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16.为了生态(5)
    敖沐阳的一番话说出来,王家村的人心动了。

    这里的土地确实一直荒芜着,多年没有种植农作物保留了丰沃肥力,没有使用化肥、尿素和农药,让它没有受到污染,实在是一块让人眼馋的好地。

    土地面积有三四十亩,要是能从中分一杯羹,那对靠海吃饭的渔民们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虽然说是靠海吃海,可如今海里的渔获资源越来越贫瘠,到了夏季还要封海,渔民们已经意识到光指望大海不行了。

    而且出海毕竟危险,种地要安全的多,渔民们不傻,他们早就意识到了,陆地的农田可以保证他们生活下限,海里打渔是用来撑起上限的。

    只要有农田在,别的不说起码种上粮食以后有饭吃,一家人饿不着。

    吵吵闹闹中,有精明的已经扔掉棒子往村里跑了,其中就有丁二炮。

    本来就不算团结的村民看到有人离开,人心顿时散了,没人带头搞事,他们纷纷离开。

    如同雪崩,起初只有几个人离开,逐渐的离开的人就多了,最后剩下的人一看自己处于劣势中,赶紧撒腿就跑……

    就这样,一场械斗危机化解开来。

    敖沐阳一开始就不担心会打起来,他知道王家村确实是人多,可七个队并非完全一条心,真正遇到困难没法拧成一股绳。

    相比之下,龙头村人少可是立场更坚定,特别是有敖沐阳做村长之后,全村上下更是万众一心!

    看着对方狼狈离开,敖沐东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嘴唇道:“草,没干起来啊。”

    敖大国瞪了他一眼:“你就是个战争贩子,你还真想打啊?土地已经在咱们手里了——哎,村长,不对啊,这边的地,不是都说咱们的吗?”

    敖沐阳说道:“对呀,这些地都是咱们的。”

    王家村以前很霸道,或者说龙头村太萎靡了,敖志义简直就是龙头村的李中堂,要是搁篮球场上绝对是个狠角色,一手后撤步炉火纯青,两个村出现点争端,他就会妥协,用他的话说就是“稳定压倒一切”。

    荒坡搁置的土地全属于龙头村,王家村甚至还强占了一些,直到今天由敖沐阳带人开发出来。

    听了他的话,敖大国纳闷了:“那你还跟他们说,这土地是他们王家村的?让他们去找王友卫要?”

    说着他又补充道:“那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让他们村里人内讧是吧?这叫二桃杀三士,是吧?可土地是咱们村的呀。”

    敖沐阳道:“对,土地是咱们村的,所以他们村的人去找王友卫要地,王友卫怎么说?他说他做不了主?”

    敖沐东摇头:“那不能,王友卫这老货最要面子,他能这么说?”

    敖文昌道:“我觉得他会分出去……”

    “分给谁?”敖沐阳问道。

    敖文昌沉吟了一会,道:“这事还真不好办。”

    敖沐阳道:“不管他分给谁,没用,这地是咱们村的,到时候咱们带国土所的人过去拿回来就行了。到了那会,这地可就是几家几户的了,他们能闹出多大的幺蛾子?再闹也比今天这几乎要两村械斗要好吧?”

    这是柿子找软的捏,虽然说起来不算光彩,可龙头村这是要拿回自己村里的地,怎么做都不过分。

    十一月剩下几天,村里将一片荒地给围了起来。

    这片地适合养小牲口,哪怕如今进入冬季,依然有片片绿意——野草的生命力实在太旺盛了!

    十二月初,一场小雪降临。

    伴随着这场雪,一些鸡鸭小野猪送到了牲口圈里。

    敖沐阳进行了主导,买的这些小牲口都是野生种,虽然它们是人工养殖繁育的,可血脉中好歹有野生祖先的基因,养到春天放上山,应该能活下来。

    为了恢复大龙山的自然生态,他也是拼了。

    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天助自助者,敖沐阳这么努力,还真传来了大龙山生态复苏的消息:有人碰到狼了!

    得到这消息的时候,敖沐阳正在家里生炉子。

    虽然小楼有空调,可是他还是觉得冬天得有炉子,火炉和秋裤扎进袜子里,这是对冬天的起码尊重。

    正在生火呢,敖文昌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龙头,出事了,有工程队的工人在山上遇到狼了。”

    敖沐阳一惊:“山上出现狼了?”

    敖文昌点头:“对,好像一个工人的对象来看他,两人上了山,说是欣赏山上风光,不过我觉得胡扯,玛德冬天欣赏什么?后来他们遇到了一匹狼,吓得两人屁滚尿流的惨叫,还好他们隔着工地不远,有几个工人闻讯而来,把狼给吓破了。”

    正帮忙收拾炉子的敖富贵问道:“会不会是哈士奇啊?确定是狼?”

    敖文昌翻了个白眼道:“当然是狼,下嘴了!”

    “那有人员伤亡吗?”敖沐阳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敖文昌又点头:“有,那工人的大腿被狼咬了一口,还好只是咬了一口,没有撕掉腿上的肉,他已经送去医院了。”

    既然咬人了,肯定是狼不是哈士奇,哈士奇是出了名的没有攻击性。

    被咬的工人不是柳三阳的手下,而是修路总工程队的一名员工,周边几个村的村长都被工程队叫了过去,大家得开会解决这个问题。

    山上出现野狼可不是小事,特别是这狼已经伤人了,那就得除掉它,否则村民和工人的安危都无法得到保证。

    敖沐阳去开会,付国政和龙德水等人也在,他去的时候一行人正在热论,等他坐下付国政就偷笑着问道:“你知道了吗?那工人当时跟对象在山上野战哩。”

    “还有这事?”敖沐阳一愣,花边新闻呀。

    “算这货运气好,那狼一口咬在他大腿上,差点切着他的蛋。”龙德水笑道,“皮都擦破了。”

    “当时去了医院,医生吓唬他,说这个狼牙病毒多,蛋皮擦碎了可能得切掉,那工人还没哭,他媳妇儿先哭起来了。”

    “玛德村里有的是农家乐,就不能开个房?玩野战,这可好,把狼引出来了。”

    一行人讨论的非常热切,唾沫星子横飞。

    工程队的总经理进来了,他咳嗽一声,然后也热切的参与进了讨论,并且带来了更多的花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