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02.结论(1/5)
    将军被熏的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四肢一软,罕见的瘫倒在地。

    其他狗子一看老大都倒在地上了,它们搞不清楚情况,吓得不敢靠前。

    还是敖沐阳捂着鼻子把将军给拖了出来,这野生黄鼠狼的屁真的太臭了,不是单纯的臭味,还混合有二氧化硫之类的东西,催吐效果一等一。

    被将军摁翻在地的那只黄鼠狼趁着臭屁的掩护一瘸一拐逃跑,求生欲望相当强烈。

    自从敖沐阳回来,将军面对敌手从未丢过脸,哪怕在山上碰到了一次山蟒它都没害怕,反而将山蟒收拾了一顿。

    结果,这次它遭遇了滑铁卢……

    这件事对将军打击很严重,它可是在狗子小弟们面前吐的,还倒在了地上,这下子丢脸了。

    以后让村里母狗怎么看我?让村里公狗怎么看我?让村里的鸡鸭鹅怎么看我?将军哀嚎着灰溜溜回家,藏进床底不肯出来。

    敖沐阳千方百计将它给拖了出来,摸着它脑袋道:“没事没事,胜不骄败不馁嘛,再说你也没输,你就是没做好准备吐了,不要紧,重拾信心,我的宝贝,再去干它!”

    将军哼唧哼唧的叫了几声,无论如何不肯出门。

    一直到第二天,将军期间全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那叫个无精打采。

    没有将军的镇压,狗群又乱了套,这次有了将军的教训,它们自己先干了起来,你咬我啃的争起了老大。

    敖沐阳一看这样不行,这样会吓坏游客,而且小孩子去看热闹,也可能会咬到孩子。

    于是他琢磨了一下,将元首又派了出去。

    元首别看是只猫,可它是一只非常彪悍的猫,它刚来龙头村的时候就咬了前街后巷人家养的狗,狗子不是它对手,因为它太敏捷、速度太快,狗子们追不上。

    好几条狗在撕咬,敖沐阳把元首扔了出去,厉声道:“弄它!”

    元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去,气势汹汹,如虎下山!

    一条狗子呲牙咧嘴想咬它,可元首一落地立马高高跳起,如武林高手般身躯扭了个麻花,前爪一挥,杀招甩出:十字斩!

    那狗子惨叫一声,额头顿时多了好几条爪印,鲜血淋漓。

    其他狗子前来围剿元首,元首昂然不惧,它那矫健的身躯在狗群里纵横捭阖,狗子们的动作在它眼里就是慢动作!

    如果硬对硬,它或许不是狗子对手,可它怎么可能跟狗子硬碰硬?它就是打游击战,身影如鬼魅,狗子追不上咬不着,反而被它划拉的满头鲜血。

    即使这样,狗子们也没有退缩,反而它们的狂吠声引来了更多的狗,元首一下子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敖沐阳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喊村里人把自己家的狗给弄回去。

    将军和它们是同类,展现出彪悍战斗力后,狗子们选择臣服。可元首是个异类,而且猫狗是死敌,它们不管多危险,都要死战到底!

    通过狗子要对付黄鼠狼的计划破灭了,不过敖沐阳不着急,村子后面就是山林,里面老鼠众多,黄鼠狼肯定会离开村子进入山林。

    从这方面来说,黄鼠狼是人类的朋友,它们可以大量捕食鼠类,是害鼠的天敌,鹿执紫跟敖沐阳说,根据科学统计,一只黄鼠狼一年可以杀死一千多只老鼠。

    他想,大不了让黄鼠狼都跑进山里,村里留下几只不要紧,反而证明村里的生态环境很好,对游客来说也是个惊喜。

    白天碰到黄鼠狼并不吓人,它们其实长得很萌,身躯颀长、小耳朵、黑眼睛和长了一圈白毛的嘴巴,而且满身金毛,挺漂亮的。

    如果不称呼‘黄鼠狼’这个有惊悚色彩的名字,而是叫它们的学名,它们并不可怕——黄鼬。

    结果后面两三天,黄鼠狼数量并没有减少,反而有人反映晚上黄鼠狼进屋了。

    这就不对了,黄鼠狼这是把村里当根据地了?它们全留在村里了?

    又有村里人反映,说山上也有黄鼠狼,且有不少人目击到了黎明时分黄鼠狼们往山上跑的事。

    敖沐阳就纳闷了:怎么着,黄鼠狼们捡了一本《论持久战》?跟村里打起了游击?这是黄鼠狼群里出了个黄-格瓦拉或者鼬-卡斯特罗?

    另外,他打听了一下其他村并没有这种情况,临近的王家村和龙旺庄都没有出现黄鼬踪影。

    那这怎么解释?村里风水好,让黄鼠狼给看上了,它们想在这里得道升仙?

    敖沐阳琢磨了一番,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些黄鼬不是野生的,起码不是从山上渗透下来的,而是其他人放进来恶心他们村的。

    之所以每天有这么多黄鼬,恐怕是每天都有人往村里放这玩意儿!

    这是唯一解释,如果一个水池里面的水在不断往外流出,它还总是满满当当,那就一定是有人往里面倒水!

    他说出猜测后,村干部们纷纷点头,敖沐东咬牙说道:“就是这样,肯定是王家村那帮狗日的搞鬼了,就是他们!”

    敖沐阳估计也是这帮贱人,上个月他略施诡计获取了龙涎湖养殖蟹的拥有权,这件事上他是彻底得罪了王家村。

    十月下旬开始,敖沐阳组织村里人设立了据点,晚上去值班,查看是谁在偷偷往村里放黄鼠狼。

    村里人连续熬夜了两三天,一个人没逮到。

    但没人怨声载道,倒不是敖沐阳的威信太高让他们不敢抱怨,而是当他们去值班守夜的时候,村里的黄鼠狼数量锐减!

    如敖沐阳猜测那样,有人往村里放黄鼠狼!

    三天没有收获,敖沐阳撤回了暗哨,他召开了村干部会议,冷冷的说道:“各位,看来村里是出了内奸啊。”

    一听这话,敖大国一拍桌子站起来道:“玛德,是谁吃里扒外?内部清查!大肃反!大清洗!”

    老文书敖志明吓一跳,道:“大国,你这是干嘛?我党在发展历程中进行了多次经验总结,总结出来的经验之一就是要这种活动是错误的!”

    敖沐阳拍拍桌子道:“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呢?大肃反大清洗,你以为咱们是什么?苏联?咱们炎黄子孙内部不搞这一套。”

    姜晓玉笑道:“村长你现在打起官腔是一套一套啊。”

    敖沐阳道:“我也开个玩笑罢了,行了,大家先回去吧,把岗哨撤了,看看村里是不是还有黄鼬出现,也可能是山里的黄鼬这几天不冒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