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28.崽子(求推荐票)
    ps:求一下推荐票哈,排名有点太尴尬,弹壳更新蛮努力的,虽然最近没有爆更,可中年老男人嘛,大家都懂的,精力不济,爆更比较难,但一直在维持着万字更新,这也很了不起嘛。****

    敖沐阳升起一堆篝火,他将折叠锅放上烧水煮咖啡,一是提神,二是暖身。

    看到他往锅子里加水,王朔精神一振,道:“涮火锅?卧槽小江你别急,我的意思是,狼肉火锅!”

    敖沐阳摇头道:“狼肉很柴、很粗糙,得先腌制,然后用大料使劲炖,还要焖上一段时间才行,涮火锅没法吃。”

    一听不能吃,王朔摇摇头道:“那还在这里待着干嘛?回去睡觉了。”

    除了敖沐阳和江草齐,其他人先后回到帐篷里睡了起来。

    山野之中荒无人踪,冬季的夜晚很冷,鸟兽要么南下要么躲起来冬眠,即使有几只活物也不会在夜里发出声音,所以很是安静。

    火焰灼烧木柴,发出噼啪的声音,仔细听倒也有点意思。

    江草齐突然开口:“老敖,谢了。”

    正在关注篝火的敖沐阳下意识问道:“谢什么?”

    江草齐苦笑道:“谢你的狗救了我一命,谢你陪我待在这里。”

    敖沐阳摆摆手道:“这没什么,其实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他们不养狗,不懂人和狗的感情,我懂,狗是我们的好伙伴。”

    江草齐有些忧伤的说道:“我们江家算是个大家族,家里孩子多,父辈都望子成龙,所以从小我们这一辈的孩子关系不太好,更多的是互相竞争。”

    “我姐性子要强,她凡事都要争第一,而我不是这样,我更喜欢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生活,小时候我只想有几个真心的玩伴,但我找不到,我姐从不陪我玩。”

    “不过我姐对我很好,她有一次送了我一只小狗,那是一条拉布拉多犬,很调皮但对我很好,慢慢的我就认识到,其实狗比人更适合做伙伴。”

    “蒙武,我养了六年,它的父母都是斗犬,都死在斗狗场里,蒙武也被送去斗过了,满身伤痕,我看到后很心疼,就买下它一直养着它……”

    回忆着过去,江草齐几乎要哭了。

    敖沐阳很感动,他之前觉得江草齐对狗的态度有些魔怔,现在看来很正常,如果将军去世,他的态度会更魔怔。

    不过他有些纳闷:“比特犬很凶的,你为什么给它起名叫萌物?”

    江草齐一头黑线:“不是萌物,是蒙武,战国名将!大将王翦的副将!”

    敖沐阳尴尬一笑刚要道歉,这时候将军的爪子敲打着山石啪嗒啪嗒的响了起来。

    他回头一看,将军迈着小碎步跑来,它嘴里叼着个东西,跑过来后直接放到了篝火旁,然后用眼神示意打开锅子扔进去。

    看着它扔下的小东西,敖沐阳惊呆了:灰白色短毛、干巴巴的身躯、小小的脑袋小小的爪子,这是一条狼崽!

    江草齐的话音戛然而止:“呃,狼崽子?!”

    小狼崽没死,还活着呢,它察觉到篝火的温暖后,努力往篝火里钻。

    敖沐阳赶紧将它抱起来,小狼崽拿在手里轻飘飘的,通过火光他仔细一看,这狼崽还没有睁开眼睛!

    寒风吹过,小东西浑身发抖,它感觉到了敖沐阳手掌的温暖,就努力的蠕动着想找个更暖喝的地方,它的嗓子发出哼唧哼唧的奶叫声,有着说不出的可怜。

    敖沐阳将小狼崽揣在怀里,然后问道:“将军,这是哪里来的?”

    不用说,这是母狼的崽子。

    将军贼眉鼠眼的看着他,又贼眉鼠眼的看着开始冒热气的锅子,它用爪子指了指锅子,意思很明确:煮着吃了。

    敖沐阳摆手道:“不能吃,这个不好吃,你从哪里找到的?”

    将军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有些垂头丧气,它低头叹了口气,爬起来后迈着无力的脚步往林子里走去。

    敖沐阳跟了上去,在将军带领下他找了个草窝子,草窝子周围有臊味,应该是狼尿狼屎的味道。

    他用手电往草窝子里一照,里面还有两条狼崽,一样大小,不过拿出来后发现一条已经死掉了,身体冷冰冰、硬邦邦,估计死了不短时间,另一条情况和他怀里的差不多。

    看着几只狼崽,敖沐阳想起那条狼鼓鼓的胸部,它明明有奶,说明它刚生完崽不久,结果当时情况混乱,一行人都没注意这点。

    将军一直在嗅狼身上的味道,当时没人注意到这点,其实它就是想去找狼窝。

    敖沐阳有点明白这条母狼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的袭击人了,它太饿了,而且它刚下了崽,必须得有充沛食物来保证奶量,这让它铤而走险去攻击了它遇到的所有动物。

    正常来说,山里的野狼除非饿疯了,否则不会攻击人的,它们似乎也知道一旦袭击了人会遭到覆灭性反击。

    带着两条小狼崽子回去,敖沐阳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弄?”

    他的意思是,这两条小狼怎么处理?杀死?这还是没睁开眼睛的狼崽子。不杀死?那养狼有点骇人听闻。

    江草齐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问怎么养活这两条小狼,就说道:“我带了狗奶粉和羊奶粉,这可以喂养狼崽。”

    敖沐阳惊讶道:“你还带这个?”

    江草齐道:“当然了,我每天都要给狗狗们补充营养,它们终生都要吃狗奶粉和羊奶粉,这样可以活的更久。”

    有奶粉有热水,可没有奶嘴。

    狼的求生欲就是强烈,根本用不着这东西,他找了个小盘放入奶水,两条小狼崽嗅到味道后自己蠕动着过去吧唧吧唧的舔了起来……

    江草齐堪称半个兽医,他去拿了棉棒递给敖沐阳,道:“犬科动物在睁开眼睛之前,大约每隔着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半小时就要排泄一次。它们排便是非条件反射,需要母亲用舌头舔舐,但现在母狼已经死了,你用棉签蘸着热水给它们擦拭也行。”

    敖沐阳摆摆手道:“这个用不着,将军会给它们舔的。”

    将军还不知道自己被安排了个好差事,正趴在篝火旁边取暖呢。

    两条小狼崽吃饱后蜷缩在一起开始酣睡,敖沐阳有点发愁,道:“小江,正好你的狗被它们母亲咬死了,你可以收养它们,这也算是个循环。”

    江草齐连连摇头:“我不养狼,我养过,这玩意儿养不熟!而且它们的母亲是杀害蒙武的凶手,我更不能养,否则看到它们我忍不住会想起蒙武,还是你养吧。”

    纳尼,你不养让我养?敖沐阳表示这事不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