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41.海神仆役(五更求推荐票)
    敖沐阳再跟青年打招呼,无论他说什么,青年都没有反应,就那么双臂抱着膝盖孤单的看着海面。

    “他好像在找什么?”江草齐问道。

    钟苍皱眉道:“我倒觉得他是个聋子,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这怎么可能呢?”敖沐阳摇摇头,他从青年身后靠近,青年立马扭头看向他,目光依然很机警。

    看着青年,敖沐阳露出友好的笑容,道:“嗨,你好,能听懂中文吗?”

    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依然是毫无反应。

    敖沐东不满了,道:“这是个什么玩意?玛德被咱们救了还装什么酷?冷酷到底?草!实在不行扔回海里,咱们不管他!”

    他倒不是气话,如果青年总是没有反应,他们将很为难,总不能带着青年回国吧?到时候青年还是不开口,他们进不了海关。

    钟苍去拿了一瓶酒,他在青年后面说道:“喂,哥们,喝一杯吧?”

    青年没有反应,还在看着敖沐阳。

    钟苍加大了声音:“哥们,看我这里,look-……”

    “look-at-,英文应该这么说。”敖文昌纠正道。

    青年还是没有反应。

    钟苍使劲跺了跺脚,青年立马回头看向他。

    见此,钟苍对敖沐阳说道:“我猜的没错,他应该是聋子,只是感觉很灵敏,可以通过脚底的振动感受环境变化。”

    听他这么说,江草齐猛的一拍额头道:“我知道了,巴瑶族,这个人是海上游牧民族中的巴瑶族的人!”

    敖沐东纳闷道:“巴瑶族?这是什么民族?瑶族的爸爸?我就知道瑶族。”

    “你这话让瑶族人听了是要挨打的。”敖沐阳道,“巴瑶族,这个民族跟咱们国家没有关系,它是东南亚的一个民族,族人一生潜海捕鱼,被称作‘海上吉普赛人’,世界上最后一支海洋游牧民族。”

    江草齐点头道:“对,其实巴瑶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海洋之子’的意思,也有翻译做‘海神仆役’,马来西亚人则称他们为海上之民。”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敖沐阳问道。

    江草齐说道:“巴瑶族的人为了适应海下环境,为了更好的潜水,他们在孩童时期就会主动刺破耳膜,都是聋子。”

    敖文昌笑着摇头:“小江,你说的这是地摊文学上的东西吧?我大学时候看过关于巴瑶族的介绍,根本没有这点,他们会说话,还会唱歌,巴瑶族有一种独特民歌,叫什么、叫什么来着?”

    “iko-iko,巴瑶族的史诗民歌,如果不间断的唱,这首歌可以一直持续两天两夜。歌词里记录着巴瑶的历史,包括他们到过哪里,看到过什么海洋生命,海的灵魂在向他们传递什么信息之类,很复杂。”江草齐接上了他的话。

    敖文昌道:“好像是这个,你对巴瑶族挺了解的。”

    江草齐道:“我以前做反偷猎志愿者的时候,队长是个走遍全球的奇人,他曾在海里跟巴瑶族打过交道。巴瑶族现在分两类,一类是进入了公众视野的族人,比如有一些现在住在了印尼的海边,政府给他们盖了吊脚楼,逼迫他们上岸居住。”

    “还有一类,就是传统的海神仆役,他们不会上岸的,他们一生待在海里,上岸之后反而很难生存,就像陆地上的人乘船会晕船,他们上了陆地也会发晕。”

    敖沐东乐了:“还有这回事呀?”

    江草齐笑了笑,道:“对,海神仆役才是正统的巴瑶族人,他们就是从小刺破耳膜。”

    钟苍将酒瓶递给青年,青年没有接,而是警惕的后退一步。

    江草齐继续说道:“其实判断他是不是巴瑶族的人不难,有个事很有意思,大众并不知道,那就是你们猜海神仆役的图腾生物是什么?”

    “鲨鱼!”敖文昌顿时反应过来。

    敖沐阳摇头:“小江说大众并不知道,那肯定不是海里的生物,他们崇拜的图腾生物应该是陆地动物或者鸟类。”

    江草齐打了个响指笑道:“你真聪明,猛禽,他们的图腾是猛禽,特别是海雕!”

    敖沐阳明白他的意思了,江草齐想通过这点来验证这青年的身份。

    他抬头看向天空,然后使劲挥舞双臂。

    在空中盘旋的女王看到后迅速飞了下来,它的羽翼摩擦空间发出猎猎之声,声音不响,完全被海浪给压住了,可是当它下降的时候,青年却第一时间抬起头来。

    女王每天都有一点金滴食用,身体得到了金滴改造,相貌无比威猛,羽毛好像有一层油,阳光照在上面,闪闪发亮。

    当它的踪影清晰之后,青年顿时立正站好,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神采变化,一脸陶醉!

    女王落在了敖沐阳肩膀上,敖沐阳伸手指向青年,它又起飞飞向了青年。

    看着飞向自己的虎头海雕,青年顿时半跪在地。

    江草齐上去用简单的手语向他比划,告诉他之所以能得救,就是这只海雕发现了他的身影,引导船员们去将他救上岸来。

    明白他的意思后,青年迅速改成了双膝跪地,脸上露出无比虔诚的表情,双手在脑袋和身上比划什么,全靠膝盖受力来俯身对着女王。

    江草齐回头道:“没错了,巴瑶族,这是海神仆役。”

    敖沐阳知道巴瑶族,但对这个民族并不了解。

    于是,他惊奇的看着这一幕道:“怎么回事,这个海上游牧民族怎么会以猛犬做图腾?”

    敖文昌也纳闷:“对呀,按照常规来说,他们应该以海中猛鱼为图腾呀。”

    江草齐道:“这事说来话长,首先从巴瑶族来历解释,相传很久以前,马来西亚柔佛州最美的公主在一次洪灾中被冲走。柔佛王大为悲恸,便派遣了麾下最精锐的卫队出海寻找,并下达死命令,找不到公主不准回来!”

    “卫队带着家眷出海,在海上游历多年也未能找到公主,卫队长羞愧,带领手下和家人再没有回到陆地,最终成了巴瑶族的祖先。”

    “在寻找公主的途中,他们还是要跟柔佛王进行联络,那时候可没有电话电报,那他们靠什么?就靠精心训练的猛禽做使者。”

    “也就是说,历史上他们全族跟陆地的联系全靠猛禽,自然会生出猛禽崇拜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