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38.鱼米花(求推荐票)
    大龙头号乘风破浪,一路远行。

    甲板上,将军一脸无奈的带着蒙恬蒙毅两兄弟溜达。

    狼兄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跟定它了,好像把它当爹了,只要有机会就往它身上蹭。

    可是将军不知道怎么就是对俩兄弟没有好感,或许它知道自己是俩兄弟的杀母仇敌,所以不想跟它们走的太近。

    平时在陆地上的时候,它的活动空间大,狼兄弟追不上它,没法跟它腻歪在一起。

    这会船上空间就那么一点,狼兄弟踉踉跄跄的奔跑着,总能找到将军。

    将军各种躲避然而还是没有任何卵用,它藏到了床底,藏到了厕所,混进了鱼堆差点就去了冰舱待着,结果,依然避不开。

    蒙恬蒙毅估计是把将军的躲避当做游戏了,它们还以为这是在跟它们玩躲猫猫呢,寻找过程那叫一个卖力,找到之后蹦蹦跳跳,那叫一个开心!

    最后没办法了,将军被逼的要跳海。

    见此狼兄弟毫不犹豫,小短腿一蹦跶,跟着要往水里跳。

    敖沐阳眼疾手快将它们两个给拉了回来,道:“干什么呢?不要命啦?”

    将军钢筋铁骨且皮实抗冻,大冬天的跳海里游几圈没事,可两个狼崽子不行,估计在水里泡一会直接冻死。

    兄弟俩天真烂漫,抱着敖沐阳的手掌又有滋有味的啃了起来。

    小萌嘴巴软,叼着他的手指津津有味的吮吸着,眯着眼睛吸的很开心。

    看到这一幕,敖沐东也把手指给伸了过去。

    结果俩狼崽看都不看一眼,继续津津有味的吮吸敖沐阳的手指。

    敖沐东很纳闷,道:“龙头,你手指能出奶呀?它们干嘛吸的这么开心?”

    敖沐阳瞪了他一眼道:“滚蛋,你手指才出奶,它们就是喜欢,我有什么办法?”

    狼哥狼弟可不傻,它们知道敖沐阳的手指不出奶,可是能出比奶更珍贵的东西,那就是金滴。

    每次敖沐阳都是用手指放出金滴喂给它们,几次之后,它们俩就知道这手指的厉害了。

    看着这一幕,敖沐东问道:“狼崽子的嘴巴是不是热乎乎、湿乎乎的?”

    敖沐阳道:“那肯定啊。”

    敖沐东又问:“它们舌头,是不是软乎乎的。”

    敖沐阳道:“嗯,怎么了?”

    敖沐东顿时嘿嘿笑了起来:“没怎么,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周围的敖沐鹏等人跟着嘿嘿笑,敖沐阳反应过来抬腿就踢了一脚,道:“别踏马恶心,老老实实去干活!”

    渔网捕捞上来一条点带石斑鱼,这鱼个头不大,只有十几公斤的样子。

    对于这种鱼来说,这样的块头确实不算大,要知道点带石斑鱼可以长到一米长、一百五十公斤的重量!

    点带石斑鱼的价钱不算高,野生鱼一斤顶多一百块。

    价格之所以低,主要是因为它们很能长,而且数量也多,倒不是因为它们的味道和营养比驼背鲈和赤点石斑鱼之类的差。

    这种鱼腥味很轻,敖沐阳没事干,就拎到厨房去做菜。

    他把鱼肉切成小方块,巧妙的在四周开花之后用葱姜蒜和料酒简单的腌制了一下。

    拿出几个鸡蛋搅和好,他把腌好的鱼肉放入其中打个滚,冰箱里有密封的面包糠,他又把鱼肉放里面打了个滚,这样鱼肉外面就沾了一层面包糠。

    同时,他给电烤箱做了预热,预热之后他把一盘沾了面包糠的鱼肉放进去,用二百度的温度开始烘烤。

    这样做出来的不算是一道菜,更应该说是小吃,鱼米花。

    少年时代的冬季,敖沐阳的父母经常会给他做这道菜,那时候家里生了炉子,他的父亲就用火炉烤鱼肉做鱼米花。

    当时用的面包糠不是正经面包糠,而是干面包的碎屑,在他记忆里,这可能是他少年时代最好吃的零食。

    一盘鱼米花烤熟,他端去驾驶室慢慢吃了起来。

    将军嗅到香味跑来,狼崽兄弟立马跟了上去。

    见此,将军狗脸一耷拉,它连鱼米花也不吃了,怏怏不乐的跑去船舱藏了起来。

    狼崽兄弟欢快的蹦跳着去找它,敖沐阳一看这样不行,他怕俩兄弟惹恼了将军,以小哥俩那肉嘟嘟的样子,将军一口下去就是两截!

    想了想,他捏了个鱼米花递给有福,然后把有福放到了俩兄弟跟前,让有福陪着它们玩。

    它们三个体型差不多,现阶段更适合做朋友。

    敖沐阳给有福带了玩具,其中有一个小滑板,有福将滑板推了出来,踩在上面晃来晃去,大耳朵不断调整平衡,虽然海浪导致船身颠簸,可是对它影响不大。

    天气晴朗,中午暖和的时候,敖沐阳给老虎装上坐鞍一起下水。

    老虎已经很久没跟他来深海捕猎了,这让它很不满,敖沐阳下水之后,它张开嘴就往他身上喷水。

    以老虎的嘴巴和力量,它喷出来的水柱就跟水炮似的……

    乘坐着老虎背上的坐鞍,敖沐阳在海里转悠一圈后碰到了一个带鱼群,这样他便指挥着下了一个网。

    冬季的南海依然温暖,敖沐阳在水里畅游一会,又在一片海底礁石带里发现了好些螃蟹。

    这季节的螃蟹不如秋季肥硕,可是因为快要过年的缘故,螃蟹在市场上的售价反而更高。

    于是他浮出水面发了信号,大龙头号开过来,他站在坐鞍上大声道:“准备捕蟹笼,这边有螃蟹。”

    螃蟹价格比带鱼可要高多了,船员们顿时精神抖擞,敖千文站在船尾指挥,彼此链接的捕蟹笼落入了水中。

    连续收获了带鱼和螃蟹,敖沐阳暂时就回到了船上。

    敖大国将航海图递给他,道:“龙头,再往前走就要出国界了,今天我跟海关报备一下,咱们下午出去?”

    敖沐阳看了看海图又看了看gps定位仪,然后点头道:“行,下午正式出去,给国家创造外汇去!”

    从南海离境,那接下来的航程就比较危险了,因为各国都有渔船在公海进行捕捞,势力错综复杂,一个不好会出人命。

    敖沐阳不怕这个,他们船上有水炮,如果有人欺负他们,那就水炮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