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我们接受!
    聂擎一脸好奇的看着风秀养:“你怎么能确定我们两个一定帮你?你又怎么确定安争一定会接触到天道?就算你都猜对了,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和安争之间出现了什么矛盾或是问题,我绝对不会站在你这边。”

    风秀养揉着眉角:“果然很麻烦啊我和安争现在还不会出现矛盾,我们两个或者说咱们的目标一致,你们也许已经都知道我是谈山色的一个分身,谈山色留下我的唯一目的就是将来他遇到致命威胁的时候用到我但我不想做他的分身,在大羲时代的时候我就请张真人斩断了我的命格。”

    “说到张真人。”

    风秀养笑的似乎更开心起来:“谈山色之前完全控制了张真人,让张真人去杀安争,但是好笑的是,张真人丢了。”

    “丢了?”

    飞千颂脸色一变:“以我对谈山色的了解,一旦他控制了谁,就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失去控制,张真人的实力在大羲时代还算不错,但到了这个时代并不算是很强,怎么可能丢了?”

    “因为我咯。”

    风秀养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谈山色会做的,大部分我都会做,所以他控制的,大部分我都能解开正因为张真人丢了,所以谈山色这次控制貂媛的手法变了,我不了解,所以解不开了。”

    “不然的话,你们以为安争他们到现在还没有遇到大麻烦,只是运气好?我可以这样说,我为安争他们在背后解决的麻烦,比他们自己解决的麻烦一点儿都不少。”

    “张真人在哪儿?”

    聂擎问。

    “一个安全的地方。”

    风秀养道:“张真人于我有恩,我是不会让他轻易暴露的。”

    聂擎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你说的我们都信了,但我还是那句话,一旦我发现你对安争有不利的举动,我会站在他那边。”

    飞千颂走到聂擎身边,看着风秀养的眼睛说道:“还有一件事,就算你复活了我们,可是你应该很清楚,以我们两个的实力,其实根本帮不了你什么。”

    “我当然知道。”

    风秀养笑的很温和,他的眼睛里也很干净,虽然在举止动作上和谈山色又太多甚至越来越多相似的地方,可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跟你们分享一个秘密。”

    风秀养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既然我把这个秘密分享给你们了,就说明我已经足够信任你们,而且没有任何保留”

    他从自己的空间法器里取出来一件东西,散发着一种很诡异的黑紫色光芒,这种光让人看了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光线直接钻进了人的脑子里一样,能将最不愿意暴露出来的东西全都看的清清楚楚。

    “谈山色最擅长利用的就是一种水晶,紫色的,黑色的都有,其实这种东西是七叶如来的花粉。”

    “什么?!”

    聂擎和飞千颂全都愣在那。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

    风秀养走到水晶壁那边,将手里的那个东西镶嵌了进去:“当初谈山色利用了黑却,他在浩瀚的宇宙之中寻找到了两颗七叶如来的种子,交给黑却培育,因为在当时只有黑却有这个能力。”

    “其中一颗被黑却留在了小洞庭湖地下,成为黑却的救命稻草,但实际上,他那颗七叶如来并不纯净,是伴生籽,宇宙之中的那颗才是纯正的七叶如来。”

    “黑却将那颗纯正的七叶如来培育出来之后就被谈山色带走了,还是一棵幼苗的时候,但是谈山色没有隐瞒他想做什么,因为他知道只有黑却才能帮他搞定在宇宙之中要做的那个大阵。”

    “这个阵法之中如今困着的都是当初最变态的一群人,比如在神话时代之后最强的那三个至尊帝级的强者,尧帝,舜帝,禹帝还有他们三个之后最强的那个先秦大帝,还包括他手下的一些帝级强者。”

    风秀养像是在讲述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娓娓道来。

    “谈山色到现在为止,其实最得意的作品就是把次神话时代的三位至尊帝级的强者和先秦大帝那批人都给骗了,运转的大阵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提供力量上的输送,以至于被时间禁阵压制了几万年后,他的肉身依然无敌。”

    “我刚才拿着的东西,其实也是七叶如来的花粉的一种,唉跟你们解释起来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啊,如果是谈山色的话一定没有这个耐心,当然他也根本不会考虑将这样的秘密分享给别人,哪怕是貂媛,在他身边那么久也一直不知道紫水晶的真正秘密。”

    “宇宙之中的那颗七叶如来成熟之后,谈山色就发现它的花粉有很强大的传送的能力,传送的不是力量,而是影响,图案,声音大概就是这么解释吧,你们无法想象宇宙之中的那颗七叶如来有多大,这样说吧,它的一片花瓣大概就相当于这个世界这么大。”

    “怎么可能!”

    飞千颂和聂擎同时低呼了一声,两个人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那么大的一棵植物,一片花瓣就相当于这个世界那么大?

    “看你们的表情,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

    风秀养继续说道:“我知道刚才我说到花粉的时候你们就在怀疑了,你们会忍不住去想,一些花粉而已,怎么好像谈山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一片花瓣就有这个世界那么大,花蕊有多大?花粉有多少?”

    “最靠近花蕊部分的花粉,就是我手里这种。”

    风秀养指了指自己刚刚镶嵌进水晶壁里的那颗黑紫色的水晶。

    “算是一种主导型的水晶,可以连接也可以隔绝,谈山色手里都没有,我有一颗。”

    风秀养摆了摆手阻止飞千颂和聂擎要提问:“听我说完,无论在任何时候随便打断别人说话都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说到哪儿了?”

    “谈山色没有,你有。”

    “哦对,谈山色都没有,为什么我有?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们的,总得给自己保留一点秘密,不只是这块主导性的水晶我有谈山色没有,还有别的东西我有他没有,当然也有他的东西我没有的呃,有些跑题了。”

    风秀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继续这块主导性的水晶可以让我感受到谈山色那边的水晶在做什么,但是必须保证距离足够近才行,二百里是一个极限,在靠近我怕会被他发现,远了则没有意义。”

    “你刚才说的是你的秘密。”

    “哦,这不就是我的秘密吗?我说过了,不要打断别人说话啊,很没有礼貌的。”

    风秀养道:“其实这个秘密就是这块主导性的水晶啊,你们太心急了谈山色开始打开召唤阵吸收天外天本体力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因为有这块主导性水晶,我称之为主水晶的东西,我可以分流。”

    “分流是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盗取。”

    风秀养说到这的时候脸上有些得意:“随着谈山色的记忆觉醒,其实我也在觉醒,张真人虽然斩断了我的命格,但是很多东西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出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地方谈山色都做了准备,他就是那样一个人。”

    “这些地方,他自己开掘了一批,我开掘了一批,但我不会留下痕迹,也没有把东西都拿走,我只是取走了最重要的而已,事实上,谈山色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当初在这些地方都藏了多少东西。”

    “又说远了,我拉回来咳咳,谈山色利用召唤阵,将他在上古时期降服的那些旷世妖兽都召唤了出来,但是这些妖兽因为沉寂了太久,实力其实并不在巅峰状态,天外天的本体就开始输送力量,让妖兽足够觉醒,而这些力量,我都会分流出来。”

    他指了指那颗主水晶:“因为有这个东西在,我可以悄无声息的从这些力量之中抽取,但最多是十分之一,多了的话谈山色就会察觉,每一个都是十分之一,那么你们想一想,实际上我从谈山色那边偷来了多少力量?”

    聂擎和飞千颂的脸色变得越发奇怪,他们看着怪物一样看着风秀养,总觉得自己现在要合作的这个人,或许比谈山色还要可怕。

    “这些力量,有的我能用,那我就不客气的自己吸收了,有的我不能用,于是存贮在了这个主水晶之中,你们无法想象出来那是多恐怖庞大的力量,现在我决定都给你们。”

    “凭什么你觉得你不能用的东西我们能用。”

    “对,你不能用的,就证明对身体有伤害,你不敢用。”

    风秀养耸了耸肩膀:“你们两个说的都没错啊我这样一个怕死的人,当然不会冒险去吸收那些有危险的力量,但是,你们有的选择吗?你们没有啊我可以不去吸收这些力量,因为那些对我有用的力量已经足够让我去消化了,然而你们呢,你们没有别的出路了,如果让谈山色发现你们还活着,你们那个双宿双栖的美梦顷刻之间就会破碎。”

    聂擎的脸色变幻不停:“我自己来,她不能去。”

    飞千颂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要去就一起去,只有杀了谈山色我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就是这样啊。”

    风秀养笑着对聂擎说道:“你看,她比你冷静多了,现在我再给你们一点时间去考虑到底该不该接受这又凶险的馈赠,我当然不会强迫你们,我和谈山色不一样考虑好了之后告诉我,若是拒绝的话,我会安排你们秘密的离开,我尽我最大的能力隐藏你们,能隐藏多久就隐藏多久。”

    “不用考虑了。”

    飞千颂上前一步:“我们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