看他摘了的山葡萄不少,这东西不出数,半筐子也就够酿个四五瓶葡萄酒。

    没什么事的时候,他就把山葡萄处理了一下,之所以当天没有酿酒,是因为他摘下来的葡萄有些没熟,得放在一起烘一下。

    现在差不多熟了,他便把葡萄捏碎,拿了酵母倒入浓浓的白糖水中,这时候将葡萄加水混合酵母就可以做葡萄酒了,乡村自制的葡萄酒就是这么出来的,跟西式的葡萄酒不一样,这种更类似是含有酒精度数的葡萄汁。

    对老百姓来说,反而是这样的土葡萄酒更受欢迎,因为味道好,口感佳,喝起来有酒味也有葡萄汁的味道。

    有些人嫌度数低,会往里面加入高度白酒,这样出来的葡萄酒会更烈一些,口感也会差一些。

    敖沐阳选择的往里加入果胶酶和偏重亚硫酸钾,这是两种可食用添加剂,果胶酶可以融化葡萄皮、更好的溶解葡萄肉,做出来的葡萄酒颜色更正,口感也更细腻。

    当然,放入葡萄、放入果胶酶、加白糖、加酵母的时间要错开,不能同时进行,整个流程走完得一个白天时间。

    接下来就是等待,只要五六天的发酵时间,然后葡萄酒就出来了。

    敖沐阳正等着喝山葡萄酒,他已经很久没喝了,以前他家不做这东西,耗费时间也耗费东西,敖富贵家里每年会做一点,他跟敖富贵关系好,就去蹭两杯喝。

    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敖富贵来蹭他的酒了。

    十月中旬,他这还没有开始喝葡萄酒,一天早上敖志义急匆匆的来叫开了门。

    鹿执紫开门,敖志义一愣:“鹿鹿老师啊?你怎么住在这里了?”

    “我在学校的房间有点问题,最近就来这边借宿了,志义大叔你有什么事吗?”鹿执紫问道。

    自从敖沐阳当选了村主任并且代理了村支书,敖志义就跟他疏远起来,他一直觉得自己被算计了,每次见到敖沐阳都拉着个脸,即使敖沐阳主动打招呼他都不会搭理,今天主动上门,这有点怪。

    敖沐阳擦擦手走出来问道:“哟,稀客啊。”

    敖志义没给他好脸色,阴着脸道:“我过来有点事,最近村里出了点怪事,我觉得你得上心。”

    敖沐阳不在意他的臭脸色,问道:“什么事呀?”

    敖志义吞了口口水,道:“我昨晚起床上茅房,看到黄大仙了!”

    “黄鼠狼子?”敖沐阳反问道,“看到这玩意儿有什么稀奇的?这说明咱们村的生态环境变好了,这些野生动物回来了。”

    敖志义瞪大眼睛要拍桌子,随即他想起这不是自己当村支书的时候,这里也没有桌子让自己拍,就悻悻的收回手道:“你小年轻不懂事,村里这是要闹黄祸,你赶紧去镇上请浮吉子大师来瞧瞧!”

    敖沐阳摆摆手道:“你就碰上个黄鼠狼,结果吓成这样?”

    敖志义愣了愣,道:“我没给你说清楚,我看到的不是一只黄鼠狼,是一队!具体几只我没数,当时它们用绿油油的眼睛瞪着我,我魂被它们给震住了!”

    “不过我敢保证,当时至少有五只,排成队,你说邪门不?它们跟当兵的一样,排成一队慢慢悠悠往前走,整整齐齐的一队!”他又补充了几句。

    敖沐阳不信,笑道:“它们成精了?”

    他随口一句笑言差点吓得敖志义蹦起来:“对,所以我才说这是黄大仙啊,你赶紧想办法把这事处理一下。”

    敖沐阳说道:“行行行,我想办法处理,你放心,村里人多阳气重,就是黄大仙祖宗来了也没用。”

    他以为这只是敖志义多疑或者精神恍惚出了问题,结果后面两天,关于黄鼠狼和黄大仙的传闻在村里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