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明日月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军委会会议3
    汪健指着许朗:“你说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坑蒙拐骗。”

    许朗呵呵笑着站起身:“汪委员长,理由我给你找好了,具体怎么办,你还得到了广州和秦松旺他们商量,这个我就管不着了,告辞。”

    许朗从汪健那里出来便回了总参,刚到总参大门就看见冷天冰夹着个文件包从里面走出来:“天冰,你这是要去哪?”

    “你回来的正好。”冷天冰站住了,“刚才你们家茗烟来找过你,说是让你今天早点回家。”

    “家里有什么事吗?”许朗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茗烟也没说。”冷天冰又说了一句,“要是没什么事你下午就回家吧,可能依依找你有事,我还得去趟郑江那里。”

    “天冰你先等等。”许朗拉住了要走的冷天冰,扭头看了看没什么人,低低问道,“高晨的事我都和你说了,什么时候让他回来合适,他在医院都憋得快长毛了。”

    冷天冰笑道:“你们俩,净弄些装神弄鬼的东西。我没别的意见,只要他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回来。不过咱们先说好,再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这都是你的鬼点子。”

    “行了,我知道了,有你这句话就行。”许朗拍了冷天冰一巴掌进了总参小楼。

    下午许朗安排了一下工作,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回家了。

    刚进院门许朗就听见厨房里传出了一阵嬉笑吵闹声和炒菜的声音。许朗没进屋子,直接拐进了院子一侧的厨房里。

    厨房里陈氏正在炒着菜,晴雯和麝月在一边打下,三个人正在一起有说有笑。

    许朗站在门口看见厨房里满是鸡鸭鱼肉,有些疑惑的问道:“陈姑娘,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今天怎么弄这么多好吃的,是有人要来做客吗?”

    陈氏回头见是许朗站在门口,开口笑道:“怪不得依依姐和芷若姐姐都说你什么事也不上心,今天是有客人,不过我看许先生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许朗笑了笑,他还真想不起来今天要请谁:“墨画和司琴去哪了,她们还没散学吗?”

    厨房里的三个人都掩嘴笑起来,许朗越的奇怪:“你们笑什么啊,今天到底谁来做客。”

    麝月站起身拉住了许朗的胳膊:“许先生,你跟我来看看,客人早到了。”

    许朗被麝月拉着进了客厅,程依依和赵芷若正坐在客厅里,下面的椅子上坐着两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

    两个男孩子见许朗进来,忙站起身叫了一声:“许将军。”

    “昂,都坐,坐。”许朗嘴上招呼着,不觉上下打量起了这两个男孩子,两个人长得倒也算是俊朗。许朗想起来了,原来是未来的女婿来拜见老丈人来了。

    “许朗,我给你介绍一下。”赵芷若指着一个个子稍微高一点的说道,“这位公子是原先司琴的同窗,叫吴南,现在工业局任职。”

    吴南朝许朗鞠了一躬:“许将军好,学生一直敬仰许将军威名,今日方才有幸见到将军。”

    “不必客气。”许朗笑道,“你既是司琴的同窗,也就和我们的孩子一样。”

    赵芷若又指着旁边的一个说道:“这位公子是万州人士,叫曹坤,现在榆林湾内经商。”

    曹坤也鞠了个躬:“许将军好。”

    “咱们这是在家里,都不必如此称呼,叫我许先生就好。”许朗招呼两个人坐下,随便问了问两人的情况,又转头问道,“6老和何阿姨回来了没有,陈姑娘的饭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

    “再等会吧。”赵芷若说道,“今天学堂的事挺多,可能两位老人家要晚回来一会。”

    “何阿姨不是不当校长了吗。”许朗有些奇怪,“他们二老现在只教课,没什么事啊。”

    “说是不当校长了。”赵芷若笑道,“可学堂和教育局有什么事还是要去请示何阿姨,大家以前都习惯了。”

    许朗觉得这事似乎有些不妥,可也没再多想。和赵芷若说了一会话见吴南和曹坤坐在那有些拘谨,不觉笑道:“两位公子,问句不太合适的话,二位酒量如何?”

    两个人都不明白许朗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起答道:“回许先生,小酌几杯还是可以,喝不了太多。”

    “呵呵呵呵。”许朗笑道,“能小酌就行,一会都陪我喝几杯。”

    程依依在一旁瞪了许朗一眼,许朗笑道:“无妨,大家高兴就好。”

    众人说着话,6天翔夫妇下班回家了,程依依让晴雯去把司琴和墨画都叫了来。许家加四个孩子一共是5口人,再加上吴南和曹坤,7个人挤着围坐在了一张大桌子旁,陈氏和赵芷若一人抱了一个孩子。

    准备吃饭的功夫,程依依悄悄告诉了6天翔夫妇这两个男孩子来的目的,6天翔端着酒杯冲着吴南和曹坤不断的呵呵直乐。

    人都坐下了,6天翔说道:“二位公子,既然来到这里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许先生和我们都很随和,以后时间长了你们就知道了。来,咱们喝酒。”

    吴南和曹坤连忙举杯答道:“多谢6老。”

    许朗放下酒杯问道:“曹公子,你现在做的什么生意,是和西洋人做生意吗?”

    “回许先生。”曹坤说道,“在下并非是自己做生意,在下是在帮我家亲戚。我们是和西洋人有些往来,什么都做,只要是他们要的,我们就做。”

    “哦。”许朗点点头,程依依说道,“别看曹公子年纪不大,可是很上进,现在已经是他们店铺的掌柜的了。”

    “不敢,程先生。”曹坤笑道,“都是东家赏识抬举。”

    有程依依看着,再加上两个人都是和许朗第一次见面,许朗也就没有多喝酒。这顿饭吃了将近一个时辰,吴南和曹坤就告辞了,临走时赵芷若又送了他们一些礼物。

    许朗倒是看好了这两个孩子,下面的事许朗也不再管了,一切都由程依依和赵芷若来安排。

    军委会又在月底召开了一次会议,蒋北铭把北面的情况传递了回来。王华现在登州等消息,梁二带着人重新返回雅克萨城打探。各路勤王的兵马也已经回去了,杨嗣昌和洪承畴还在西安一带继续围剿李自成。至于涛敏,他现在已经返回了朝鲜,下一步的行动还不明确。

    许朗听完了郑江的讲述,歪头问道:“这就完了?没别的了吗?”

    “完了。”郑江不知所以然的看着许朗,“你还想有什么别的。”

    “嘿,这个崇祯。”许朗笑道,“辛辛苦苦替他打了这一仗,这就完了,怎么也没给我升升官,我还是参将啊。”

    许朗的话引起了一阵大笑,郑江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你还真是个官迷。不过崇祯不给你升官不要紧,我给你升官。”

    郑江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众人面前:“这是我和张主席商量的两个军的人员安排,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意见。”

    蒋北铭和张海等人还是留在北京,周磊和王谦祥依旧在宣府镇和大同镇,这个没什么变化,只是晋升张海为准将军衔。榆林湾和越南按照冷天冰的意见组建两个军,第一军军长韩万涛,晋升中将军衔;下辖三个师,第一师副师长叶战;第二师副师长安德里亚斯;第三师副师长徐田彬,三个人同时晋升准将。

    因为骑兵师在北京遭受了重创,而且叶战和安德里亚斯又不是穿越者,郑江担心如果把这两个人一下子从上校晋升为少将师长恐怕穿越大会不会批准,所以走了个折中路线,先晋升准将副师长。为了平衡,徐田彬也晋升准将,三个师暂时不设师长。

    第二军因为是乙种军,采用的是军旅营的模式,所以李福强暂时不动,依旧是少将军长。第一旅旅长林兆龙准将;第二旅旅长赵奇准将;第三旅旅长何勇准将。两个军都不再单独编制炮兵师和骑兵师,而是将炮兵和骑兵混编进师旅当中。

    另外,榆林湾军校和总参正式升格为正师级,王华、许朗晋升少将,冷天冰晋升准将。

    海军方面也有新的安排。现在联合舰队总共大大小小的战舰十八艘,光是日常维护保养的费用就是一大笔银子。涛敏在海上已经没什么力量了,和西洋人的关系目前还不错,近期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冲突。所以郑江的意思是联合舰队缩编为十二艘战舰,珍珠号和广东号、福建号编为第一舰队,曾广贤担任联合舰队司令兼第一舰队司令,晋升中将。福州号等四艘五百吨战舰编为第二舰队,驻守登州,王兆星担任舰队司令,晋升少将。其余的一艘五百吨战舰和四艘3o炮艇编为第三舰队,驻守普利安哥和新加坡,赵德全担任准将司令。

    众人看完了这个安排,张国栋冲着曾广贤问道:“广贤,联合舰队缩编这事你有没有什么意见,这是你们海军的事。”

    “张主席,我也知道经费有些困难,我没有意见。”曾广贤回答道,“不过我有两个要求。第一就是退役的那些3o炮艇先不要卖,停在船坞里面或者先暂时划归到海关缉私队都可以,因为一旦再生大规模的海战,我们还是需要扩编联合舰队的。”

    “这个没问题,我们也是这么打算的。”郑江问道,“你的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我想把达席尔瓦和费尔南德斯晋升为上校,让他们担任广东号和福建号的舰长。”

    “这两艘战舰的舰长不是安宇航和辛家驹吗。”冷天冰插话问道,“要是西洋人当舰长了,他俩干嘛去。”

    “嘿嘿。”曾广贤笑道,“我们海军部有个新打算,想单独成立一所专业的海军军校。现在咱们榆林湾军校主要的方向还是6军,王华也是6军出身,对海军不怎么了解。他搞的那个海军科也不怎么专业,所以我想还是我们海军部自己来比较好。”

    “广贤,有这个必要吗。”许朗说道,“要筹建一所军校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还是海军军校。”

    “其实也没多难。”曾广贤回道,“以后的天下就是海洋的天下,咱们没一所专业的军校来培养专业人才会很麻烦。”

    “广贤说的也很有道理,要搞海军,没有专业人才的确不行。”张国栋在穿越前也是海军出身,比较赞同曾广贤的意见,“我提个建议,让海军部拿出一个详细的计划报到穿越大会,牵扯到增加军费的事,得由穿越大会来批准。”

    张国栋这么说了,别人都没再提意见,整个军队的编制问题就确定了下来。

    开完会后,许朗去了一趟医院,却没有在病房里找到高晨。许朗转了一圈,终于在医院外面的一处草地上看见了高晨。

    许朗差点没笑喷了,高晨的头上、胳膊上,还有腿上都缠着纱布,并且腋下加了一根拐杖,正在一瘸一拐的艰难的散着步。

    “高晨。”许朗喊了一声,快步上前扶住了高晨,偷偷的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怎么样了,这几天恢复的如何?”

    高晨扭过脸,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长官,我不退婚了行不行,赶紧把我弄回去吧,天天装瘸子谁受得了。”

    “那不行,目的没达到你就退缩了,那岂不是白装这么些天了吗。”许朗忍住笑,“崖州那边还没消息?”

    “那个女孩家前几天倒是来人看过我,问了我一些问题还有以后的打算,我都照着您吩咐的应答了,但是他们也没说什么。”

    “一点没表示?”许朗有些不相信。

    “没明确表示。”高晨想了想,“但是态度挺冷淡的,尤其是我说了将来可能会退伍回家以后。而且我还告诉他们,这次是因为我的责任,所以退伍费很可能也没了。”

    许朗盯着高晨的拐杖:“你还得再装几天,我和冷副参谋长打了招呼了,只要那边一退婚,你马上就回总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