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08.螭霖鱼(2)
    已经进入深秋,夜里海风呼啸,寒意浓重。

    电炒锅里浓汤滚滚,敖沐阳放下羊肉片,立马,薄薄的羊肉片跟着翻滚了起来,一股诱人的香味伴随着浓密的水汽弥漫开来。

    “这羊肉嫩的很,不能多煮,一下锅翻两下就行了,来,吃。”陆虎反客为主,招呼敖沐阳和鹿执紫开吃。

    敖沐阳跟他碰了碰酒杯,一块羊肉片蘸着酱料入嘴,略带膻味、又嫩又香。

    “果然是羔羊肉,嗯,好吃。”敖沐阳一边吃一边点头。

    将军规规矩矩的坐在后面,尾巴在地板上扫来扫去,跟一把扫帚似的,把地板扫的干干净净。

    鹿执紫捞了两块羊肉用水冲了后给它吃,羊肉一进入它嘴巴,吸溜一下就到了嗓子眼……

    也不知道将军有没有吃出什么味道来,反正一眨眼的功夫羊肉进它肚子了。

    吃着肉喝着酒,随便聊着天,陆虎得知鹿执紫住在楼上了,便笑道:“哟,那我可得准备份子钱了,你们俩这是好事将近?”

    敖沐阳嘿嘿笑:“听鹿老师的、听鹿老师的。”

    鹿执紫抿嘴笑,她不接话,就是帮两人往电炒锅里加肉。

    吃了一会,敖沐阳想起一件正事。

    捕捞了螃蟹后,龙涎湖空荡许多,他就向陆虎问道:“虎哥,我准备往湖里养点东西,你有没有好建议?”

    “还是养螃蟹?”陆虎问道。

    敖沐阳道:“螃蟹要养,不过年后再说,我准备冬天往里养点鱼。”

    “鱼呀?那你看这个怎么样?”陆虎咀嚼着羊肉掏出手机找了几张照片给他看。

    照片中的鱼个头不大,形如梭鱼,不过全身披鳞,鳞片细小,紧密的衔接在一起,色泽黄褐,看起来颇为美丽。

    敖沐阳纳闷:“这是什么鱼?”

    以他对水产的见多识广,愣是没认出这鱼的身份。

    陆虎微微一笑:“螭霖鱼,也有人叫它泰山赤鳞鱼,知道吗?”

    敖沐阳立马点头:“噢噢,这就是泰山赤鳞鱼啊?知道知道,我没见过但听说过,这是咱们国家五大淡水名鱼之一,是吧?”

    泰山赤鳞鱼,泰山土著鱼,它们生长在泰山270米到800米海拔高度的山溪中,被认为品性高洁,历代文人墨客、达官贵人对其推崇备至,为历代帝王贡品。

    陆虎滑动手机屏幕,一张张螭霖鱼的照片出现在他们面前:“对,就是这种鱼,在红洋很少见,怎么样,养着试试?”

    敖沐阳皱眉道:“我记得这种鱼是泰山的独有特产?说它们是见光变黑、离泰山便死?龙涎湖能养吗?”

    陆虎笑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传闻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哪有这么难对付?从一九九二年开始,齐鲁农业大学就搞了个泰山赤鳞鱼保护繁育研究所,现在这鱼的人工鱼苗难题已经被攻克了,螭霖鱼鱼苗开始进入民间养殖场了。”

    听了这话,敖沐阳精神一振:“嘿,那敢情好呀,那我就在龙涎湖养上一批这个鱼。”

    他这么一说,陆虎又有些纳闷了:“小阳哥,你在龙涎湖可是养了不少东西,我记得还养了珍珠河蚌呢吧?”

    敖沐阳点头:“对,养的时间还短,还不能进入市场。”

    陆虎也点点头:“哦,你不怕有人去偷?”

    敖沐阳笑道:“不怕,你不了解我们山里渔家的规矩,没人敢这么干。”

    “那码头市场那边的几个人呢?他们也不敢干?”陆虎问道。

    一听这话,敖沐阳就知道陆虎已然了解了自己和市场一些海鲜商贩的矛盾。

    他问道:“虎哥,是有人找你来说情吗?”

    陆虎道:“说什么情,我就是听说这事了,还听说有几个人把你弄了一手后跑了,所以想顺便问问你用不用帮忙。”

    得知陆虎不是来说情的,敖沐阳放下心来:“嗨,没事,虎哥这个你放心,我自己应付的了。来来来,喝酒,虎哥我敬你一个,螭霖鱼的事你还得多费心。”

    陆虎一拍胸膛:“成,这个你交给我,我给你联系鱼苗培育中心,小意思。”

    说到做到,吃过饭后第二天陆虎就把事情办妥了,一共两万两千尾的鱼苗,总价是四万五千块,龙头村负责运输,培育所提供技术支持。

    螭霖鱼价值很大,虽然它们顶多能长到二三两重,可在市场能卖到二三百块一条,不管在这里这都是很上档次的食材。

    鱼苗之所以卖的这么便宜,是因为国家农业部有补贴,补贴额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补贴这两万两千尾鱼苗要二十多万才行!

    后面几天敖沐阳开始忙活这件事,他亲自跟随运输船从海路转江河,然后到了培育所接到了鱼苗。

    运输船中所用淡水都是来自泰山的泉水,不仅如此,敖沐阳还往里加入了金滴,金滴分散开,让这些螭霖鱼得以雨露均沾。

    有金滴维持生命力,螭霖鱼路途遥遥来到红洋,后面卸下船的时候几乎一条没死,个个活蹦乱跳。

    这让跟船的敖志兵老人连连惊叹:“现在国家的科研实力厉害了,培育的鱼苗也厉害了,这么长的路啊,鱼苗竟然没怎么死,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都不信!”

    将鱼苗放入龙涎湖中,黑漆漆的鱼苗顿时摇头摆尾而去。

    湖面上的荷叶、菱角叶都泛黄干枯了,秋风一吹,破碎的叶片在湖水中随波飘摇,看起来了无生趣。

    敖沐阳挽起裤腿下水,顺藤摸瓜将菱角藤拔出来,下面就有弯曲而对称的菱角。

    和煮熟上市时候不一样,此时刚出水面的棱角表皮是紫红色的,好像高原上娃娃们的脸颊。

    捏了捏菱角,敖沐阳对岸边的敖富贵等人笑道:“这菱角都熟透了,明儿个过来捞一些?”

    敖富贵蹲在湖边玩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聊天,满脸的眉飞色舞,根本不在意他说了什么话。

    敖沐鹏道:“肯定熟透了,这都几月份了?”

    “嗯,一起来捞菱角吧,纯天然纯野生,卖给游客肯定能弄个好价钱。”敖沐风笑嘻嘻的说道。

    敖沐阳刚上岸,敖小牛急匆匆跑来:“小阳叔,颜阿姨带着小猪和六妹来了,还有个老爷爷,她说是个专治吹牛逼的专家,正在找你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