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24.狗王(3)
    将军把几条狗给打服了,还是那句话,狗子们是群居动物,其中最彪悍的一只便是狗王。

    中午的一场混战加上下午将军展现出来的无穷活力与狩猎技能,已经折服了这些猛犬,它们认将军为王。

    敖沐阳拧了将军耳朵一把,道:“别乱叫了,让人家吃掉兔头就行了,待会我给你骨头吃。”

    将军有点不乐意,不过它明白了敖沐阳的意思,就悻悻的趴下,用屁股对着地上的兔头。

    江草齐笑道:“你的将军现在是指挥官,让它先吃一个兔头吧,不是五个兔头吗?正好,它吃一个,我的狗再各分一个。”

    敖沐阳讪笑道:“没事,将军不吃也罢。”

    江草齐亲自捡起来一个递给将军,道:“将军不吃,其他狗更不敢吃。”

    看着到了嘴边的兔头,将军眼巴巴的看着敖沐阳,口水翻涌。

    跑了一个下午,它已经饿的前胸贴屁股。

    敖沐阳点点头笑道:“吃吧。”

    将军立马小心的用嘴巴将兔头叼走放下,然后摇摆尾巴走过去,将剩下四个兔头全都叼到了一起……

    敖沐阳上去给它屁股来了一巴掌:“吃一个就行了,其他的分给人家。”

    将军无奈,拉着狗脸将其他兔头又放了回去,自己叼着一个嘎嘣嘎嘣几声嚼碎,这点东西也就够给它塞牙缝。

    看到它吃了兔头,其他的狗才敢下嘴。

    正含着能量棒的曹臻一歪头看向将军,等将军吃完了,她拿出一根能量棒招招手道:“来,将军,给你好吃的。”

    将军看也不看她,又跑到敖沐阳脚下蹲着了。

    江草齐有点眼馋将军,他一个劲的夸赞道:“好狗,这真是咱们中华的神犬呀,听话懂事,威武善战!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好狗,回头我也得养一只,老敖你怎么训练的它?我能把他练出来吗?”

    敖沐阳道:“能,回头下去我看看村里谁家的狗下崽了,给你挑一只,你按照我说的来训练它,肯定能训的跟将军一样。”

    江草齐性情温和,大方坦率,非常适合做朋友,敖沐阳想跟他好好接触。

    普通的狗怎么训练也没有将军这样的智慧,他打算选一只狗崽然后喂养金滴,给江草齐培养一只好狗。

    听了他的话,江草齐跟得到了喜欢礼物的孩子一样,几乎欢呼雀跃:“哇塞,那太好了,老敖你一定得帮忙呀。我也不奢求跟将军一样,能有将军一半就行。”

    敖沐阳一边翻炒兔肉一边笑道:“这你放心,肯定没问题。”

    火辣辣麻酥酥的兔肉出锅,薛小蛮可怜兮兮的看着众人道:“我有点饿哦,能不能先吃一点?就一点,一点点!”

    曹臻一递给她能量棒道:“吃这个,补充能量还不长胖。”

    薛小蛮连连摇头:“不吃不吃,我不怕长胖,我要吃好吃哒。”

    正在保养弓箭的王朔扭头道:“吃吧吃吧,薛家大小姐要先吃个饭,我们必须得同意。”

    薛小蛮欢呼一声,拿出随身携带的筷子夹了一块兔腿慢慢吃了起来。

    咀嚼了两口她便笑了,道:“哇,真好吃,这是我吃过最棒的辣子兔肉。”

    炉灶给力,配料足够,敖沐阳这道菜自然炒的地道。

    炒完兔肉,锅子里炖的兔肉汤也熟透了。

    敖沐阳将下午采的一些野菜放入其中,这样喷香的兔肉汤中就带有野菜的清香鲜味。

    炖肉做好,叫花鸡更做好了,他拿出来将烧的板结的土块拍开,拨开锡纸,腾腾热气带着香气迅速向四周扩散,如同起了雾。

    将军眼睛立马亮了……

    敖沐阳给众人舀了肉汤,然后端上烤鸡烤兔和炒兔肉,他又拿出一些鱼干来说道:“你们先吃,我给你们烤点东西,这可以下酒。”

    他们带着酒上山的,一人倒了半辈子,连曹臻一和薛小蛮两个姑娘都不例外。

    趁热吃着麻辣兔肉,一行人迅速出汗了,为了抵御寒气,敖沐阳用料可是很足的。

    沉默的华子也忍不住夸赞道:“行啊老敖,你这炒菜的本事可以,绝对是大厨级别。”

    敖沐阳翻转着生鱼干道:“就是乡下土大厨而已,你们是有环境加成,所以觉得好吃,没什么。”

    “那不一样,”王朔吃的呲牙咧嘴,“你做的确实好吃。”

    烤熟鱼干,他分给众人道:“趁热吃。”

    这是剥皮鱼鱼干,春天那会收获了很多剥皮鱼,村里都做成了鱼干,简单一烤就能吃,自带甜味。

    敖沐阳喝了口兔汤,这季节的野兔肉开始变得柴了起来,不过炖的时间长,味道还是很香。

    寒风吹拂,众人却吃的热火朝天。

    吃饱喝足他们围着火坑聊了一会,几个男人一人抱着一条狗,曹臻一和薛小蛮抱着元首和有福,这样加上腾腾火焰,倒也不冷。

    敖沐阳没怎么说话,主要是听这些少爷小姐们聊天。

    他们聊的话题围绕着海外生活,以八卦为主,这方面敖沐阳没有经历,所以他就安安静静的听,恰到好处捧个哏就行。

    话题轻松,可是内容劲爆,谁家少爷逛夜店喝醉了被gay给捡尸了,谁家小姐找的黑人男朋友有艾滋病,谁家公子哥为了个舞女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结果最终发行那舞女是个人妖……

    敖沐阳听的目瞪口呆,这些所谓上层人士在海外的生活,可真是有够下流!

    聊到夜深,他们各回帐篷睡觉。

    一共撑起来了三个帐篷,七个人大概分了分,敖沐阳跟杜坦之、江草齐睡了一个帐篷。

    睡觉的时候杜坦之摸了江草齐一把,笑道:“咱们也算是同床共枕过了。”

    江草齐将眼罩甩在他脸上,道:“滚。”

    敖沐阳觉得杜坦之对男人的这个态度真有点问题,睡觉的时候他的睡袋在中间,这让他有些为难,自己该面向杜坦之还是该背对他呢?

    一番思考,他觉得自己还是背对着比较好,隔着两层睡袋呢,杜坦之就算真对他有想法那也没辙。

    半夜他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发现有人在摸自己的肩膀。

    这样他打了个哆嗦就醒了,帐篷里有小夜灯,借着恍惚的光芒,他看到摸自己的赫然是江草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