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26.真正强势(5)
    就在江草齐背后,山林的阴影里窜出一道阴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扑倒在地。

    几乎同时,将军也反扑了上去,它同样冲着江草齐而去,扑在江草齐背上之后嘴巴张开啃了上去,双爪张开使劲推向扑出来的阴影,将它一把掀翻。

    龙腾虎跃,只见阴影之中,一场血战开始了!

    帐篷上的灯光被灌木丛挡住了,只靠淡淡的月光众人看不清阴影中发生了什么事,敖沐阳聚起目力,仅仅看到将军和一条狼狗状猛兽咬在了一起。

    一时之间接连被撞,江草齐懵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坐着,表情茫然失措。

    敖沐阳赶紧上去将他拉出来,叫道:“狼!山上的狼出来了!”

    他虽然没有看清那猛兽的具体样子,可能让将军这样激烈抗击的也就只有野狼了,如果是周围村里的金短毛或者野狗,将军顶多叫几声将它们吓走。

    这次,将军扑上去直接开打,一声不吭,这就表示它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敌!

    狗王vs饿狼!

    听到他的话,王朔大吃一惊:“这次真的是狼吗?不是狗吧?”

    几条猛犬爪子扒拉着地面嗷嗷嚎叫,情绪前所未有的凶悍。

    江草齐咬着牙道:“是狼!幸亏我穿了抗撕咬、抗冲撞的冲锋衣,看,衣服已经被撕开了,只有狼有这样的咬合力!”

    杜坦之急忙拿出手电照亮,灯光从江草齐后背掠过,破碎的冲锋衣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灯光接着照向后面,一条长着棕灰色短毛的犬科动物在跟将军交战,双方以快打快,并没有单纯撕咬,或者说将军在努力发挥爆发力和速度的优势,跟对手一个劲的游斗,使对手无法发挥咬合力上的优势。

    而且它意识到了这对手的强悍,努力将对手带向远处,避免对手对众人产生威胁。

    手电光连连闪动,一行人确定了它的身份:“真的是狼!”

    王朔赶紧钻进帐篷:“我的弓呢?我放哪里去啦?”

    薛小蛮似乎有些亢奋,她对曹臻一叫道:“一姐,开枪开枪,打死它!”

    曹臻一紧紧握着短管猎枪道:“不行,我这是鹿弹,将军跟它在一起,一旦开枪也会把将军打死!”

    “放狗啊。”华子叫道,“小江你快别踏马害怕了,赶紧放你的狗!”

    江草齐着急忙慌的跑过去道:“对对对。”

    他将狗链子打开,四条猛犬争先恐后冲了上去,连那条瘸了腿的坎高犬都没落后,它们蜂拥而至。

    见此,江草齐松了口气道:“搞定了!”

    四条狗先后冲上去,饿狼对着将军猛的下口逼开它,急着四肢往地上一蹭窜了起来,闪电般回头,张开嘴就咬在了跑在最前面的土佐犬脖子上!

    “嗷!”土佐犬疼的惨叫一声,饿狼一甩头,狗脖子直接被咬开了一道狰狞伤口,热腾腾的鲜血顿时撒了出来。

    凶猛的比特犬悄无声息的展开偷袭,它受过训练,知道狼的弱点在腰部,就仗着肌肉结实咬向狼腰。

    结果那饿狼身在空中扭动身体,比特犬一口咬空,饿狼将土佐犬咬翻之后,落地瞬间抬起后爪使劲一踢,同样刚落地的比特犬被踹了个正着!

    这一脚踹在了比特犬的脑袋上,比特犬哀鸣一声,脚步顿时踉跄起来。

    快速咬开土佐犬,饿狼翻身又对着比特犬展开凶悍攻击,它咬着比特的脖子将它摁在地上使劲甩头,比特犬的半边脖子都被撕开了!

    两个照面,两条猛犬完蛋!

    剩下的两条狗害怕了,它们的气势顿时减弱,夹着尾巴嗷嗷叫着往后退起来。

    这时候将军回击,趁着饿狼撕咬比特犬,它身躯伏地、后腿跟绑着火箭发射器一般,‘嗖’的一下子冲到了饿狼屁股后,一口咬在它腿骨上。

    饿狼吃痛,回身又是狠狠一脚踢了上去,接着放开比特犬扭头咬将军。

    将军的钢筋铁骨在这时候发挥大作用,几乎踹晕了比特犬的一脚踢在它脑门上毫无作用,它使劲甩头,死死咬着饿狼的后腿骨。

    饿狼扭头咬它,这时候又有一团身影扑了上去,轻盈跳起一爪子摁在它耳朵上,嗤啦一声,饿狼竖起的耳朵变成了几块。

    元首参战!

    灯光照耀下,看到这一幕曹臻一倒吸一口凉气:“这加菲猫,好厉害!”

    晚上围着篝火聊天的时候,她一直抱着加菲猫取暖,当时觉得这猫咪胖乎乎的真乖巧,可现在来看,她当时抱着的也是一只猛兽啊!

    后腿和耳朵都遭遇重创,饿狼疼的嗷嗷闷吼。

    将军送开口顺势甩头一下子撞在饿狼大腿侧面,这一记头槌就跟攻城锤似的,将饿狼砸了个踉跄。

    它的力气本来不至于这么糟糕,主要是一条后腿受伤了,腿筋几乎被咬断,它没法发力。

    撞开饿狼,将军绕着它飞快转了两圈。

    饿狼原地转圈发出凄厉的哀嚎声,这时候元首趁它注意力在将军身上的时候,飞快钻了过去,直接钻进了饿狼小腹。

    没见到它怎么动手,饿狼身体一晃跳了起来,嚎叫声音更是凄惨。

    它这么一跳,破绽出来了!

    将军发力从侧面跳起,一把撞了上去,如火星撞唾沫星,轻易将它撞翻在地。

    前爪死死摁着野狼脑袋和肩胛,将军一口咬住了它的脖子。

    野狼吃痛疯狂的踢腿,将军硬生生的忍着痛,就是死命的卡着野狼的脖子。

    一番竭尽全力的挣扎之后,野狼没能甩开将军,它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最终四肢抖动了几下,身体僵硬下来。

    将军依然死死咬着它的脖子,一动不动。

    敖沐阳试探的上前:“将军,怎么样?”

    将军歪头看了看他,炸起的颈后毛慢慢收起,它松开嘴巴用爪子拨弄了野狼两下,发现对手确实死了,这才将一直夹在屁股里的尾巴竖起来,左右摇晃。

    敖沐阳松了口气,他上去赶紧抱住将军查看它的伤情,这会将军狗毛上沾了不少血,不知道有没有伤口。

    江草齐着急处理他那两条狗,看过土佐犬后,他抱着比特犬就惨叫起来:“蒙武,我的蒙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