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45.不哔哔(4)
    敖沐阳下海去看了,根据gps的精确定位,蟹笼本来就是放在这里的,可是他去海里转悠一圈,没了!

    为了能够找到蟹笼,他们当时还放了信号发射器,结果发射器他仔细寻找后在海面找到了,有人将它从蟹笼上给摘了下来,然后扔掉了!

    回到船上,他气急败坏:“玛德,回头,加速,去追之前咱们遇到的那艘船,那个菲猴的船!”

    敖大国也已经想到了,他怒道:“玛戈璧,菲猴欺人太甚,竟然偷咱们的蟹笼!”

    敖沐东立马过去开启了船头的水炮,敖沐阳开了指纹锁,道:“待会他们要是负隅顽抗,干他们!”

    实在是太气人了!

    不过这种事在海上也是常见,放下蟹笼后,渔船一般得继续守候,否则容易被人摘了桃子。

    一般摘桃子的方式是,捞上蟹笼将螃蟹拿走,再把蟹笼扔下去,毕竟做事不能太过分,大家都是渔民,知道蟹笼渔网这东西的重要性。

    菲律宾的渔船太过分了,他们竟然连蟹笼一个拖走了,这算什么?吃霸王餐还抢走餐具?

    大龙头号马力全开,以最快速度返程。

    海面平坦,唯有风浪。

    虽然因为地球是圆的缘故,海上隔着距离较远就会出现视觉盲区,可没有障碍物,渔船只要找对航线,总能在海上找到目标。

    海面上行驶有盲区,空中俯瞰却没有。

    敖沐阳将女王叫了下来,让它带着寻找菲律宾的渔船,这并不难,他画出了菲律宾的国旗给女王看,对方渔船上挂有国旗,以女王的视觉之敏锐,完全可以找到对方。

    果然,一个小时后,在女王带领下,他们看到了菲律宾渔船的踪影。

    大龙头号直奔而去,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敖大国娴熟的操纵渔船,提前进行了抄截,对方渔船一直在直线航行,这样险些撞上来。

    他们紧急抛锚,渔船拉动钢索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猛然的减速让船上渔夫们很不习惯,有人差点被晃倒。

    十几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出现在船头,他们对着大龙头号就咆哮了起来。

    敖沐东怒气冲冲的冲到船头,他拿着个喇叭对着菲律宾渔民同样进行咆哮:“叫什么叫,玛戈璧的,恶人先告状是不是?你们船老大是谁,让他滚出来,让他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要交代!”

    他吼叫了好一会,然后才放下扩音喇叭骂骂咧咧的从船头退下。

    敖大国问道:“东子,你跟菲猴叫唤什么呢?”

    “吵架啊。”敖沐东理所当然的说道。

    敖大国关心的问道:“吵赢了吗?”

    敖沐东道:“没有,算是打了个平手吧。”

    “牛逼,东子你一对二十还能打个平手,我有点不信啊。”

    敖沐东道:“咋不信?我没听懂他们说什么,他们也没听懂我说什么,这不算平手吗?”

    敖沐阳推开他道:“多严肃的事呢,你扯什么犊子?你觉得这事好玩呢?”

    他将喇叭递给敖文昌,道:“文昌,你用英语跟他们交涉,我记得他们官方语言是英语对吧?”

    江草齐道:“官方语言有两种,一种是英语,一种是菲律宾语,他们应该会英语。”

    敖文昌咳嗽两声,上去用英语跟对方交涉起来。

    敖沐阳的英语水平很差,他学过法语,可惜菲律宾人不懂法语,否则他就可以亲自上阵了。

    虽然听不懂对方具体说了什么,可是看对方的态度,听对方话中满含‘法克’、‘细特’、‘婆媳’之类的词,敖沐阳很清楚他们对待这件事的态度。

    敖文昌的英语只是应试教育的产物,人家菲律宾人可是将英语做母语的,而且对方人多,这样打嘴仗他根本不是对手,很快败下阵来,气的脸色发白。

    江草齐微微一笑,上去说道:“我来!”

    他拿着喇叭高声吼叫起来,几句话说完,对方船上的渔夫就怒了,个个声嘶力竭的吼叫起来。

    刚才渔夫们也在吼叫,不过不是怒吼,而是一起嘲弄敖文昌。

    换成江草齐后,他不知道说了什么,迅速将对方激怒了。

    敖文昌给敖沐阳做了翻译,道:“我听不太懂,大概意思是小江说他有美国国籍在英国留学,从身份上来说他是菲律宾人的爹,他警告对方别嚣张,否则重新将菲律宾变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他问菲律宾人为什么不在家里种香蕉,到海上来这是干嘛,他又问这些菲律宾人为什么这么黑,是不是非洲黑人大量移民了菲律宾搞了他们国家的女性,生了他们这么多杂种……”

    敖沐阳嘿嘿一笑,道:“小江可以,骂人不说脏字。”

    反正他没从江草齐的口中听到法克细特之类的单词。

    菲律宾人生气了,他们的船比大龙头号还要大,船上的人也更多,渔船收起锚开了过来,船上的人举着鱼叉、操作着水炮,看起来要玩硬的。

    见此,敖沐阳毫不示弱,道:“准备作战!”

    敖沐东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去了水炮后面,迅速的给水炮开始加压。

    钟苍说道:“等等、等等,黑龙过去了!”

    双方展开骂仗的第一时间,黑龙悄无声息的跳入了水里。

    双方的注意力都在对骂上,没人注意到黑龙从水下接近了菲律宾渔船。

    靠近渔船,他双手攀着扶梯嗖嗖嗖爬了上去,如同灵猴。

    敖沐阳放眼看去,看到黑龙上了对方渔船,接着就有意思了。

    对方渔船上不少人都站在船头或者船舷上,面前就是大海,黑龙猫着腰、赤着脚靠近,一时之间竟然没人察觉到他的登船。

    接近渔夫们,他猛然加速跳起,长腿接连踢出,一记潇洒的二连踢施展出来。

    两声惨叫,两个渔民被踢到了水里。

    落地之后,黑龙立马加速,他上去抓起一个汉子将他往水里扔去,就跟码头上的力工扔大包,双臂发力往下甩。

    其他渔民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他们大怒,挥舞鱼叉围了上来。

    敖沐阳道:“靠船上去,援助黑龙!”

    敖沐东着急问道:“那还用不用水炮了?”

    敖沐阳道:“你开炮也行,但避开黑龙那里,冲他们的水炮发威,别让他们水炮有人掌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