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34.睁眼了(3)
    除了肉,每人面前还有两个碗,一碗是排骨、一碗是肉汤。

    敖沐阳往肉汤里撒了香菜和香葱叶,倒上一点醋后他喝了一口,浓郁的香味在口腔里四处绽放!

    将军小跑着进了屋,抬起头努力看了看桌子。

    江草齐立马将自己的一碗排骨给加了凉水,他感觉温度合适后便倒进了将军的饭盆,道:“来,将军,这野猪是你干掉的,你也来吃。”

    将军看了眼敖沐阳,敖沐阳点头,它立马扑上去开始狼吞虎咽。

    华子闷着头吃肉,他长得膀大腰圆,胃口好,顿顿无肉不欢。

    杜坦之给他添了一碗汤,道:“哥们慢点吃。”

    华子抬起头打了个饱嗝,满足的笑道:“嘿嘿,这肉真香,而且不肥不腻,老敖你可以啊。”

    敖沐阳道:“香就多吃,这个管够。”

    他给众人不断添酒,外面的村干部开始进屋来敬酒,老文书敖志明带头,他的年纪比较大,进屋之后一行人纷纷站起。

    敖沐阳没说杜坦之一行的身份,他就说这是游客,说两只野猪是他们猎的,于是敖志明笑道:“那我们是跟着沾光了,来,各位小兄弟,老头子敬你们一杯。”

    一圈小酒喝下来,酒量不行的就开始晕头转向。

    敖沐阳看江草齐脸色红的跟要滴血似的,便拍拍他后背道:“别喝了别喝了,吃肉。”

    江草齐摆手道:“我我没事,这这,这个真痛快啊。”

    杜坦之对敖沐阳说道:“其实村里主打这样的农家宴也行,对游客收餐票,一张餐票一百块,有的是人愿意来吃。”

    敖沐阳道:“这样的农家宴没有特色,我们这边开就开渔家宴,你们要是有兴趣今晚住下,明天我再开一席,让你们见识一下渔家宴席的威风!”

    吃过这一顿就差不多了,杜坦之等人虽然在这里住了一晚上,但第二天还是要离开了。

    江草齐留了下来,他的三条狗受伤了,最好稳定伤情再走,另外村里有一条母狗要下狗崽了,他准备带一只再走。

    送走杜坦之一行,敖沐阳专心的伺候蒙恬和蒙毅两兄弟。

    鹿执紫得知这名字后迅速给它们起了昵称,大萌小萌,个头大的就当做哥哥了,个头小的当做弟弟。

    程德明老爷子给他打来电话,那扇沉香木大门在拍卖会上卖掉了,足足卖出了四百八十万的高价!

    这部分钱,敖沐阳将放入村里账户,一下子,村子有钱了。

    他想把这件事告诉敖志满爷孙,如果爷孙俩有需要,他可以从中拨款一部分给他们改善家庭条件。

    十二月中旬,上午时分,敖沐阳去了敖志满家里。

    木门紧闭,他敲了敲门,里面响起敖金福的脚步声,他微微拉开一条门缝问道:“小阳叔,啥事?”

    敖沐阳道:“我家里还剩了一些排骨给你爷爷拿过来,另外有点事跟你爷爷说。”

    前天他家里搞流水席,爷孙两人也去吃来着,而且吃的满嘴油水。

    想起野猪肉的美味,敖金福吞了口口水,道:“小阳叔你把排骨给我,我爷爷出海了,等他回来我跟他说,让他去找你。”

    “你不让我进去等等你爷爷?”他问道。

    少年吸了吸气,为难的说道:“我爷爷谁也不让进。”

    见此敖沐阳不想让他为难,便带着将军离开。

    路上他很纳闷,这爷孙俩整天在家捣鼓什么?怎么老是关着门?

    冬天村子里没什么事,游客也少,于是他去村委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家里。

    大萌小萌已经睁开了眼睛,狼眼蓝幽幽的,就像不染尘埃的蓝宝石,非常漂亮。

    看到他回来,俩狼崽子立马你追我赶的扑来。

    狼的发育比狗快多了,刚睁开眼睛没两天,狼崽子就能小步跑了,而且这几天敖沐阳一直给它们喂奶粉搭配肉汤,俩小狼崽子长胖不少,不像起初那样瘦削,如今已经挂肉了。

    一条狼崽一只鞋,它们上去撕扯鞋带就要玩闹。

    敖沐阳怕踩着它们,便将它们两个提在手里想给将军。

    将军对它们没有好感,斜睨一眼一溜烟跑了。

    两个小狼崽子对它却情有独钟,落地后想去追将军,可惜它们的小短腿跑不快,追不上。

    下午,敖志满出海回来,他提了一袋子巴浪鱼过来,道:“村长,我弄了些鱼,这东西好晒鱼干,你不晒点?”

    敖沐阳道:“行,你放我这里,满爷我想你跟你说,你那扇门卖出去了,价钱很高,几百万呢,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敖志满一愣:“什么门?”

    随即他反应过来后连连点头:“噢噢,那个厢房门呀?卖出去就卖出去,好事,村长你管着那些钱就行了。”

    敖沐阳很钦佩他的高风亮节,道:“这可是几百万呀,你没有想法?”

    敖志满笑道:“有啥想法,我家里现在不愁吃不愁喝,房子还有工人给翻新了,那钱你留着,留着给村里做好事吧。”

    敖沐阳没什么可说的,他只好又找了一些零食让他带回去给敖金福吃。

    最后,他说到了另一件事:“满爷,金福上了小学就再没有读书,这不行呀,我看是不是该送他去上中学?”

    老头子叼起烟袋锅吸了一口,道:“不用去了,他年纪大了,脾气又怪,去了学校反而不美。”

    这点确实,可敖沐阳觉得这都是家庭环境所致。

    敖金福早早辍学被他关在家里,他缺乏跟同龄人的接触,于是变得孤僻。孤僻之后,他更不乐意跟人接触,别人也不乐意跟他接触,这样他变得更孤僻,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敖沐阳把这点说了出来,敖志满摇头道:“村长,你这么说不对,反正我们爷孙吧,有自己的活法,福娃以后日子过的应该差不了。”

    “知识改变命运。”敖沐阳强调道,“满意,你不让他去学习知识,他的日子怎么会过好?我说句难听的,你百年之后,他去依靠谁?”

    “靠墙墙倒,靠娘娘老,他谁都不靠就能好好的。”老头倔强的一梗脖子,“是,知识改变命运,可这个知识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我把我的手艺活交给他,这不是知识?这不是本事?咱们村现在搞旅游业,我这手本事能挣钱,他学会了,以后在村里弄些小玩意儿卖给游客,养活他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