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18.打野团(2)
    敖沐阳下意识问道:“猎狼?消息都传到市里了?”

    青年笑着摇头:“不是,我们来狩猎野猪,目标是二百公斤的野猪。”

    敖沐阳以为自己听错了,反问道:“啥?”

    “二百公斤的野猪。”青年看起来脾气很好,耐心的重复了一边,笑容依旧阳光灿烂。

    再度听到这话,敖沐阳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骂了句卧槽。

    这真是一群弟弟!

    或者说,他们真是一群温室里的花朵,一群少不更事的公子哥,二百公斤的野猪?四百斤的野猪?!

    上一个冬天他猎到过野猪,全村吃了一顿杀猪菜,当时那头野猪跟qq小轿车似的,当时把将军吓得直摇头。

    结果那猪是多少斤?不到三百斤!

    这小伙子要逮个多大的野猪?四百斤!这真是抠脚大汉打呵欠,口气比脚气还大,也可以说是默念acd,心里没点b数!

    他友好的看着青年问道:“兄弟贵姓?”

    青年微微一笑:“姓江,我叫江草齐。”

    敖沐阳沉吟道:“江小哥,四百斤的野猪,你是不是没见过四百斤的猪?”

    小哥拿出手机给他看照片,说道:“我确实在现实中没见过,喏,你看照片,这头老母猪就是四百斤,不算很大。”

    一个英气勃勃的姑娘傲然道:“我们明白你的意思,小阳哥,你是觉得四百斤的野猪太夸张了,是吧?”

    敖沐阳看了眼手机,道:“如果你们只是看过照片上的母猪样子,以此来类推野猪,那就有点可笑了。母猪身上多是脂肪,野猪呢?身上是肌肉。”

    “所以比体型,你不能光看重量,得看成分,单纯从肌肉和脂肪来比的话,肌肉的密度大概是脂肪的3倍,这表示什么?同样一百公斤的肌肉,那体积相当于三百公斤的脂肪!”

    “不对吧?”英气勃勃的姑娘纳闷,“就像你解释的那样,那同等重量的脂肪和肌肉,脂肪的体积要远远比肌肉大得多呀,也就是说,一样的重量,母猪要比野猪大的多。”

    敖沐阳眨眨眼,这帮人的思维逻辑能力挺强的。

    他耐心的解释道:“单纯看密度是这样,可因为脂肪和肌肉在水分、分子密度上都有着较大的差别,导致肌肉扩张性更大。打个比方吧,nba的球星里面有个沙克-奥尼尔,他身高两米一多体重不到三百斤,野猪的体脂含量比他还要低,你们要去找一只四百斤的野猪?”

    这是去找死神接引上路吧?

    杜坦之笑嘻嘻的说道:“我打听过,你去年年前猎过一只野猪,三百斤?”

    敖沐阳摇头:“不大到三百斤。”

    “那靠什么猎的?”

    敖沐阳吹了声口哨道:“靠它们。”

    将军摇摆尾巴跑了出来,然后盯着几辆越野车看了起来,目光警惕又垂涎。

    另一个名叫王朔的青年忍俊不禁:“就靠这只小土狗?”

    将军斜睨他一眼,呵呵,那你一定是个土人了。

    敖沐阳咧咧嘴没说话,其实当时收拾那条野猪,靠的还真不是将军,而是女王空中突袭,用爪子抠掉了野猪的眼睛,否则他和将军都得做野猪的食物。

    正是有了上次的教训,所以他才不再去山上逞强。

    四百斤的野猪啊,那叫野猪?那叫坦克!

    王硕对一个姑娘使了个眼色,那姑娘小心翼翼的打开后面一辆改装车后箱,以敖沐阳的眼力劲,能看出这车改装自猛禽皮卡。

    从这点能看出这帮人路子很野,猛禽皮卡虽然在欧美只是干粗活的农场车,可在国内售价很高,高配要上百万。

    这种车个头很大,本身上路就有问题,结果它还被改装过,这样还能上路,只能说明车主来头很大,交警不敢惹。

    皮卡车厢打开,几条狗跳了下来。

    安静,高大,威风,勇猛,虎视眈眈!

    这是一群猛犬,比特犬、土佐斗犬、阿根廷杜高犬,还有一条跟霸王花同源同宗的土耳其坎高犬。

    相比霸王花,这条坎高犬的头部更结实,更是大而宽,并且颈部也更粗壮,几乎呈弓形,看起来就魁梧有力。

    看到这条坎高犬,敖沐阳吞了口唾沫:“纯种坎高?”

    王朔微微一笑,道:“你挺识货。”

    敖沐阳纳闷:“纯种坎高犬不是被土耳其视为国宝吗?不是用来做外交用吗?还能进入民间?”

    王朔又是微微一笑,这次笑的就比较意味深长了:“谁说它落入民间了?”

    这时候江草齐拍了拍他肩膀道:“老王,别故作深沉了。嗨,一条狗而已,网上把它神话了,有钱就能买到,美国很多大亨养着这种狗。”

    后面一句话他是冲敖沐阳说的,敖沐阳点头表示明白,不明白也得装明白,这帮人跟杜坦之混在一起,估计是高干子弟。

    再说,人家这里不光有土耳其国宝坎高犬,还有东瀛黑道大亨的专属伴侣土佐犬。

    这些狗的饲养者应该是江草齐,他过去给几条猛犬挨个挠痒痒,猛犬们很温顺的靠在他身边,看起来不是那么凶狠。

    有村里人看到豪车感到好奇,上前想摸一摸,这时候一条土佐犬猛的冲了上去,铁链子刷拉拉绷得笔直:“嗷嗷嗷!”

    叫声很霸气。

    村民吓得赶紧后退,脚步一拌差点摔倒,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一行人顿时笑了起来,江草齐则厉声道:“阿横,回来!”

    他对那村民道歉:“不好意思,我没看好这狗,吓着你了。”

    将军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土佐犬阿横,这可是它的地头!

    几条猛犬都接受过严格训练,它们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将军的敌意,纷纷扭头看向它,虎视眈眈。

    将军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颈部的金毛缓缓炸开,眼神前所未有的犀利。

    看到它露出这个样子,江草齐眼睛一亮:“嘿,你这是条好狗啊,难怪能猎野猪。”

    来者是客,再说人家也没有故意欺负人,敖沐阳上去拉住将军,笑道:“什么好狗,一般般,你们是想凭借这些狗去猎野猪?”

    “不止如此。”王朔过去一把拉开车门,从中拿出一个宽大的盒子,盒子打开,寒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