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一章 穿越死太监
    周安是一个中二病很严重的人!

    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觉得,但他的朋友都这么认为,不中二怎么可能天天痴迷于炼丹练法术?见过哪个正常人会去地摊买武功秘籍?你见过论斤卖的秘籍吗?

    周安不仅仅见过,他还买了!不止一次!

    作为“神秘学”的忠实拥趸,周安相信这世界有神仙,相信狐仙与法术的存在,更痴迷于对气功、超能力的修炼。

    周安不是神经病,他如此相信是有原因的!

    在他五岁那年,当时他还住在乡下老家,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家里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跟爷爷喝酒喝到夜里才离开,在白胡子老头走的时候,周安刚好出去撒尿,他是眼睁睁看着那白胡子老头突然凭空消失的,吓得他把尿都憋回去了。

    当时周安就相信,这世界有神仙,几天后还跟老爹提起过这事,老爹告诉他,那就是仙人,已经飞升极乐世界了。

    自此,周安就有了一个关于修行,关于成仙的梦!

    虽然很多年之后,老爹在病床上交代遗言的时候告诉他,其实那老头不是仙人,而是喝醉了走夜路,没注意脚下掉井里了,尸体第二天被捞上来,因为太吓人,才没让当时年幼的周安看到。

    但周安不信,觉得老爹是不想让自己继续修行才这么说的!

    长大后的周安,关于童年时的许多记忆都已经模糊,甚至连老家门前是不是有一口井他也记不清了,但他始终清楚记得那个突然消失的白胡子老头。

    他也一直坚信,那是神仙!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将来有一天自己神功大成,将那些说自己中二的朋友一个个拎过来,抽他们大嘴巴!

    然而,他没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因为出了一点小差错。

    周安不仅仅买秘籍,练功练法术,他还买各种稀奇古怪的丹方,自己炼丹吃……还别说,他炼的每种丹药大多有些效果,只不过效果跟方子上写的不一样,只能治疗便秘。

    就在这两天,周安在古玩市场的路边摊上,花了八十七块钱,又淘到了一张传说中龙虎山流传下来的古丹方……第二天的时候,周安的尸体就有些招苍蝇了。

    ******

    周安做了一个梦!

    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梦,这个梦很奇怪,就像是在旁观人的视角,看别人的人生。

    梦里的主人公,也叫周安!

    周安出生在了一共穷苦人家,生活在一个叫乾京都的地方,家里一共五个兄弟姐妹,自己排老四,下面还有一个妹妹。

    周安的老娘在生下小妹第二年就病死了,他老爹是一个烂赌鬼,他曾将周安的大姐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秀才做小,换了笔钱,一晚上就在赌场输光了。

    周安的二姐是突然失踪的,他老爹说是跟人跑了,但邻居都说是他在赌场输掉了。

    周安的三哥是病死的。

    而周安他自己……在他九岁那年,他老爹将他输在了赌桌上,之后周安被几经转手倒卖,一直卖到了住在西桥巷柳条胡同的“刘大人家”,刘大人人称“快刀刘”,是个六品官,而且是世袭的,父传子,一辈辈传……因为他是一个净身师。

    就是给皇宫里送小太监的,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向宫里送一批,周安也被他净身了,送到了皇宫里当了小太监,成为了其他人口中的小安子。

    九岁进宫,小安子运气不错,因为长得好看,被选作跟在大公主身边当长随,还拜了一个老太监当师父,学了武艺。

    十三岁那年,小安子被调入了直殿监,他成为太监后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这个部门太差,简单来说,直殿监就是负责打扫卫生的,直殿监的小太监日常工作就是清扫各殿、清理廊道马厩、洗厕所倒马桶。

    这是内廷十二监中最没有权利的部门,干的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而小安子调入直殿监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师父“徐瑾”,是直殿监的掌印太监。

    虽然有师父罩着,小安子也活的不轻松,该干的活还得干,闲暇时还会在师父的督促下勤学苦练,除了一些拳脚功夫,徐瑾还教了周安一种名为“分魂大法”的武功,据说练至小成就可一心几用,大成则可御剑伤敌。

    小安子刚入宫就练“分魂大法”,十六岁时才小成,勉强能一心几用,而就在他练成分魂大法的当天夜里,他就被师父叫到房里,按着脑袋吸了神魂!

    小安子就这样死了。

    他到死都没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杀自己?

    周安看了小安子的人生,却明白小安子为什么会被杀,因为从徐瑾教他练什么“分魂大法”开始,就是没安好心!徐瑾很可能是练了什么邪功,让小安子练“分魂大法”,小安子才有所小成,就被徐瑾当做养料吸了神魂。

    八成就是这样。

    ……

    东乾王朝,乾京都,皇城禁宫深处。

    寂静无声的昏暗小屋,只有一盏油灯亮着,眉清目秀的小太监趴在墙角,已经断气多时!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明显的伤势,双目始终睁着,死不瞑目。

    房间另一头,油灯摆在一方木桌的边沿上,木桌一侧地上摆着蒲团,一脸色煞白嘴唇紫红的老太监盘坐在普通之上,五心向天,周身隐有气流飞旋,随着他的呼吸,那些气流时不时会化为为一张张人脸,好似在嚎叫的孤魂野鬼……

    墙角。

    小太监的眼珠突然转了转。

    周安眨了眨眼,缓缓坐起身,看着周围的情况有些愣神……这地方他很熟悉,是小安子师父徐瑾的练功房,看不远处在蒲团上盘坐那人,不就是徐瑾嘛,他正练功呢。

    怎么还在做梦?

    唉?好像哪里不太对!

    周安坐起来后便靠着墙,他感觉后背有些疼,似乎是之前摔过,做梦……也会疼吗?

    “这是……我……”周安继续愣神,越来越觉得不对,梦境不会如此真实,而且自己似乎不太对,脑子里多了一点东西,身上又好像少了点东西……

    周安低头看了看自己,虽然光线不好,但他还是能看清,自己穿着小太监的衣服。

    他猛的扭头,看向了放在一边靠墙的铜镜。

    铜镜中,他赫然是那小安子的模样!

    他脑子里多的东西是小安子的记忆,是他“梦境”中看到的一切!

    而他身上少的……周安瞪大双眼,将手伸到自己裤子里抓了抓。

    “啊卧槽!!!”

    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惊起于禁宫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