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36.一个构想(5)
    江草齐点头:“对呀,我找了一个中介,用我在红洋一套房子来换村里一套房子。”

    看到素不相识的敖飞在眼巴巴看着自己,他立马反应过来,笑着问道:“中介找到了你吗?”

    敖飞讪笑道:“对,对。”

    敖沐阳道:“既然你们双方都愿意,那就交易好了。”

    敖飞倒是有些不放心,饥荒年从头顶掉下块馅饼,这着实有些反常。

    他小心的问道:“帅哥,你干啥要用锦绣山河的楼房换我在村里一套小破房子?”

    江草齐道:“因为我喜欢这里,不喜欢红洋的市区。”

    敖飞又问道:“那真像中介说的那样,不需要我补差价?”

    江草齐失笑道:“补什么差价?你要是喜欢就跟我交换吧。”

    敖飞点头如捣蒜:“喜欢,那小区很好。”

    敖沐阳问江草齐道:“你对你那房子的情况是不是不太了解?”

    江草齐道:“嗯,那房子是工程抵账房,我跟一个朋友打赌后赢来的,从来没去住过,手续应该没问题,我朋友家里是做土木工程的,他输给我的房子不可能有任何问题。”

    一个赌约决定一套房子的归属权,敖沐阳叹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咩?”江草齐不懂。

    敖沐阳没好气的说道:“多少恩爱恋人的姻缘就被一套房子给摧毁了,多少大好青年的前途也被一套房子给耽误了,普通百姓要在红洋的高档住宅区买一套房子,怎么着也得掏空家底。结果在你们这些大少爷们手中,房子就是一句话的事!”

    江草齐道:“你跟我说这个干嘛?我又没想着要红洋的房子,也没想着炒房,我对城市住宅没兴趣。”

    说到这里,他又兴致勃勃的说道:“其实我一开始不想用房子换房子,我想在你们村建一座小别墅,村口山坳那边可以建别墅,俯瞰大海、背靠高山,风水好风景也好。不过,还是换房子更方便一些。”

    敖沐阳做了公证,敖飞用村里一套老房换了市区一套新楼。

    他欢欢喜喜拿到了钥匙,江草齐给朋友打电话去帮助他进行房产更名,交易就这样完成了。

    江草齐也到了一串钥匙,他在手里晃悠着说道:“嘿,老敖,根据咱们国家的户籍制度,我现在算是你们龙头村的人了。”

    敖沐阳一愣,然后笑了:“对,你是第一位新村民,欢迎欢迎,要不要把户口转移到村里来?”

    江草齐耸耸肩道:“抱歉,我的户籍在瑞士,嗯,或者说我拿的是瑞士的绿卡。”

    “有钱人。”敖沐阳只能如此评价。

    江草齐确实不缺钱,他买下老屋之后,立马开始花钱如流水。

    待在敖沐阳的电脑前,他嘴里一个劲嘀咕:“嗯,先安网,没有网这就是个原始社会。不对,安网之前先找保洁打扫卫生,嗯,得找个家政公司,每个周起码过来两趟。”

    敖沐阳道:“你开什么玩笑,保洁能来村里给你干活?”

    “为什么不能?”江草齐纳闷。

    敖沐阳笑道:“小哥儿,拜托啊,这是村里啊,保洁人员光是来回就得三四个小时,他们不接这么远地方的活。”

    江草齐道:“那是价钱没给到位,保洁怎么收费?”

    他上网一查,继续说道:“常规是一平米四五块钱,那我给十块,十块不行我给四五十块,我不信没人来赚这钱!”

    敖沐阳赶紧道:“那你不用找保洁了,一平米四十块,我给你在村里找几个手脚勤快的妇女打扫卫生,绝对比保洁打扫的更干净。”

    江草齐不信:“你业余的跟人家专业的比?”

    敖沐阳道:“他们专业的是打扫楼房,渔村老屋他们接触过吗?我找的村里妇女虽然不是专业干家政的,可她们几十年都在跟村里的屋子打交道。”

    江草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也对。那你让她们快点收拾,我要订家具家电了。”

    渔村的房子面积普遍的大,主要是有前后院,敖飞家的老屋光是院子就有两百平。

    敖沐阳去找了宋秋敏,让她又找了两个手脚勤快的妇女过来给江草齐收拾屋子。

    江草齐的动作很快,当天就定下了一套家具家电,第二天对方就从红洋出发通过水路送了过来。

    他买的家具全是中国风实木家具,太师椅、板床、屏风等等,价格不菲,其中一张木制茶几上贴着价格单,敖沐阳去看了看——七万五千块!

    杜坦之也来了村里,敖沐阳问道:“小江,你这是把朋友喊过来烧炕吗?倒是够心急呀。”

    江草齐道:“没有呀,我在这里买房的事,谁都没说。”

    听了两人的话,杜坦之一愣:“什么?你在村里买了房子?”

    江草齐指着村子前的海洋笑道:“对,我要在这里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了,羡慕吗?”

    杜坦之道:“不羡慕。”

    “你说谎。”江草齐嘿嘿笑道。

    杜坦之慢慢悠悠的说道:“这说什么慌?我打算在海边投资一个度假酒店,所以,你只是在村里有个小房子,这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他这么一说,敖沐阳立马问道:“你要建酒店?”

    “对,度假酒店。”杜坦之点头,“之前我就有这想法了,而且你不是也跟我提过吗?另外,前些天在你家里吃杀猪菜,我特意观察了游客对村子的评价,评价很高!”

    他之前确实这么说过,当时敖沐阳去找他办理修路的事,大大夸赞过龙头村的旅游业潜力,想吸引他一起来开发村子的旅游业务。

    可是他当时有夸张成分,现在看杜坦之的意思,他是当真了。

    事到临头,倒是敖沐阳迟疑了:“说真的,老杜,在村里建一座度假酒店?我觉得靠村庄的旅游业,未必能撑起来。”

    杜坦之大笑:“老敖,你小看现在旅游业的规模了。对了,告诉你一个不错的消息,山路修好之后,红洋市府应该会主推安周县下部分乡镇的旅游事业,这是一个风口,而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