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49.电鳗出击(3)
    野生鲍鱼,采集难度很大。

    吃鲍鱼吃的主要是它的足,鲍鱼肉的主体就是足部,它们有着生物中少见的巨足,而这跟它们的生存方式息息相关。

    鲍鱼很懒,一生之中选择出一个合适的栖息地后,就会靠着粗大的足和平展的跖面吸附于栖息地岩石之上。

    它们靠水流带来浮游生物进行滤食,理论上来说,水流速度越快、力量越强,带来的浮游生物就越多。

    可是水流不光冲击浮游生物,也会冲击栖息在岩石上的鲍鱼,这就迫使鲍鱼必须得能够很紧的贴在石头上,避免被水流冲走。

    水面下的洋流,粗看并不迅猛,可正所谓水滴石穿,要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去抗拒水流冲击,这难度也是很大的。

    特别是海洋中隔三差五就有风暴来袭,要抵抗狂风巨浪的袭击也需要它们能够牢牢吸附在岩石上。

    所以,鲍鱼肉足对岩石有着强大的附着力,根据敖沐阳所知,一个壳长15厘米的鲍鱼,其足的吸着力高达200公斤。

    野生情况下,这股力量还会更强……

    有经验的老渔夫都知道,捕捉鲍鱼时得乘其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铲铲下或将其掀翻,否则即使砸碎它的壳也休想把它取下来。

    黑龙那么有力气,刚才没有柳叶刀的帮助在水下几乎憋死,也没能将一个鲍鱼给弄下来,由此可知其附着力多恐怖!

    船上渔民们下水之后,就轮到他们去体会这恐怖的力量了。

    敖沐阳在船上跟江草齐聊天,过了一会敖沐鹏冒出水面。

    见此他就笑道:“哟,大鹏,效率可以啊,你这单身二十多年,真是练出了两膀子的好力气。”

    敖沐鹏无奈的说道:“我也觉得我手腕力气练的不错,可弄不了啊,龙头,这羊鲍怎么贴着石头那么紧?我弄不下来!”

    后面又有人冒出水面,摘掉面罩后同样开始抱怨:“骂了隔壁的,这羊鲍是不是分泌防水胶啊?弄不动!”

    黑龙脱掉衣服又准备下海,敖沐阳拦住他,道:“我下去会会它们!”

    他刚才看黑龙用树叶刀轻松将鲍鱼给掀了下来,哪有这么费劲?

    结果他去水下一看,情况确实复杂。

    黑龙当时找到的那个鲍鱼虽然大,可它攀附的珊瑚礁有棱有角,可以下刀,所以能比较轻松的将它给掀下来。

    其他的鲍鱼个头比较小,为了获取强大的攀附力,它们就找了一些比较平坦的石头,这下子好了,攀附在上面后跟长在了一起似的,一条缝隙都找不到。

    鲍鱼得卖活的最值钱,冻鲍和干鲍价值会稍微小一些。

    即使要做冻鲍和干鲍卖,那也得保持它们的完整性,鲍鱼一旦有破损特别是肉足出现伤痕,那价值就会锐减。

    这让渔夫们投鼠忌器,他们不敢使劲往里伸刀子,生怕锋利的树叶刀会伤害到鲍鱼的肉足。

    敖沐阳逆转金丹把挤奶的劲都拿出来了,可怜他也是单身了二十好几年,平时也经常对着动作片练臂力和腕力,结果对付起这些野生鲍鱼依然吃力无比。

    他想了想,忍不住拍了脑袋一把,真蠢,干嘛非得用蛮劲?自己可以巧妙的使用诱饵将它们引诱下来嘛。

    诱饵自然是金滴,金滴对所有的水生物都充满了诱惑力,他深信只要放出金滴,鲍鱼们会自动落下来的。

    一边放出一点金滴,他一边在心里夸赞自己的智慧:“正所谓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他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张开网兜等着捡鲍鱼,结果金滴出现后,鲍鱼没有落下来,倒是周围的珊瑚丛里冒出来好几条小丑鱼,争先恐后、蜂拥而至!

    金滴没了,鲍鱼没下来!

    看着面前的小丑鱼,敖沐阳脸色阴沉如水。

    这个场景倒是挺美的,斑斓小鱼围着他翩翩而舞……

    可老敖又不是在水下拍写真,要这个干嘛?他不耐的摆摆手将小鱼们赶走,这次他靠近了鲍鱼准备释放金滴。

    但小鱼们不肯离开,在周围贼头贼脑的盯着他,还有更多的鱼先前被金滴所吸引,正在快速赶来。

    敖沐阳一看这样不行,鲍鱼成年后就没有了自主移动能力,即使从石头上脱落下来,速度也很慢。

    而在这个过程中,金滴会被游鱼们给吃掉,没有了金滴的诱惑力,鲍鱼会重新去努力黏附在石头上。

    他拍拍额头,心里再度念叨‘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很快他心里又开始美滋滋了,这次肯定能行:上电鳗!

    大魔法师电鳗一直被他养在鱼缸里,整天以收拾蛇王为乐,它是时候展现一下自己的存在价值了。

    敖沐阳回到船上将电鳗所在的鱼缸打开,电鳗如虎归山,迅速跳入了海水中。

    他将鱼缸放在了一个舱房中,舱房有窗户开口,电鳗就是从这里跳入水中,神不知鬼不觉。

    跟着电鳗入水,他将鲍鱼指示给电鳗看。

    电鳗脑子简单,它又不是虎鲸或者海豚那些高智商物种,敖沐阳虽然努力教导它了,可它能明白的手势还是没有几个。

    还好,它所明白的手势之一有个是攻击,敖沐阳需要的就是它去攻击鲍鱼。

    电鳗尾巴一摆靠近一个鲍鱼,鲍鱼使尽全身力气贴在石头上。

    对于鲍鱼的努力,电鳗毫不在意,甚至有点想笑:我看你就是欠电了,走你吧,老铁!

    只见它脑袋一抖,周围两条隔着比较近的小丑鱼肚皮顿时翻白,缓缓浮向了水面。

    敖沐阳过去伸手握着鲍鱼壳往外一拉,轻而易举,一个鲍鱼到手了!

    他不知道电鳗是把鲍鱼给电死了还是电晕了,大概率是电晕过去,毕竟电鳗的电力也并不富余,除非遇到危险,否则不会轻易使用水下泰瑟枪这一绝技。

    即使电死也不要紧,价值稍微小点就小点,这总归是野生海珍,总归可以卖出高价!

    这样,他将渔夫们赶上船,自己带着电鳗在海里纵横捭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