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46.抢回来(5)3
    得到命令,敖沐东喜滋滋的准备开炮,可是他仔细看了看对面的渔船,发现自己似乎不用这么干了。

    黑龙太猛了!

    他连续掀翻两个人,拳打脚踢、威猛如虎,撂翻之后抓起来就往水里扔,只见船上甲板一片混乱,渔夫们跟下饺子似的接二连三掉入水中。

    敖沐阳赶紧示意大龙头号抛锚,有人落水之后,大船最好尽快停下,否则渔船不小心碰到落水者,大概率是非死即残的后果!

    原本因为占据人数优势而气势汹汹的菲律宾船员们萎了,前面的人都被扔下水之后,剩下的拿着鱼叉只会虚张声势。

    黑龙面无表情的继续猛冲猛打,有渔夫受不了这侮辱,咬牙挥舞鱼叉刺了上去。

    却见黑龙眼疾手快,手臂往外格挡,碰到鱼叉之后顺势一扫,将鱼叉推开之后他当胸一拳甩出,将那渔民直接打的倒飞了起来……

    “卧槽好猛!”敖沐东喃喃道。

    打翻渔民,他快步上前拉起来再度往下扔去,那渔民求生欲望很强,努力用一只手拉住了船舷用英语喊叫:“help!hepl--bro!”

    看热闹的敖沐鹏精神一振,道:“嘿,这句我听懂了,他在求救是吧?不过他怎么喊bra啊?我上学少但也看过美剧,这bra不是姑娘的胸衣吗?”

    “他说的是bro,brother的口语。”敖文昌翻白眼,“你们这些人,整天乱想什么?”

    渔民们欺软怕硬,举着鱼叉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黑龙蹲在船舷旁,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求救的渔夫。

    渔夫一脸哀求的冲他伸出一只手,黑龙伸手抓住他。

    这样渔夫以为自己得救,顿时松了口气。

    黑龙将他提起来,提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撒手,渔夫惨叫一声,咣当跌入水里,溅起好大浪花!

    看到这一幕,江草齐倒吸一口凉气:“沃日,黑龙真残忍!”

    还有更残忍的,有渔夫顺着扶梯从水下爬了上来,黑龙看到后一个冲刺堵住了他。

    那渔夫知道没法从他面前逃跑,一咬牙发力想跳上船,结果略微差一点没跳上,只是用双手抓住了船舷上的扶手。

    黑龙靠在船舷上对渔夫狰狞一笑,然后伸手将渔夫扒拉着扶手的手指一根接一根的给拉开了……

    渔夫一直嚎叫,眼睁睁看着自己手指一条条被扒开,最终又从船上掉落在了水里。

    其他本来想往上爬的渔夫看到这一幕吓得一哆嗦,赶紧老老实实泡在了水里。

    他们待在水里也不安全,将军看到后跳了下去,接着很快有渔夫惨叫起来,他一边惨叫一边努力伸手挣扎,可无论怎么挣扎,身体还是逐渐的没入水中。

    这个场景更让人心生寒意,就像水下有水鬼在拖人一样。

    将军将渔夫拖下去一会后冒出来,又去吓唬另一个人,渔夫们的处境惨到没边,船上有个罗刹,水下有个恶鬼,这让人怎么选择?

    敖文昌哈哈大笑:“两杯毒酒选一杯,随意。”

    菲律宾的渔船上有人站出来对他们大喊大叫,江草齐回头道:“他们求饶了,问怎么招惹了咱们。”

    敖沐阳往嘴里塞了根牙签,然后挥手示意黑龙停手。

    黑龙看到后靠着船舷坐了下来,眼神依然冰冷,吓得菲律宾的渔夫们不敢跟他对视。

    双方氛围稍微缓和一些,敖沐阳道:“你问他们,干嘛捞咱们的蟹笼?”

    江草齐跟对面聊了两句,回头说道:“他们不认账,说没捞什么蟹笼,问咱们是不是冤枉他们了。”

    敖文昌琢磨了一下道:“有这个可能,龙头,咱们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偷走了蟹笼啊。”

    敖沐阳奇怪的看着他道:“我们现在是警察办案?是法院宣判?干嘛要证据?只要知道真相就行了!”

    话音落下,他对黑龙狠狠挥拳。

    坐在地上的黑龙如卧虎出击,双腿一发力便斜刺里跳了起来,他以马踏飞燕的架势冲到最近那渔夫跟前,一把抓住渔夫的衣领将他给拖到船边扔了下去。

    对面的人又嚷嚷了起来,江草齐轻蔑一笑,道:“他们服软了,承认偷了咱们的捕蟹笼,不过他们说以为那是无主之物,不是偷窃,而是捡漏。”

    “捡他麻辣隔壁。”敖沐阳道,“让黑龙继续干他们,他们就是欠干!”

    黑龙表现不负众望,他的战斗力在渔船上最是强悍,波浪推动渔船颠簸,可他如履平地,将渔夫连连掀翻。

    敖沐阳放下小船将落水的渔夫们一一捞起,然后用绳子跟绑螃蟹似的串在了一起。

    黑龙将对方打服了,他带着其他人爬上了菲律宾的渔船,然后轻松在船尾找到了他们的蟹笼。

    菲律宾渔夫准备充分,他们用篷布将蟹笼给罩了起来,明摆着是有预谋盗窃。

    蟹笼里还有螃蟹,鱼舱里也有,鱼舱里的螃蟹已经用皮筋给绑好了,看起来菲律宾渔夫们捞上蟹笼后就开始用皮筋绑螃蟹,现在还没有收拾完。

    敖沐阳挥挥手,敖沐东一行将螃蟹收拾起来放上小船运回大龙头号。

    至于蟹笼里那些,敖沐阳让江草齐命令菲律宾渔夫们全给绑好,他们坐收成果。

    带走了所有螃蟹和蟹笼,敖沐阳将他们用绳子绑在了船舷上。

    绳扣不紧,他们可以自己解开,不过一时半会解不开。

    大龙头号收起船锚徐徐离去,江草齐拿着望远镜观看菲律宾渔船上的详情。

    敖文昌问道:“你看什么呢?”

    江草齐道:“观察他们的情绪,照我看来,这些人大概率不服软,他们可能会找咱们麻烦。”

    敖沐阳傲然道:“那就让他们来吧。”

    公海秩序混乱,各国都有军舰在这里穿梭,正儿八经的渔船其实反而不敢惹事,就像这些菲律宾渔民,本来以为偷了蟹笼占了便宜,结果惹到了一条鲨鱼,人家派出一个人就把他们给收拾了一场。

    敖沐阳不怕事,可麻烦上身总归不爽,后面他就让敖大国加快了船速,重新换了一片海域做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