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27.愿天堂无狼(1/5)
    蒙武挂了,比特犬,堂堂斗犬之王,就在那饿狼手下支撑了两个回合,第一个回合被踹了,第二个回合被咬断了大动脉……

    狼就是狼!

    短短一段时间的交锋,一行人看的却是胆颤心惊。

    后面放出的四条猛犬一死一重伤,还有两条已经吓破胆了,只敢用屁股贴着地挪动,甚至不敢起身正常走路。

    还是将军勇猛,它的情况也不好,饿狼挣扎的时候用爪子撕破了它胸口皮肤,它的左眼也被挠了,眼角狗毛凌乱,一度不敢张开。

    敖沐阳把将军搂在怀里,一个劲的轻轻拍着它后背安抚它,他很怕将军因此而瞎了一个眼睛。

    还好,野狼没有伤到它的眼珠子,只是蹭破了眼角皮肤。

    江草齐备有全套的医疗用品,敖沐阳给它伤口做了全面消毒,又抹了止血生肌的药膏,最后给它胸前和眼角打了绷带。

    元首坐在旁边用舌头舔爪子,胖脸上表情很轻蔑:平时牛逼哄哄,真到了搏命关头你不行了吧?瞧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次死斗,它确实立下大功劳,最后野狼之所以跳起来,就是被它爪子给挠了小腹。

    如修路工人所说,这是一只母狼,小腹垂着两个胸,此时胸已经被挠破了,跟破碎的水袋似的,奶水混合血水缓缓流淌,最终冰冻。

    曹臻一等人久久没有开口,最终王朔悻悻的吐了口唾沫,道:“应该枕戈待旦的,我要是早把弓箭拿出来,这狼早死了!”

    华子横了他一眼道:“你先把手给稳住,我说你的手臂哆嗦个什么劲?”

    王朔跟打了鸡血似的,顿时扯起脖子:“卧槽,华子你什么意思?老子手臂哪里哆嗦来着?这这是抖动,是太亢奋的原因,我现在特别激动!”

    曹臻一说道:“好了,狼被杀死了,应该只有一匹吧?”

    薛小蛮心有余悸:“幸好将军反应快呀,要不然小江这次惨了,他要是出点意外,**肯定会从山区杀回来跟咱们拼命!”

    先前江草齐被野狼扑倒在地确实危险,这条野狼的战斗经验很丰富,攻击猎物专门袭击脖子。

    要不是将军及时冲上去将它掀翻,下一步它就要撕咬江草齐脖子了。

    就山上这样的交通加上村里的医疗环境,一旦江草齐被咬了脖子,那直接准备送去火葬场得了。

    江草齐无暇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感到庆幸,他失魂落魄的抱着比特犬的尸体,泪水止不住的流淌……

    敖沐阳摸了摸鼻子道:“小江,没啥,那个我回头给你在村里找个金短毛养着,我给你找个最好的狗崽子。”

    江草齐使劲抱住比特犬,喃喃道:“都怪我,都怪我,我要是不出来上厕所,就不会引来狼,狼不来,阿横不会受伤,蒙武也不会死掉!”

    杜坦之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说错了,这野狼显然早就盯上我们了,它一直埋伏在咱们这里,要不是你吸引它出击,那咱们将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而且那样你的四条狗都会死,这条狼饿坏了,狗一直绑在外面,一旦被它突袭,你们看到它的能力了,四条狗一条活不下来!”曹臻一也劝说起来。

    王朔干咳一声道:“对啊,小江你别伤心啦,一条狗嘛,这样也好,咱们可以吃个狗肉火锅压压惊……”

    他刚说到这里,敖沐阳就暗暗叫糟。

    江草齐摆明是爱狗人士,而且可能是网上人人喊打的‘狗粉’,蒙武怎么说也是为了救他而死,王朔这么说,对江草齐来说比骂了自己爹娘还过分。

    果然,默默垂泪的江草齐猛的跳了起来,叫道:“老王,我要杀了你!”

    王朔赶紧往华子身后藏,华子闪身道:“别拉老子下水,你自己的锅自己背。”

    “我开玩笑的。”王朔暗暗叫苦。

    杜坦之上去拉住江草齐,然后骂道:“老王尼玛你就是自找麻烦,你那张嘴巴能不能消停点?小江冷静、冷静,人死不能不对,狗死不能复生啊,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敖沐阳去拿起军用铲道:“走吧,我们在山上给蒙武挖个坟,它战死在高山上,也算是一生英勇,毕竟,瓦罐难离井上破,将军难免……”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将军,改口道:“将军难免伤心,将军也会伤心的。”

    但将军身上看不出伤心的样子,它在对着母狼一个劲的嗅,用爪子拨拉着它的脑袋不知道在嗅什么。

    山上都是石头,挖洞很费劲,敖沐阳好不容易在一棵树边找到了一片土地挖了个洞,江草齐将比特犬的尸体放了进去,喃喃道:“蒙武,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疼痛。”

    “上帝想看演唱会,于是梅艳芳去了;上帝,上帝想要演员,于是张国荣去了,上帝想要舞伴,于是杰克逊去了,上帝想要保镖,于是李小龙去了,上帝想要宠物,于是蒙武去了。”薛小蛮说道。

    敖沐阳琢磨了一下,用一条狗跟这些文娱明星类比是不是不太合适?不过在当前的氛围下,他还是别质疑比较好。

    其实对于江草齐,他一手养大的狗比素不相识的明星更重要。

    “愿天堂没有狼。”王朔也表达了祝福。

    江草齐瞪了他一眼叫道:“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王朔赶紧摆手:“行行行,老哥我不说了,不说了。”

    埋好了狗子,敖沐阳紧了紧衣服道:“行了,咱们先回去睡觉吧。”

    江草齐坐在树下,伤感的说道:“你们回去吧,我多陪蒙武待会。”

    这样连杜坦之也看不下去了,他皱眉道:“小江,别这样行不行?你还准备给它守灵呀?”

    “嗯。”江草齐说道。

    杜坦之:“……”

    敖沐阳道:“山上这么冷,你先回帐篷,明天天亮了再守灵行不行?”

    江草齐脸上有悲戚之色,道:“是啊,山上的夜这么冷,留蒙武自己在这里,它多孤单?它的毛那么短,它受不了这样的寒冷呀!”

    “怎么办?”华子看向他们。

    敖沐阳道:“算了,我给他生个篝火吧,你们去睡,我陪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