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10.撇清(4)
    铁院长已经年近七十,医治过的病人比朱朱见过的人都多,心眼也多,说他一句老狐狸觉没问题。

    接触人多了,他就有了一种第六感,这种感觉在朱朱讲解的时候告诉他,‘小阳叔’就是他心中那谜题的答案。

    朱朱不谙人事,六妹却对人性把握极佳。

    她敏锐的意识到了朱朱的话会给敖沐阳到来麻烦,所以第一时间将她拉走。

    可惜,这也晚了,铁院长和高主任已经知道了敖沐阳这个名字。

    他们去找了颜青城,说希望认识一下敖沐阳,有些疑问想通过敖沐阳获得答案。

    颜青城更是敏感,立马反问道:“你们找我这位朋友,有什么事呢?”

    她虽然是微笑着问的,但眼神很锋利。

    铁院长很坦诚:“朱朱的心脏病得到了完全的治疗,这是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我从医接近半个世纪,从未亲眼见过这样的事。而我认为,这个奇迹就是敖沐阳先生缔造的,所以我想认识他,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问他。”

    颜青城了解铁院长的为人,这是一位优秀的大夫,于是在铁院长恳求之下,她答应带他去认识敖沐阳。

    快艇开到龙头村,高耸巍峨的山川与波澜壮阔的海洋衔接在了一起。

    铁院长站在船头抿了抿西服叹道:“这就是龙头村呀?我看到过关于这个村子的介绍,一直以为是过度宣传,显然,我看错了。”

    高主任抹了抹脸道:“领导,其实这种渔村在咱们红洋并不少见。”

    颜青城接口道:“那是高主任来的季节不对,春夏季节这里有多美,只有亲自来了才知道。即使现在它也很美,高主任说这在红洋不少见,那我较个真,您再给我介绍一个如此秀美的地方?”

    龙头村的美,不光在于秀丽的自然风景,还有民俗风情。

    码头旁停靠的明代战舰,保存完好的传统鱼屋,还有渔家的悠然,这些结合在一起才造就了村庄的魅力。

    正是周末,敖小牛等几个少年在沙滩玩闹,朱朱看到他们便招手喊叫:“小牛哥、小米哥、小俊哥,好久不见呀!”

    少年们跑来码头迎接众人,颜青城跟敖小牛说道:“小牛,你小阳叔呢?去找找他,告诉他有专治重病的专家来找他了。”

    “嗯,铁爷爷和高叔叔可牛逼了,这不是吹的。”朱朱补充道。

    然后,到了敖小牛嘴里就是‘一个专治吹牛逼的专家’来了。

    朱朱和六妹与少年伙伴们汇聚在一起去玩了,颜青城则将铁院长两人带到了村委会办公室。

    得到敖小牛的通知,敖沐阳很快也赶到了。

    颜青城给双方做了介绍,铁院长名叫铁牛,很有乡村风情的一个名字,但他的身份可一点不乡村,红洋市立医院院长、省人大代表、市政协成员!

    高主任名叫高红伟,是心内科的主任,国内心脏病研究方面专家。

    敖沐阳跟他们握手,连连称久仰久仰,他和高红伟在医院见过,而且高红伟的记忆力很出色,看到他后就记起了当时发生的事。

    他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敖沐阳,道:“敖村长,你当时带了一瓶中药去给朱朱服用,治好她身体的就是那种中药?”

    这会敖沐阳就得装傻了,他含糊的说道:“治好朱朱的身体?朱朱身体怎么了?我没感觉她有什么问题呀,当时她就是想找我,我去看看她。”

    听他否认,高主任就要急眼。

    铁院长沉吟一声,和颜悦色的说道:“高主任、颜总,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行吗?我想有些话,我跟敖村长单独说比较好。”

    颜青城痛快走人,高主任有什么话想说,可看到颜青城走了,他只好也悻悻的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一时安静,铁院长直视着敖沐阳的眼睛说道:“敖村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手里有一份很神奇的草药配方?”

    敖沐阳摇头:“没有,我真没有。”

    铁院长叹了口气,徐徐说道:“我理解你的顾虑,这份配方如果确有神效,你靠它可以成为世界首富!”

    敖沐阳苦笑道:“可我没有。”

    铁院长才不信,他说道:“朱朱的身体情况,我很清楚,因为最先的医疗方案就是我带领专家组做出来的,但是没用,她是遗传导致的先天性心脏病……”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道:“说这个没用,敖村长,我不是想从你手里得到这份配方,也不是想从里面获取什么好处。”

    “认真说,我快七十岁啦,人生没有多少日子,即使这份配方到了我手里,我赚到钱、我赚取名声,这有什么意义?我还有多少日子去享受这些东西吗?”

    “我厚着脸皮来找你,只是想要是真有这样的神奇药物配方,真希望你可以将它利用起来,来造福那些病人。我不是让你无偿公开或者捐献出来,就是希望能妥善利用它。”

    敖沐阳做出无奈的样子,说道:“铁院长,我真没有这份配方。”

    见他咬死不松口,铁院长更无奈,他点点头道:“好吧,我不问了,即使你有这样一份神奇草药配方而不贡献出来,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这是你的自由。”

    敖沐阳脑子飞快转动,他沉吟了一会后说道:“铁老,我听说过您的名字和事迹,非常钦佩您的为人,但关于这份草药配方我是真的无能为力。说实话吧,我手里——嗯,朱朱的情况确实很古怪很神奇,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真不知道!”

    他本想找个说法将金滴交给铁牛,比如混入一些海藻汁中当神奇草药,然后告诉铁牛说配方是祖传的,传到了他父亲手中,结果他少年时父亲遭遇海难,配方未能传到他的手里。

    这么做的目的,他是想研究一下金滴,金滴到底是什么成分、具体有什么功效,他迄今一头雾水。

    可是随即他又反应过来,这东西不能暴露,他可以给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说法,可铁牛会不会相信?金滴传出去后会产生什么结果?这些他都不知道。

    或许铁牛相信他的说辞,但传出去后其他人会信吗?

    最后他改变了想法,还是咬死不承认跟朱朱的身体状况的变化有关,他必须将自己从这件事里摘除出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