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20.湖水煮湖鱼(4)
    将军不光叼上来了螃蟹,此后它几次跳入水中,叼了几条鱼的脑袋又爬上船来。

    敖沐阳待在船头,他的手在水中轻轻拨动,没人能看到他放出了一点金滴,吸引了周围大量游鱼。

    如果不是有金滴做饵,将军哪有这么容易抓到鱼,它就是在水中守株待兔,金滴引来游鱼,有的直接往它面前跑,它只要张开嘴巴叼住就行。

    但其他人不明所以,看着将军抓到鱼虾蟹,一行人惊呆了:“这狗,也忒厉害了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水猎犬?嘿,小江,这可比你那些宝贝疙瘩厉害多了。”

    “嘘儿!狗子看我这里,过来咱们合个影,牛叉!”

    将军顺从的跑过去,然后使劲摇头摆尾,冰冷的水滴如弹雨般洒向想要合影的王朔。

    王朔狼狈的跳起来,道:“这狗子,不上席位啊!”

    敖沐阳撑起一口锅,在湖里取了水,烧的滚烫之后将锅子放入水中冷却,沉淀之后只用上面的水,然后再度煮沸将切好的鱼虾蟹放入其中炖了起来。

    “铁锅炖鱼虾?”曹臻一好奇的问道。

    敖沐阳笑道:“你们要吃有特色的,这就是有特色的。”

    “不用料的话,能吃吗?”另一个姑娘薛小蛮皱眉问道。

    敖沐阳道:“谁说没有放调料?这不有葱姜蒜吗?”

    鱼汤再度烧开,他给众人一人舀了一碗,搭配着干饼用来泡饼吃。

    一锅鱼汤没什么腥气,而是带着鲜美滋味,炖的时间长了鱼肉中的精华已经混入汤中,配上他准备的小咸菜别有一番滋味。

    王朔不挑食,吃的最开心,他笑道:“以前我小的那会,我太姥爷给我讲他们长征的故事,说长征那会最好的日子就是碰上水塘,然后钓鱼做鱼汤泡干馍,味道非常美。我一直觉得那是因为缺衣少食没得选,所以烧个鱼汤就觉得是无上美味,现在我理解了,这没污染的湖水养出来的鱼,就是不一样。”

    “金色的鱼钩?”敖沐阳问道。

    王朔笑道:“那篇课文真不算夸张,当时老红军过草地,真他娘被搞惨了,我太姥爷一直到死,随身都得带着个背包,里面是压缩饼干之类的军粮,一直到死都带着!”

    敖沐阳翻了翻自己的包,里面有他带的一些野菜,他用晒干的野菜搭配香菜撒到鱼汤里,道:“这样就更好喝了。”

    “你准备真是齐全。”曹臻一失笑。

    敖沐阳指了指身后道:“看到那个屋了吗?嗯,我们村的湖边饭馆,这些菜都是来的时候我在他那里拿的。”

    最近天色不错,风和日丽,阳光温暖。

    可惜海风很大,而且西伯利亚寒流吹来了,一旦被风吹到,那再大的太阳也不顶事。

    滚烫的鱼汤温暖了一行人的身体,热量从内脏往外散发,大家伙抿了抿衣服收拾东西正式上山。

    敖沐阳走在最前面领路,杜坦之在他身边,低声道:“这几个人,来头都很大,咱们以后要在这边搞旅游项目,少不得要他们帮忙。”

    “他们要入股吗?”这个问题很敏感。

    杜坦之摇头:“那倒不会,他们看不上这样的项目,不过他们能量大,人脉足,能给咱们帮上忙。”

    敖沐阳说道:“我这人交朋友只在乎脾气是否相投,不在乎他的身份和背景。”

    杜坦之笑了,道:“我就喜欢你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

    听了这话,敖沐阳有些敏感的看着他道:“你喜欢,女人吧?”

    杜坦之大笑,他拍了拍敖沐阳的肩膀道:“别太看得起自己,你瞅瞅你那肤色,我就是喜欢男人也不喜欢你这样的。”

    这让老敖很不服气:“老黑们搞基最是凶猛,他们皮肤比我黑多了。”

    杜坦之道:“我怎么看你好像挺想往这种事里插一杆子的?”

    敖沐阳急忙摆手:“开玩笑开玩笑,我的杆子不会往这种事里插的。”

    冬日的山上没什么风情,草木枯萎,山花败落,唯一的风景是俯瞰远处的海洋。

    冬季海洋更显得广袤浩瀚,一眼望去,波涛滚滚,海浪如万马奔腾,声势浩大。

    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一个小时,已经爬到了外围山的半山腰,一路上连个兔子也没碰到。

    几个人不满意了,直接声讨杜坦之:“老杜你怎么搞的?让你找个能打野猪的地方,你找的这里是兔子不拉屎呀。”

    杜坦之不乐意了:“你们来红洋的时候我说什么了?我就说了我们这边不是山区,没那么多野物,就这大龙山这两年还有过野猪的传闻,其他地方狗屁都没有!”

    江草齐摆摆手道:“好啦好啦,大家别急,咱们这么多人,兔子得多大的胆子敢冒头?喏,我把宝宝们放开,你们别多手多脚的招惹它们哈。”

    曹臻一看看左右道:“现在放开有点早吧?万一这边有村民上山,你吓着他们怎么办?”

    王朔笑道:“那就让他赔呗,他们江家可是金陵王世家,多大的事摆不平?再说,老杜还是这里的地头蛇呢。”

    杜坦之没好气的说道:“滚蛋,老敖是地头蛇,我是守法老百姓,别把我想的跟你们一样,我从没仗着我爹的权势欺负过人。”

    “去你的。”江草齐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姐说她去年夏天来红洋玩,你一个劲想仗势欺负她。”

    杜坦之吐了口唾沫:“卧槽,别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抱歉,这个盆子我不背!我没欺负你姐,我那是追求她来着,还是我家老爷子的主意,他想搞个联姻,哈哈!”

    说着,他自己也乐了起来。

    听着他们说到这里,敖沐阳猛的反应过来,他问江草齐道:“你姐叫江雨霏?”

    他一直觉得江草齐有点面善,但绞尽脑汁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其实他没有见过江草齐,而是见过长得跟江草齐有几分相像的江雨霏。

    江草齐点头:“对,我姐说你两次救过她呢。”

    两人刚开始聊,他养的几条狗忽然叫了起来:“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