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十章 大魔王
    “生愈术”是《小法术大全现代修订版》内所记载的一种治疗类法术,而《小法术大全现代修订版》,则是周安在前世网购所得,价格也不贵,就花了九十九块,是包邮的。

    周安在前世时,是没有练成任何一种小法术,哪怕是秘籍中所说最好练的除尘术,也是没练成!

    但《小法术》秘籍中所记载的三十六种小法术该如何修炼,他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法术也能练,生愈术如此简单的就练成了,那不是说……”周安想着,豁然起身,紧接着拉开裤子低头看了看,他脑海中就像是划过一道闪电。

    用生愈术能让自己长出来吗?!

    可以试试!

    ******

    鸡鸣五声,新的一天开始了。

    换了身衣服的周安走出屋门,看着院子里翠绿的杨柳,满脸复杂之色!他已经试过了,生愈术并不能让他长出来,或许是因为切的年头太长了,也可能是,生愈术只能起到不算强的治愈效果,却不能让断肢重生!

    今天,依旧是周安的假期!

    一夜没睡的周安倒是精神头不错,在院子里打起拳来。

    这院子是一个四合院,但其他几个屋子都没忍住,有两个是堆杂物的,还有一个因为之前死过人,据说闹鬼,所以没人来住。

    也没人来打扰周安。

    周安打拳显得毫无套路,因为他是将很多种武功杂合在一起来演练,什么奔雷手、缠丝劲、十二路谭腿、六合拳、八极拳、分筋错骨手,通通的杂合到一起来练。

    打的半个时辰的拳,周安浑身舒畅。

    院子里有水井,周安又在井边洗了个凉水澡,现在正是盛夏,也是不冷!

    之后,他便出了这小院子,去了净花苑的饭堂。

    虽然现在处境依旧很糟,明天就可能被孙德友弄死,但饭还是要吃的。周安现在也是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想辙,大不了就跑路!跑出去被通缉,也总要比被弄死在宫里好。

    净花苑的饭堂面积很大,平常有一百多个小太监在那里吃饭,而且伙食不差,这里毕竟是皇宫大内,待遇总是要有一些的。

    到了饭堂,周安打了饭,便找了一个长桌坐下,独自吃了起来。

    坐在周安附近几桌的小太监们,马上抱着碗换位置,都跟避瘟神似的避周安,原来跟周安玩得好的那些小太监,更是把周安当空气。

    周安也没在意。

    饭堂里嗡嗡的议论声不断,小太监们低声说着闲言碎语,无非就是宫里的一些事,比如哪个太监做错事被罚俸了,谁谁谁得罪了哪个贵人,差点被打死。

    “听说了吗?小李子死了。”

    “小李子,哪个小李子?”

    “就是李东海,以前不是咱们直殿监的嘛,记得吧。”

    “记得记得,咋死的?”

    “被小公主打死的,死的老惨了,听说眼珠子都给打出来了。”

    “小公主还发脾气呢?”

    “可不是嘛,诶?二德子,当初小李子被调去给小公主当长随,你不是挺羡慕的嘛,现在还去不去了?听说现在那边可缺人了……”

    “行了行了,你可绕了咱家吧,咱家还想多活几年呢。”

    又死人了!

    这事常有,太监的命不值钱,死几个人,也就会在太监群体中引发一些议论。不过,最近出的几次小太监死亡事件,却有些特殊。

    因为他们都是死在云景公主手上。

    云景公主是神都女帝最小的女儿,是新女帝的亲妹妹,因为新女帝登基也没几个月,以前新女帝被称为大公主,云景公主被称为小公主,小太监们是叫顺口了,所以还这么叫。

    关于最近云景公主发脾气的事,可以说是闹的满城风雨。

    这种事对于那些大人物来说,算不得什么。

    但对于太监们来说,主子最近闹脾气,那就是泼天大的祸事,云景公主自幼受宠,为人可以说是极为交横跋扈,历来宫内鸡飞狗跳的事,都与她脱不了关系。

    也就是近半个月吧,云景公主那经常闹出人命。

    搞得小太监们人心惶惶的,都害怕……这事看起来跟其他小太监们没关系,实际上关系大了,云景公主那只要一死人,就得有人补上去!

    以前人人都羡慕能给宫里的各位贵人当长随,那真是吃得好住得好,还没人敢惹,毕竟身后站着贵人呢,打狗都得看主人。

    但近期嘛,这事儿是人人都怕,就怕被安排去云景公主身边,那真是嫌命长。

    云景公主在大内是大魔王一样的存在!

    吃完早饭,周安便离开了饭堂,回屋睡觉去了,毕竟是一夜没睡,吃完饭困劲儿也上来了。一觉睡到中午,周安被院子里匆匆的脚步声惊醒了。

    他从榻上翻身坐起来,那脚步声便已经到了门口。

    嗒嗒嗒!

    “小安子,小安子你在吗?不好啦……”随着很小心的敲门声,外面响起了很小心的声音。

    周安过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小太监,年纪跟周安差不多,十六七岁的模样,长得又黑又瘦,这长相在小太监中算是差的,多数小太监都是白白净净。

    这人叫“魏宝桢”,一般都叫他“小魏子”,他是原来跟小安子玩得好的小太监,算是好朋友,之后不理小安子的,也有他一个,早上他就在饭堂,就没搭理周安。

    “嘛呀?”周安问,打哈欠的样子。

    “不好啦!小安子!”小魏子尖声尖气的,一副出大事的口气,“刚刚咱家听说,说孙公公批了条子,要将你送惜春宫去……”

    周安精神一震。

    惜春宫……云景公主就住在惜春宫!

    “你快想想办法吧,不行去给孙公公磕个头认个错,别拧着来,咱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小安子,别说我来过呀……”

    小魏子说完,转身便跑,出院门前还探头探脑的,生怕人瞧见。

    周安看着小魏子跑了,抬手挠了挠脸。

    这家伙还算有情有义,明明怕被连累,还跑过来报信。

    现在谁都怕去云景公主身边,死亡风险太大,孙德友骗骗要把他送过去,意思自然不言而喻,这是要“借刀杀人”啊!

    其实说起来,云景公主那边缺人,也轮不到直殿监送人,但以孙德友的关系来说,他自然能轻易将自己手下的人调过去,也就是知会一声的事。

    周安却是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去云景公主身边虽然危险,但不是必死之局,而且这对周安来说还是一个机会,是一个向上爬的机会。

    就是不知道,云景公主因为什么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