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七章 他们这是要谋反!
    周安并不是一个极端的人,但这次,真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这皇宫大内,尔虞我诈之事层出不穷,每每出现风波,最先死的都是最底层的小太监。

    目前在这东乾皇宫内,有太监大约一千五百名,这个数字虽然会有起伏,但大体都是不会变的,而要知道,宫外的净身师,比如将周安送入宫的刘大人,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向宫内送一批小太监,但太监总数始终不会有大的变化,为什么?

    就是因为,在这里几乎每个月,都要死上那么一些太监,说好听一点,太监是皇家的内臣,实际上就是皇家的家奴,是奴才,小太监的命是最不值钱的!

    小太监的死,也是没人关注的!

    周安是不想被人一点浪花都没有的弄死,所以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寂静的屋内,油灯燃着。

    周安灯下看刀,这匕首说来还是徐瑾送给小安子的。

    杀孙德友?

    周安沉思。

    他是有本事杀孙德友的,因为他炼化了徐瑾的功力,自身已经具有地煞境的功力,孙德友实力虽然不弱,却也只是先天境而已。

    在这世界,武功境界大体可分为五重境界。

    后天三境,分生劲、锻体、开窍三小境界,在江湖上不入流的武者,基本都是这个境界,若是达到后天圆满,可称三流武者。

    先天三境,分通脉、丹元、玄元三小境界,从后天境进先天境是一道坎,因进入此境需要打通任督二脉,非常人所能,一般将江湖上有些名望的侠客,都在此境,但放眼整个江湖,先天境也只能算是二流。

    地煞境,分上中下三品,能进入此境的,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之辈,江湖上的一流乃至于超一流高手,都在此境界,此境界也被视为是否可称强者的分界线,进了地煞境,便是一方强者。

    天罡境,也分上中下三品,此境界武者在整个东乾王朝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想要进入此境界,仅有天赋是不够的,还得有大毅力大智慧,一般能达到天罡境的武者,都会被誉为一代宗师,此境界武者基本都具备一剑荡千军的实力!

    据说,大内总管康隆基便在此境界,康隆基也因此与江州神鹰谷谷主鹰无月、西南巨剑山庄庄主段渊离、青州白驹寺住持“妙严法师”并称为武林四大宗师!

    最后一境,天人境!

    达到天人境者,可称陆地神仙!

    这是传说中的境界,已有数百年不见。

    传闻三百多年前,东乾王朝开国皇帝“武元胤”便是天人境!但也只是一个传说,几百年没出过天人境,几百年前的事,谁又说得准?

    ……

    徐瑾是中品地煞境强者,周安得了他的功力,且经脉拓宽百倍,但在当时,周安还不算是中品地煞境,因为内力的多寡只是决定境界的一部分而已,周安还未打通全身窍穴。

    不过就这两天,周安修炼《化龙经》,已是轻松打通自己的四肢百骸所有窍穴,两天前他还不是中品地煞境,现在已经是了!

    甚至隐隐的有要突破的感觉!这都要归功于《化龙经》的神奇。

    再说那孙德友!

    不过是一先天境而已,周安杀他不费吹灰之力,周安现在考虑的不是能不能悄无声息的杀了孙德友,而是如何善后?

    很显然,最好的方式就是嫁祸他人!

    嫁祸给谁呢?

    从老女帝驾崩前夕,到新女帝登基继位后,一直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东乾大内可谓极为不太平!投毒事件发生过三起,趁着夜黑风高刺杀的,也有那么两次。

    这几次暗杀事件,凡是抓到人的,都是不要命的死士,皆吞毒自杀了,也是没查出什么,最终全都不了了之了。

    所以,嫁祸给谁?

    其实嫁祸给谁都不好嫁祸,因为孙德友身份还不够高!直殿监的职务也太无关轻重,杀他的理由都不好编。

    周安沉思许久,最终一咬牙,收了匕首,抬手盖了油灯,摸黑换了套衣服,戴上面罩,而后便奔着后窗去了。

    想这么多干嘛?

    先砍了他丫的再说!

    周安其实也算是想明白了,既然自己想不到谁会刺杀孙德友,找不到嫁祸的对象,那么其他人也应该想不到吧?孙德友被暗杀,他们就一定能查出什么吗?

    又有谁会怀疑小安子呢?

    周安知道自己现在的本事,可其他人不知道,也很难怀疑到他!

    让孙德友死的事成为悬案,是再好不过的事。

    八成又是会不了了之的!

    ……

    周安顺后窗而出,很快便出了净花苑。

    孙德友的宅子是在直殿监的南边,是一个单独的大院,周安翻墙进了这院子,跳来跳去躲躲闪闪的,一直摸到这院子的后宅。

    后宅屋内亮着光,孙德友还没睡,隐约还能听到说话的声音。

    “……总管您放心,奴才肯定帮您把事情办妥,奴才忘不了您对奴才的恩情。”

    “哼!少跟咱家说漂亮话,等你把事情办好,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的!”

    “是是是,奴才明白。”

    周安在窗外听了一耳朵,却是皱眉。

    总管?

    康隆基在这里?听孙德友那谄媚的语气,不是康隆基会是谁?康隆基会来夜会孙德友?也不可能!

    屋内,门前墙角都架着点亮的烛台,一片灯火通明。

    一个长脸老太监端坐在主位上,手捧着茶杯正在说话,下手第一个位置上,还端坐着一个穿着黑衣五大三粗的男人。

    孙德友则垂着腰,恭谨的站在老太监身旁。

    “李将军,人你也见到了,话你也听了,你就放心吧,吴阁老交代的事,咱家定会全力以赴,绝不会出岔子。”长脸老太监,阴声阴气的道。

    “那就有劳古公公了!”那黑衣男人抱拳,随即又豁然起身,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道:“此事干系重大,没有吴阁老的命令,你们先不要擅动……”

    “李将军这话说的,咱家又不是第一次给吴阁老办事,其中利害,咱家是知晓的。”长脸老太监笑道。

    “好!有古公公相助,此事便成了一半!等将来新帝登基,这大总管之位,就非古公公莫属了!以后可还要多仰仗古公公,哈哈哈哈……”

    “李将军说笑了,新帝若登基,李将军便是从龙之功,咱家以后还要多仰仗李将军照看呢……”

    两人在屋内说话,孙德友在旁听着。

    却是谁都没注意到,这屋西北角的窗户,被戳破了窗户纸。

    周安向屋内偷看,听的那叫一个心惊肉跳!

    这三个人搞事情啊!

    等新帝登基?哪儿来的新帝?新女帝这可是刚刚登基几个月,他们还想拥立谁登基?这特么是要谋反啊!

    周安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来刺杀孙德友的,竟然偷听到了如此大的事!

    他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