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八章 死太监,竟然敢射我!
    举报他们!必须举报他们!

    周安心里在呐喊。

    屋内的三人周安都认识,或者说,都知道是谁!

    除了孙德友外,另外两个,那个长脸老太监是二总管古槐庸,他是内廷十二监的二号人物,仅次于大总管康隆基!

    不过,比较而言,古槐庸的二总管,与康隆基这个大总管差的太多,并不能形成任何竞争关系,其他人在康隆基面前是孙子,他也是!

    如果说康隆基的权势是一百分,那古槐庸的权势就只有十分。

    但这种差距,又不影响古槐庸在内廷的地位,康隆基权势太高,是他自己的问题,因为康隆基本身牛逼炸了,所以身份高的吓人。

    古槐庸则是权势与职务相当,他是御马监的掌印太监!而御马监是仅次于司礼监的部门。

    御马监本职工作是给皇帝养马的,听起来没什么权利,但实际上却还有其他职能,最重要的一个职能,就是辖制大内四卫兵马!

    这四卫兵马是守护东乾皇城的重要力量之一,有足足近五千人,在大内,这是仅次于那凶名赫赫的皇帝亲卫“神策军”的武装力量。

    或许是因为康隆基的关系,使得近几代东乾皇帝过分的信任太监,以至于古槐庸一个太监,竟手握兵马大权!

    这是他是二总管的原因!

    屋内那黑衣大汉,则是货真价实的将军!

    乃是乾京城西城禁军都指挥使李虎彪,是个从三品的武将,手握西城十二卫禁军,乾京城西城的治安与城防皆在他控制之下。

    西城禁军指挥使秘密潜入宫中,密会内廷二总管,商议谋反之事?

    这已经不是胆大包天能形容!

    然而现在的东乾朝廷就是这种局面,早在老女帝驾崩前,这种苗头就已经出现了!

    内阁首辅领班军机大臣吴绪宽把持朝政多年,吴绪宽是武将出身,却是一个儒将,后又弃武从文,入了内阁,一直到今天,吴绪宽是手握天下兵马大权,称得上权倾天下。

    屋内两人谈论时提到的吴阁老,便是吴绪宽!

    吴绪宽要反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直接登基做皇帝是不可能的,非天下大乱不可,所以,废女帝,拥立新帝是必须先走了一步。

    先找拥立一个傀儡皇帝,而后一步步取而代之,这套路太熟了!

    如果是真正的小安子,听了屋内几人的话也分析不出啥,但周安不同,他是穿越者,在他前世历史上,类似的事真是太多太多了!

    不过周安也是没想到,东乾王朝的问题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

    连内廷二总管都是吴绪宽的人,皇宫大内都被如此渗透,那其他地方呢?

    所谓的大厦将倾,怕也就是这样了。

    周安要举报他们!

    他这个想法还是很坚定的!

    他肯定是要站在女帝这边的,谋反之事一旦发生,对他没任何好处,相反,他很可能是要被清洗掉的!而且,孙德友是他的敌人,肯定不能让孙德友得势,敌人的同伙都是敌人!

    然而,举报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周安现在就是一个小太监,人微言轻!

    他还没有任何证据!冒冒失失的去举报,先死的就是他!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周安根本就不知道,古槐庸与李虎彪来这里密议,还牵扯到孙德友,他们要安排孙德友干什么?

    周安是来晚了,没听到他们之前谈什么。

    其实他现在今晚是来杀孙德友的!

    但现在看起来,孙德友是杀不成了!

    因为二总管古槐庸也是地煞境强者,据说已经地煞境圆满,在这大内之中,如果不算大总管康隆基,古槐庸绝对是最顶尖的高手之一。

    古槐庸在这里,怎么杀孙德友?

    等他们走?

    周安是不能就这样走的,继续偷听。

    “什么人?!”屋内突然传来一声尖喝!

    紧接着“嗖嗖嗖”三声,是暗器直袭周安靠着的窗户!

    “糟了!”周安心叫一声,抽身而闪,脚下生风狂奔向墙边。

    跑!!

    三枚毒镖将窗户打穿了窗户,却是被周安都躲开了,紧接着窗户便完全崩碎,四分五裂,一道残影顺着窗口飞掠而出,浮尘一甩,毒镖便如漫天花雨一般击向周安。

    是古槐庸!

    周安翻墙而过,感觉肩膀一痛,却不敢停留,踏云纵施展到极致,又翻过一道墙,飞身上了屋顶,消失在了屋脊之后。

    古槐庸一直追到了屋顶之上,向北张望,却再看不到周安的影子。

    “该死的小贼,是谁?”古槐庸脸色有些惊惧。

    刚刚他在屋内与人的那些话,是见不得人的,若是传出去,他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就是不知道那小贼是谁,古槐庸也只是看了背影,看那背影纤瘦身材矮小,莫不是个女人?

    古槐庸也没敢再细细的搜寻,更不敢喊人来搜。

    因为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大半夜的会出现在孙德友的宅子里,更何况,那李将军还没走呢,是不能被人瞧见的。

    古槐庸回到了孙德友的宅院中。

    孙德友在后宅院子里满脸惊惧之色,显得极为焦虑,他显然是也想到了后果。

    古槐庸返回院子,张口便问:“李将军呢?”

    “走了。”孙德友道。

    “走了,走了好!”古槐庸连连点头,安心了不少。

    “总管……人抓到了吗?”孙德友问。

    古槐庸摇了摇头,又看向孙德友,微微眯眼,他倒不是怀疑孙德友,而是想不通,孙德友怎么会被人监视?孙德友有那种分量吗?

    若不是被监视,刚刚那小贼又是谁?

    “总管,刚刚那……”孙德友又开口,已经显得有些恐惧,真的是越想越是吓人。

    “慌什么?”古槐庸呵斥了一句,又眯着眼阴声阴气的道,“那贼人中了咱家的暗器,暗器上抹了奇毒,就算是他地煞高手,也活不过今晚……”

    古槐庸说着话,明显是自我安慰,就算偷听的小贼活不过今夜,也不妨碍将消息告诉他人。

    ******

    净花苑,西北角的四合院。

    周安手捂着肩膀,翻后窗回了屋内,直接摊到在了地上。其实他肩膀现在已经不疼了,都麻木的快没知觉了,捂着,也只是为了防止滴血在回来路上留下痕迹。

    “死太监,竟然敢射我!等小爷练成绝世武功,第一个就撕了你……”周安念叨着,咬着牙将暗器拔了下来。

    拿眼前看了看,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周安能看到这暗器上淬了毒,呈蓝色。

    这毒非常猛,周安小半个身子都已经开始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