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五章 太公爷
    庭院中,一手持拂尘的白发老者阔步而入。

    此人身材高大,身形消瘦,满头白发一直垂到后腰,白面无须,但眉毛极长,满脸的老人斑说明他年岁极大。而最值得一提的,是他鎏金的圆帽,以及一身绣了百兽的烫金锦袍,那袍子在胸口之处,百兽簇拥下,绣的赫然是一条四爪蛟龙!

    他便是内廷十二监、四司、八局的大总管,司礼监掌印太监——康隆基!

    在东乾王朝,唯有皇帝可穿五爪龙袍,其次的皇亲贵族才能是四爪蛟袍,还不是所有皇亲贵族都能穿,就比如在王爷中,也只有参政议政的一等贵亲王才能穿,闲散王爷都是穿不得的。

    太监自然更不能穿!无论是多高品级的太监!因为太监其实就是皇族的家奴,是一帮纯粹的奴才,连臣子都算不上!

    但康隆基却是一个异类!

    算上刚刚登基没多级的新女帝,康隆基已经侍奉过四代帝王,他七十年前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一直到今天,司礼监可以理解为是皇帝的秘书处,可为皇帝处理公事,是内廷权柄最重的部门,而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不是给自己掌印,而是给皇帝掌印!皇帝的一言一行,他都知晓,他的话,也能够影响皇帝的决定!

    甚至,在新女帝登基前,神都女帝重病卧床多年,无法处理国事,内阁递上来的折子,十有八九都是康隆基看过后下的判言、落的印!

    康隆基称得上一代权监!

    但他,并不坏!

    风评极好!

    深受几代皇帝信任的他,神都女帝甚至曾说他是“护国重器”,可见皇族对他的信任有多高。

    康隆基走向屋门,身后还跟着一群老太监,所过之处其他太监皆是跪伏,他刚进了屋门,跪在地上的孙德友便略微爬起来,满脸奉承谄媚的笑道:“太公爷,您来了!”

    太公爷是一个尊称,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叫的,已经很多年了,康隆基在内廷都被称为太公爷。

    “都起来吧。”康隆基瞄了一眼孙德友,声音平淡的道。

    他的声音很脆,听起来不像是太监,也不像是老人,反而像是十多岁的少年郎。

    众太监哗啦啦的起身,但全都垂着头,一副极为恭谨的模样。

    周安倒是没起来,他还在地上趴着呢,满脸悲痛的样子……他今天能否过这一关,就看康隆基怎么说了!周安的内心是惴惴不安的,因为康隆基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可以说是神仙般的存在,虽然徐谨的死是因为伤势过重加主动传功,但说不准康隆基能否看出什么。

    周围静的落针可闻。

    康隆基向屋内走了几步,看先徐谨的尸体……徐谨盘坐在蒲团上,摆着头垂向下的姿势,脸色发紫,他现在的这幅造型,是周安给摆的!

    周安是要摆出一副徐谨练功走火入魔吐血而亡的样子。

    “谁发现的?”康隆基问。

    “回太公爷的话,是小安子……”孙德友马上上前一步道,“昨夜就小安子与徐公公在此处。”他说着话,还抬手示意了一下谁是小安子,指了指周安。

    “小安子。”康隆基看向趴在地上的周安,“昨夜发生了什么,说与咱家听听……”

    “是,是,太公爷!”周安一副泣不成声的口气,话都说不连贯,“昨天,昨天晚上,师父说他闭关,让小的给他守着点,奴才就在外面守着,没,没熬住……就睡着了,天亮的时候醒的,小的在门外叫师父,师父也不答,小的就进屋看了看,发现……发现……发现师父他老人家已经去了!师父呜——”

    周安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安子闭嘴,在太公爷面前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孙德友好似炸了毛的攻击,尖声呵斥。

    周安适当的表现出了一些惧怕,哭声渐小。

    康隆基略微抬了下手。

    炸毛的孙德友马上躬身垂头,不敢再言语。

    嗒!嗒!嗒!

    康隆基几步走到了周安身前,抱着拂尘垂目看向周安,平淡道:“小安子,抬起头来!”

    周安抬头看向康隆基。

    “你刚刚说的可是实话?”康隆基问,这一刻,周安脑海中轰鸣声炸响,康隆基的双眸在他眼中变成了全黑色,是黑漆漆的漩涡……周安感觉自己的意识不受控制,似乎想要将实话说出来,甚至想把自己是穿越者的事告诉康隆基!

    嗡!

    一片经文突然浮现在周安脑海中,是《化龙经》前篇所记载的静心安神的经文,这片经文原本的作用是帮助修炼者尽快进入没有杂念的入定状态,而此刻,这片经文却是帮周安抵挡住了康隆基的“妖法”!

    周安只能认为这是“妖法”,因为康隆基所展现的能力,打破了他对武侠世界的认知!

    “奴才……奴才说的……是实话!”周安回答道,又深深的垂下头。

    康隆基没再言语,绕开了周安,缓步走到了徐谨的尸体前,他一只手搭在了徐谨的天灵盖上,闭目不语。

    寂静了好一阵后。

    康隆基突然双目暴瞪,眼中闪过厉光,紧接着按着徐谨天灵盖的手猛的向上一提,徐谨便人立而起,康隆基又一变招,连点徐谨胸口穴位,进而拂尘一甩,将徐谨的尸体前后调转,再次连点徐谨后背穴道。

    徐谨的尸体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半悬着被康隆基打来打去。

    最后一击,又是打在徐谨天灵盖上。

    徐谨七窍顿时冒出滚滚黑烟,那黑烟化形为人影,扭曲着又迅速消散了。

    屋内屋外,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惊诧异常,尸体冒烟这种事若不是烧着了,实在是难以解释,而徐谨七窍中所冒出黑烟有非寻常烟雾,隐约的竟都是人形,这难免让人想到一些神神怪怪的事!

    “哼!”康隆基收手,却是重重冷哼了一声。

    “太公爷,这……”一跟随康隆基前来的老太监开口问。

    “徐谨擅修魔功,昨夜冲关不成,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康隆基下了判言,说着又冷哼一声:“哼!在皇家大内中竟然修炼此等阴毒的功夫,死了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谁!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若练了邪门的功夫,就此弃下,咱家既往不咎,如若不然,被咱家知晓了,可别怪咱家留不得你!”

    话音才落,康隆基一甩拂尘,看起来就是将原本搭在左手臂弯中拂尘,换到了右手臂弯中。

    就这一换,拂尘扫到了徐谨的尸体上!

    徐谨尸体顿时“嘭”的炸裂,未见血肉横飞,而是直接化为齑粉!

    众太监骇然,知道康隆基是动了真怒。

    “谨遵太公爷令!”屋内屋外,又是成片的太监跪倒在地,叩首应声。

    周安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康隆基的功力到底有多深?这大内第一高手真不是开玩笑的!

    康隆基向外走去,他来这边说了这番话,就相当于给徐谨之死定了性,徐谨又被他动怒之下打的尸骨无存,这事也就在没有任何“翻案”的可能,周安算是安全了!

    跪趴在地上的孙德友却是歪头瞄了一眼周安,嘴角勾起了阴冷的笑。

    怎么能就这么完了?!

    “太公爷留步!”孙德友在康隆基跨出门前抬起头,抬手一指周安道,“那小安子乃是徐公公的弟子,徐公公修了邪门功夫自是罪该万死,那小安子又该如何处置,请太公爷决断!”

    周安猛的抬头,给了孙德友一个很凶的眼神。

    妈蛋!

    把这茬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