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39.没有舌头的人(求推荐票)
    清澈的碧海之上,大龙头号随波荡漾。

    江草齐吹着口哨从舱房走出来,敖沐东将一条海蛇扔向他:“小心!”

    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江少爷不是个奶油小生,面对扔来的海蛇他丝毫不惧,一个滑步便避让过去,然后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海蛇的尾巴。

    这条海蛇已经死了,否则敖沐东不敢拿在手里。

    “软绵绵的,真恶心。”江草齐摇头,“你想用这东西吓唬我?那也太小儿科了。”

    “看这条海蛇的嘴巴。”敖沐东怪笑。

    江草齐狐疑的捏开蛇嘴一看,一条好像蚯蚓似的虫子在里面扭动身躯。

    他下意识将海蛇扔掉,一脸厌恶的问道:“卧槽,好恶心,什么玩意儿?”

    敖沐东一脸认真的说道:“别怕,食舌虫,又叫噬蛇虫,这虫子会寄生在蛇的嘴巴里,然后吃掉蛇的舌头长大,最终钻进蛇的身体内吃光它的肉再钻出来……”

    听到这里,江草齐快要吐了:“还有这样的东西?”

    敖沐东道:“当然了,没有什么是无敌的,海蛇拥有恐怖的毒液,一口能咬死一只海豹,可是这虫子却不怕它们的毒液,可以从它们口腔开始寄生。”

    “我曾捞到过一条海蛇,已经成蛇皮了,就蛇尾的地方有个洞,那肯定是食舌虫干的好事。”敖千磐过来说道。

    两人的话让江草齐叹为观止:“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海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寄生虫,不过它是怎么进入蛇嘴里的?”

    “蛇会捕食它,结果谁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虫卵在水里漂流,要是流经海蛇的嘴巴就会留下来开始寄生……”

    两个人同时说出两个不同的答案,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又同时闭上了嘴巴。

    江草齐反应很快,立马恼怒道:“操蛋,你们骗我呢?”

    敖沐阳道:“你行万里路不如见万般人,他们当然在骗你,这虫子是什么东西,它们也不知道。”

    “估计是一种海洋生的水蛭吧?”敖文昌猜测道。

    “那食舌虫呢?”江草齐继续问道。

    敖文昌失笑:“有个屁的食舌虫,哪有这东西?”

    一行人正在聊着天,天空中翱翔的女王忽然收敛羽翼俯冲下来,冲到船头后它张开双翼再度飞起,口中发出清脆的鸣叫声。

    仰头看着女王,钟苍说道:“它好像有什么发现?”

    女王在空中不断盘旋,然后向着东南方向一头扎了下去,一直贴到了海面才重新飞起来。

    敖沐阳皱眉看了看,道:“嗯,好像有什么东西,过去看看。”

    敖大国将望远镜递给他,他站在船头仔细的扫视了海面一圈,忽然之间看到老虎从水中冒出。

    老虎用尾巴拍打海水冒出脑袋来,敖沐阳仔细一看,赫然看到老虎嘴里咬着一个人!

    这发现让他大吃一惊:“老虎嘴里有个人!”

    “老虎吃人了?”敖千磐立马问道。

    敖文昌接话道:“那不可能,虎鲸对人类非常友好,有记录在册的攻击人类事件只有一起,而且那虎鲸还是在训练馆里饱受折磨出现了心理问题。老虎那么聪明,平时还老是跟人接触,它怎么可能攻击人?”

    敖沐阳从船舷跳下去,大力挥舞双臂从船边游开。

    老虎看到他下水立马迎面而来,它努力昂着头,让大嘴里的人始终可以脱离在水面之外。

    靠近之后,敖沐阳从它嘴里将那人给接了下来。

    这人身体软绵绵的,显然是晕了而不是死了,他不是被老虎攻击导致的晕眩,而是老虎救了他。

    先前女王就是看到了这人的身体漂浮在水面上,所以才在空中盘旋提示敖沐阳。

    渔船抛锚,敖沐阳逆转金丹,扛起这人上了船。

    这人出现在船上,敖大国立马上来半蹲在地曲起膝盖,道:“来,把人翻上来,先让他吐掉灌进去的水。”

    “是不是发生海难了?这人是哪艘船上掉入海里的?”敖沐鹏问道。

    “也可能是海上出现了纠纷?”

    “我觉得还是小心点吧,怎么感觉这货像是个海盗啊?”

    这人皮肤黝黑而粗糙,肤色近乎于混血黑人,但面部五官又符合东南亚人种特征,看起来二十来岁的样子很年轻。

    他的身材不高,可是却特别强壮,两块胸肌硬的跟礁石似的,手长腿长、肌肉丰富,手大脚也大,一看就是游泳好手。

    让船员们忌惮的是,这人皮肤上满是刺青,前胸后背、双臂双腿,甚至脖子和头顶都有刺青!

    敖大国使劲挤压他后背,汉子无力的垂着头吐了几口海水出来。

    等他吐不出水来了,敖大国将他身体翻倒放在船板上,敖沐阳打眼一看,这人的双唇有着异样的惨白,皮肤虽然湿润,可是嘴唇里面却干巴巴的。

    “他失水了,给他喝点水。”敖沐阳说道。

    敖文昌拿了一瓶水示意敖大国将他扶起来,他伸手捏住这人的嘴巴刚要强制让他张开嘴往里倒水,但就在此时……

    青年两眼猛然张开,他就像一个鬼魅,口中发出一声刺耳的闷吼,接着全身发力向敖文昌撞来,将他一把给撞翻在地。

    撞开敖文昌,青年往前踉跄两步站了起来,然后怒睁双眼注视着一行人,眼神凶残、表情威猛。

    围观的渔民吓一跳,下意识往后退。

    敖沐阳警惕的盯着他做出友好的手势,道:“我们是中国人,朋友,你是哪里的?”

    青年瞪大眼睛扫视他们,他没有回答,就站在那里凶狠的盯着一行人看,看了不多会,他双眼忽然翻白,接着身体一软又倒在了地上。

    “这踏马怎么回事?”敖沐东摸了摸光头,“见了鬼啊。”

    敖文昌呲牙咧嘴的搓了搓胸膛,道:“这货肩膀是铁打的?真疼!”

    “他脱水了,先给他补充点淡水。”敖沐阳继续吩咐道。

    敖文昌上前捏开他的嘴巴,他往里一看,陡然吓得后退半步:“卧槽!”

    敖沐东笑道:“怎么了,从他嘴里看到什么了?也有食舌虫?”

    敖文昌一脸震惊的叫道:“真有可能,他的口腔里没有嘴巴……”

    敖沐阳郁闷了:“什么叫口腔里没有嘴巴?”

    敖文昌吞了口口水道:“我着急说错话了,是他的嘴巴里没有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