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05.控场(4)
    有一点他没说,如果柳三阳不涉及到这件事,他怎么从工程队身上占便宜?

    这么做有点小家子气,可敖沐阳觉得自己和村里才是受害者,他自认已经对工程队仁至义尽,谁知道对方的负责人竟然联系外人来祸害村子。

    柳三阳和这件事或许没有直接关系,但间接关系少不了,起码他管教不严,导致了手下掺和进这件事。

    作为常年跑工程的大老板,柳三阳不是呆瓜。

    一切他都了如指掌,敖沐阳既然已经知道了李泰从中作恶,怎么可能不去控制住对方?

    自己来的时候还跟李泰打电话来着,那时候这货还安然无恙,可自己来了村子对方却跑了,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村子要找的就是他,李泰人家不在意,即使没有控制住,人家也有信心他逃不了,毕竟这是个法治社会,毕竟敖沐阳拥有庞大的资源和人脉,根本不怕这李泰跑。

    果然,自己没找到人,敖沐阳一声令下几分钟把人给找了回来,这又说明什么问题?村里早把人给盯上了。

    他开车在崎岖山路上奔驰,很快在一条小路上看到了工程队的suv,小路前后各有一辆车卡着,难怪李泰跑不了,他是被人堵在这里了!

    看到他的宝马座驾,蹲在suv旁边抽烟的李泰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柳三阳没有下车,他面无表情的从车窗探出头道:“老李,上来。”

    李泰无精打采的拉开车门,柳三阳一巴掌抽了上去。

    一声脆响,李泰被抽了个趔趄。

    柳三阳自己就是做工程出身,有两膀子力气,虽然多年没有下工地了,可底子还在。

    他咬着牙说道:“草拟吗,草你姐,草你媳妇,草你闺女,我草你全家!李泰,我老柳哪里对不住你了?嗯?!”

    李泰哭丧着脸道:“三哥,我这次是鬼迷心窍……”

    “啪!”又是一巴掌!

    李泰不敢反抗,做工程的没有身家清白的,柳三阳能养活这么大的工程队,那自然也有背景和人脉。

    正是他有人脉,所以才了解敖沐阳这人多不好惹,他的人脉限于县城,县城的流氓混子都卖他面子。

    可这有什么用,县城最大的混子崔德茂去年来了龙头村一趟,然后被收拾掉了半条命,一直到现在崔德茂都心有余悸,他手下的高利贷业务直接不接触龙头村所在前滩镇,就是怕有借贷人跟这敖沐阳有什么关系。

    宝马呼啸着开回村里,柳三阳下车,身后跟着个一边脸肿的跟发面馒头似的李泰。

    进屋之后柳三阳一脚踹在李泰小腹,道:“草拟吗,把事情跟敖村长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李泰被踹翻在地,他挣扎着爬起来,低声说道:“对、对不起敖村长,这次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做错了……”

    “先别道歉,柳老板你也别动手,有事好好说,法治社会嘛。”敖沐阳先打断了他的话。

    “往我们村里放黄鼠狼,这也不是什么刑事案件,警察不会管、法院不会理,对吧?你们就是为了恶心我们村,说说,为什么?我哪里对不住你们?”

    听他一口一个‘你们’,柳三阳很尴尬:“敖村长,这事我跟他这没关系,我就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敖沐阳摆摆手道:“让李经理说。”

    李泰嗫嚅道:“事情确实跟三哥没关系,唉,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主意……”

    “你踏马是娘们啊?大点声!”柳三阳吼道。

    敖沐阳现在知道侵华战争期间鬼子为什么喜欢养汉奸了,这自己人收拾起自己人来,可比外人心狠手辣多了。

    李泰吸了吸气道:“是这样的敖村长,我连襟在市里码头市场摆摊,他说他被你们村给欺负了,就联系了同行伙计想报复你。我一时傻了,就配合了他们,就帮着他们往你们村里放了黄鼠狼。”

    “我当时想的是,这东西它不咬人也不传播疾病,就是恶心人,我没办法,敖村长,我老婆和我大姨子一家逼着我这么干,我没办法呀!”

    事情的真相,确实如此,敖沐阳看过录像后除了认出李泰,还认出了两个市场上海鲜商贩。

    他早就知道原因了,就是商贩们不甘心吃亏,更不甘心将摊子让出去,可又不敢跟他来硬的,便想了个办法来恶心他。

    对于这种事,敖沐阳表示使劲来吧,他正嫌自己村里摊位太小呢,这是又来了扩张地盘的机会!

    其实这事一开始村里人都以为是王家村在搞鬼,敖沐阳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看了录像才知道,这件事是别有隐情!

    但他才不管这些,他问柳三阳道:“柳老板,你信他的话吗?”

    柳三阳立马明白了他的话外之音,委屈的又举起手发誓:“我真跟这件事没关系,敖老板,啊不是,敖村长,这事我绝没有参与,我可以发誓,以我全家人的性命来发誓。”

    敖沐阳笑道:“用不着这样,柳老板,我能不信你吗?”

    柳三阳松了口气,道:“谢谢,多谢敖村长的信任。”

    敖沐阳补充了一句:“可我们村里人是不是信这话,那我不敢保证。”

    一口气刚松到嘴唇,柳三阳又硬生生给吸了回去。

    他咬了咬牙,道:“敖村长,这件事吧,不管怎么说我肯定有责任,事情是我们工程队搞的,那我就得负责。我老柳也没别的能耐,这样,村里修路的事不是我负责的吗?那费用方面除了工人的工资,这个没办法必须得给到大家伙,其他方面我包了!”

    敖沐阳摆手道:“这用不着,该怎么算就怎么算,修路方面咱们有合同,一切按照合同办事,我们是守法公民!”

    “这怎么好……”柳三阳以为自己碰到了包青天。

    结果敖沐阳又开口了:“不过吧,我们村里有些老人家被这黄鼠狼的事给吓坏了,柳老板你得对他们表示一下。至于怎么表示,我给你个提示,我知道柳老板的队伍擅长搞建筑,村里老屋挺多的,全段时间不是下了暴雨吗?你把处理的老屋都给修缮修缮,行不行?”

    一听这话,柳三阳彻底放下心来,他拍着胸膛道:“这事你交给我老柳,其实最近吧我就在琢磨这件事,我发现村里有些屋子该修理了,正想跟你提提,结果敖村长你是心系百姓呀,咱们想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