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六章 恶向胆边生!
    徐谨是修炼邪功走火入魔死的,康隆基觉得他该死!那么,周安是徐谨的徒弟,而且是唯一的徒弟,又当如何?

    周安之前就没想过这事,他知道徐谨肯定是修炼了邪功,也没想过这一点……因为他下意识的将自己放在徐谨的对立面,却忽略了,实际上自己跟徐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康隆基停下脚步,先低头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孙德友,又回身看向周安,但他却没有如孙德友所想的那样动怒。

    “小安子,徐谨都教了你什么?”康隆基问道。

    “回太公爷的话,小的,小的……就学到了一点皮毛……”周安有些诚惶诚恐的模样。

    “你可是学了一心几用的法门?”康隆基又问。

    “学,学了……”周安硬着头皮道,这一点倒是没撒谎,也不能撒谎,小安子不是第一天练功,九岁就开始了,与小安子相熟的那些小太监,都知道他练得什么。

    “嗯,以后不要再练了,徐谨教你那功夫是没安什么好心思,你若是练成了,徐谨定是要吞了你的魂魄增强自己的邪功,幸亏他练功出了岔子死了,不然你也活不了多久……”

    周安猛的抬起头,一脸惊呆的表情。

    这段戏表演起来就有些累了,因为得瞪着眼睛,有些发酸。

    周安自然是在装出一副得知真相惊呆的样子!

    同时,康隆基在周安心中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因为这人似乎,真不错!

    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家,一个手握重权的老太监,虽然待人威严不苟言笑,但却不会目空一切,不会因为身份地位的差距而懒得说一些话,或许他原本也没想说这些,也知道周安是“无辜”的,所以没多想。

    但孙德友提醒了他,他却也没责怪孙德友多话,反而是提醒了周安。

    周安瞪着眼睛,渐渐又流出眼泪。

    其实是瞪眼睛瞪的发酸,所以流泪。

    但在旁人看来,他是不敢相信师父竟对自己包藏祸心,心痛之下流的泪。

    “你也无需多想。”康隆基看着周安又开口,“徐谨修炼邪功,危害皇家大内,死有余辜,你只是被他利用了而不自知而已,无人会怪罪于你,咱家准你三天事假,你好生调整心思,以后要尽心为皇家为圣上效力。”

    “是,小的遵命,谢太公爷!”周安身体一蜷,改趴为跪,向康隆基叩首。

    终究还是跪了!

    早晚的事!

    周安就权当是先适应了!

    而且对他来说,跪康隆基也算不上吃亏,康隆基这年纪都能当周安太爷爷了,

    这种老寿星别说在这个世界,就算在周安前世,也是不多见的。而在人均寿命只有四十多岁的东乾王朝,在民间能活六十岁就是高寿了,活七十岁的见官都不用跪,活八十岁的见了皇帝都可以不跪!

    要知道,神都女帝也才活了六十四岁就驾崩了!

    像康隆基这种能活过百岁的,在整个东乾王朝,都是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跪他不亏!

    孙德友脸色非常难看,他一心想要弄死周安,这种怨念,不比他对徐谨的怨念小!甚至更大!

    因为徐谨不给他面子,他不会丢脸,徐谨是他的上官,可小安子是什么?就是一个没入品的小太监!曾经的小安子是极为不给他脸的!以至于现在孙德友想要弄死小安子的想法,都称得上是一种执念了!

    康隆基回过神来,就要离去,目光扫过孙德友时,却又停下。

    “徐谨已死,直殿监掌印之位空悬,即日起,擢升直殿监少监孙德友为带班掌印……就这么着吧!”康隆基安排完了,阔步离去。

    “恭送太公爷!”众太监齐声。

    孙德友脸色由阴转晴了,对着康隆基离去的方向磕头,看他那神情,康隆基要是不嫌弃,他很可能爬过去给康隆基**趾!

    周安则是一脸很衰的表情,人生还真是大起大落!

    现在徐谨的死对他是毫无牵连了,但一心想弄死自己的孙德友上位了!虽然康隆基说的带班掌印,但实际上权利跟掌印没什么区别,而之所以是带班,只是因为少了文书而已……等司礼监的公文下来,孙德友也就该转正了!

    康隆基出了院子。

    院子里的所有人顿时全都轻松了起来,一个个打扫着膝盖起身。

    “哈哈哈,恭喜孙公公!”

    “咱家早就说过,徐谨这老东西就该死,这不死了嘛!”

    “孙公公早就该是掌印,徐谨占着茅坑不拉屎,着实恶心人,现在死了干净了!以后还要多仰仗孙公公……”

    那一个个不知道从哪个部门“流窜”过来的老太监,对孙德友好一阵奉承,虽然他们都知道,直殿监是一个无关轻重的部门,但他们更清楚,孙德友是二总管的人,他现在坐上了直殿监掌印的位置,再次高升必然是迟早的事!

    周安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别跟我说话,我想静静”的表情。

    他就闷头向外走。

    “小安子!”被奉承的满脸得色的孙德友叫道。

    “孙公公!”周安停下躬身道。

    “从今日起,你就去负责净房的打扫……”孙德友给周安安排了新的工作,净房……就是茅房!这是直殿监最差的活,让周安去扫厕所,清理屎尿,自然是孙德友报复的第一步。

    “回孙公公的话,太公爷准了小的三日假!”周安都没说下去,就是一副“老子有三天假,你敢让老子今天就上班?”的态度!

    孙德友眼皮跳了跳,眼中闪过寒光!

    都这个时候了,小安子还敢如此忤逆他,他是没想到小安子有这等胆气,杀心更大!

    但,现在他却不敢呵斥周安,因为康隆基的话在内廷十二监,比圣旨都有用!

    康隆基说让周安休息三天调整心思,就没人干让周安干活。

    “呦,瞧咱家这脑子,把这茬给忘了……”孙德友咧嘴道,“那就这样,小安子,三天后去打扫净房……净房之务,是直殿监的重中之重,你可得上心,若是清不干净,上面怪罪下来,你砍了脑袋不说,我们可都得跟着吃罪!”

    孙德友把砍脑袋几个字说的特别清楚!

    显然是,他已经想好了怎么搞死周安!

    太简单了!

    他是直殿监掌印,直殿监的太监若是犯错了,他让人活活打死都不会有人说什么。周安甚至能够想象孙德友会怎么搞自己,无非就是说自己哪里没打扫干净,或者故意丢些赃物就说自己没搞干净,然后让人打自己板子,几十板子下去,能活下来的都是身子骨好的!

    真的会活活打死!

    ******

    两天后,夜。

    直殿监中院北宅,净花苑。

    净花苑名字好听,实际上也只是名字好听,这里是给直殿监小太监住的地方,几排房子,房间多是大通铺,七八个小太监睡一间房,非常拥挤。

    周安也住在净花苑,不过他睡的却是单间!

    因为他以前住就是单间,徐谨可是之间的掌印太监,周安作为徐谨的徒弟,平常工作就是扫落叶,虽然也累,但要比其他活都轻松,住的吃的也要比其他小太监好!

    而现在,徐谨死了,孙德友上位!

    周安依旧住单间!

    却是因为,孙德友这两天顾不上他,据说孙德友这两天是在走关系塞银子,忙得不亦乐乎,而且刚刚升任带班掌印,他的应酬也多,或许是自觉小安子已经是可以随便捏死的蚂蚁,就等小安子假期过了,所以他这两天也有眼不见为净的想法。

    因此,周安这两天活的非常清静!

    康隆基给他的三天假期,就像是护身符一样,没有人能安排他做任何事,也就很难找他麻烦!

    然而这两天,不仅仅没人来找他麻烦,而连以前一起玩耍的不错的那些小太监,也都不来找他了!他是被整个直殿监孤立了!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都知道孙德友弄死周安跟捏死蚂蚁似的,都怕被连累!

    周安也不在意这些!

    他现在心里只有两件事。

    第一,怎么长出来?

    第二,怎么过孙德友这一关?

    净花苑西北角的一个四合院里,北屋内。

    房间不大,周安盘坐在蒲团上,五心向天,呼吸时快时慢,口鼻中时而喷出白气,隐成龙形……这两天他都在修炼《化龙经》,一方面,这仙家功法到了高深处,也是可以长出来的,另一方面,这是他掌握的最好秘籍,所以必然是优先修炼。

    许久之后。

    周安睁开双眼,却是满目愁色。

    咋办?!

    现在他是什么都好,长出来也是有希望的事,但孙德友要弄死他,眼看着后天就得去扫厕所了,能不能活过后天他真不知道!

    不行就……跑吧!

    跑?

    逃出这里,就算被通缉,也比马上就死在这里好!

    当然,这是下下策!

    要是有其他办法,周安肯定不会选择逃离!

    静静的想了许久。

    周安在自己怀里掏了掏,便摸出了一把带鞘的匕首,他拔掉刀鞘,看着寒光四溢的刀刃,微微眯眼。

    恨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不行就去宰了孙德友!

    反正这几个月皇城内发生的刺杀事件,已经不止一起了!多死一个孙德友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做的小心谨慎,别让人抓到踪迹,就能全身而退,度过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