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32.特别能战斗(1/5)
    撞翻野猪,敖沐阳趁乱上去挥刀给野猪肚皮又来了一刀!

    这一刀插进去后他拔刀就后退,军刀开了血槽,即使不扩大伤口,那伤口也没法闭合,肯定会往外喷血。

    江草齐要上来帮忙,敖沐阳用余光看到后赶紧叫道:“别靠近,后退!”

    野猪挣扎着站起来,元首贴着它脖子跳下去,同时爪子几乎伸进了野猪脖子上的伤口,利爪撕扯,一个管子被从伤口扯了出来,好像野猪的气管。

    遭遇如此重创,野猪依然没死,它瞪着双眼找到敖沐阳,四蹄发力再度冲来。

    敖沐阳撒腿就跑,他向着山溪的方向跑,跳入溪水中后踩着溪水快速去了对岸。

    野猪不依不饶跟在后面,它也跳入溪水中刚要跳上岸,这时候一块足有排球大小的鹅卵石迎面而来,重重敲在了野猪脑袋上。

    敖沐阳快速俯身起身扔石头,跟扔手雷似的一下又一下的猛砸野猪头。

    躲在溪边其他人反应过来,江草齐叫道:“一起砸它!”

    杜坦之抓起石头甩了上去。

    小野猪终于扛不住了,失血过多加上溪水寒冷,它的生命力已经接近枯竭。

    连续砸在脑袋上的石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在水中踉跄着迈出几步,最终倒在溪水中。

    但这时候它依然没死,脑袋贴在一块石头上依然在喘息。

    敖沐阳松了口气,他提着刀叫道:“赶紧去帮将军!”

    他涉水归来打眼一看,看到将军那边情况要轻松的多。

    大野猪四条腿得有三条腿瘸了,它不是被咬瘸的,而是被咬伤之后自己连续的转圈,它的体重太大,将关节给压垮了。

    两只野猪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只奄奄一息,另一只只是四肢受创,生命倒是问题不大。

    王朔总算反应过来,挥手一箭,利箭嗖的一下子射进了猪头里。

    野猪嗷嗷惨叫,叫声越来越响亮又迅速的变小,这一箭伤到了它的大脑,将它彻底杀死。

    杜坦之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王朔,道:“老王,你真有好意思出手啊!”

    王朔满脸尴尬:“我刚才睡着了,不是,这一直没有野猪来啊,我以为今晚没有收回了,这大衣挺暖和的,就这样我睡着了……”

    江草齐走过去看了看倒地大野猪的四肢,惊叹道:“将军太厉害了!”

    就这一句话,他已经没有别的评价了。

    单打独斗,狗能打赢野猪,而且是吨位远超自己的野猪,这近乎奇迹。

    但放在现实来看,这就很顺理成章了,将军没有跟野猪硬碰硬,而是攻击了野猪四肢这个软肋,让野猪自己毁掉了自己。

    这就更厉害了,这种战斗智慧只能说是不可思议。

    即使是敖沐阳都没有想到这一招,他拿着刀跟小野猪进行了生死相搏,从这点来说,敖沐阳还没有将军聪明。

    去年跟野猪大战一场,将军当时打了辅助,主力是抓瞎了野猪双眼的女王。

    它可能对那场战斗进行了总结,找到了野猪的罩门,这次再度相遇,它便用简单而有效的方式收拾了野猪。

    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将军打仗是一把好手。

    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目的终于达成了,确实在山上猎杀了野猪。

    可惜功劳簿上没有他们的记录,这场战斗一靠将军二靠敖沐阳,其他人都是实力坑队友。

    曹臻一很不好意思,之前她可是说了自己是温哥华手枪速射女子组的亚军,结果真到了开枪的时候,她这边两枪放空,有点太掉链子。

    王朔美滋滋的去跟野猪拍照,闪光灯噼里啪啦的亮,他又是骑在野猪身上又是蹲在野猪旁边,给弓箭来了个举高高,凸显野猪头顶的利箭。

    江草齐看不过去,道:“你真虚荣。”

    王朔老脸一红,尴尬的说道:“嗨,出来玩不就是为了开心吗?咱们玩的开心就行,这狩猎野猪,也是团队的功劳吧?”

    江草齐道:“你有什么功劳?”

    王朔道:“这野猪是我射死的,这没问题吧?”

    江草齐鄙夷道:“将军都把它给弄废了,然后你再射人家,这也算你射死的呀?”

    王朔摸摸鼻子道:“功劳主要算将军的,但我也能分一份吧?不过这个将军真厉害呀,小江,你那些狗怎么回事?”

    他知道江草齐的罩门,一击必中。

    江草齐无语了,看着三条缩在地上的狗子,他悻悻道:“什么世界顶级猛犬,都是狗屁,哼。”

    他很爱这些狗,可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这些狗今天可是给他把脸丢光了。

    顾不上处理山溪里还有两口气的小野猪,敖沐阳带着将军在周围搜索,他怕还有其他的野猪。

    还好,这两只野猪没有带崽,也没有其他同类,将周边转过之后,敖沐阳算是放心了。

    他让其他人帮忙,及时将死掉的野猪给放了血,说道:“你们怎么处理?”

    王朔倒是讲道理,摊开手道:“你是主力,你是大功臣,你说的算。”

    敖沐阳笑道:“这算什么呀?咱们是一个团队。我想问,你们要把野猪带回去吗?野猪肉味道不错。”

    杜坦之摆手道:“不不,他们几个就是来找乐子的,不是为了吃猪肉。”

    敖沐阳想了想,道:“那这样的话,我在村里号召一下,大家伙一起搞个杀猪菜吃?冬天村里吃杀猪菜很热闹。”

    “那好,我还没有吃过现场做的杀猪菜呢。”薛小蛮立马吞口水。

    当夜,敖沐阳找人将两只猪给抬了下去。

    小野猪还有半口气,敖沐东上来的时候提着水桶,现场用刀子将小野猪的脖子给开了口,彻底放空了体内的猪血。

    看着桶里晃晃悠悠小半桶猪血,敖沐东有些失望:“这猪没什么血啊?”

    敖沐阳道:“刚才就被我开脖子了,淌了不少。”

    野猪血其实很多,开始他用军刀攻击得手后,小野猪脖子都往外喷血,他以为是伤到了野猪的动脉,结果并不是。

    带着猪血下山到了村里,敖沐东赶紧将媳妇儿切好的葱姜蒜末放了进去,然后用勺子使劲搅拌。

    敖沐风从渔家乐带来猪油,热过之后倒入猪血里再度搅拌均匀,敖沐阳指挥着干完后拍拍手,道:“行了,明天有血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