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十五章 打公主还能升官?
    云景公主说完话,还抬手摘掉了头盔,重重摔在地上,一副气的不行的样子,又抬手指着道:“小安子,你别跟我装,我也不欺负你!你给我拿出真本事来!再敢耍我,我把你丢去喂狗!”

    “是是是……”周安垂头领命。

    云景公主却在这时突然出刀,偷袭了周安!

    周安将自己实力限制在先天圆满,又不能躲闪,只能暴起上前,欺身上前,手在战马刀柄上一排,将战马刀荡开!

    云景公主刀式一变,刀柄尾的锤头砸向周安腹部!

    周安以柔克刚,手若缠丝,一拍一带,再次化解公式!

    云景公主长发飞舞,满脸上都写着“我不服”三个字,刀式再次变得猛烈,周安闪转腾挪,连削带打,却不敢触及云景公主的身,只能在那战马刀上着力,不断将云景公主的公式化解!

    “此等掌法,很像是九环山巅华宗的化柔掌,又像是……白驹寺的慈佛手?”哈其格又开始猜测。

    以柔克刚的技法虽然罕见,但并非没有!

    然而哈其格依旧没看出,周安用的是谁家的功夫!只能说是像,但又不太对!

    云景公主又开始心浮气躁!

    她本以为不让周安躲,去掉自己身法的劣势,她能跟周安分个高低,万万没想到,周安不仅仅躲闪厉害,防御也如此了得!

    她的所有攻式都被化解!

    都是先天圆满,差距怎能如此之大?

    她想不通,哈其格也想不通!

    因为周安已经大幅度的运用内力,不然踏云纵与缠丝劲也发挥不出效果,但他很好的将内力限制在了先天圆满,因此哈其格只能看出周安内功境界在先天圆满。

    “乾武三式·落阳击!”

    云景公主突然开大招!斩马刀上爆起耀眼光芒,这是杀招,放出去就收不回来的那种!皇家第一绝学《乾武盛典》,每一式都威力巨大,内力的消耗也会很剧烈!

    以云景公主此刻内力来说,施展落阳击十分勉强,需要消耗她大半内力!

    哈其格脸色巨变,手腕一翻,手中暗器蓄势而发!

    她很了解云景公主的脾气,不是真的要杀人,就是骄傲惯了,越来越不服气,所以,哈其格是不能让云景公主失手斩了周安的,以她实力,用暗器化解云景公主这一击极为轻松。

    就等千钧一发那一刻!

    周安心里又骂了一声“妈卖批”,这下来的太突然!

    因为两人近身相战,除非他拿出真本事,否则只发挥限制在先天圆满的身法,是躲不开的,唯有再次欺近……云景公主的刀还没落下,周安已冲到云景公主一步内,以“蛮牛劲”硬接那极长的刀柄,先抓住那长杆,同时以“罡身术”的法门吸去九成以上的打击力,紧接着“缠丝劲”以柔克刚……

    周安为化解这一击,在将内力发挥限制在先天圆满的情况下,足足用了三门功夫,也是难!

    就算如此,他的手也是被砸的生疼!

    一切说来复杂,实际上发生在极短时间里!

    云景公主开大招,周安近身!

    只听得一声低喝!

    “撒手!”

    周安强行夺刀!正常来说,云景公主已经收不住手,周安夺刀,云景公主肯定是拿捏不住的,但周安低估了云景公主的硬气,就硬握着刀柄。

    对战被人夺去兵器,可是奇耻大辱!

    云景公主太骄傲,所以强撑!

    但根本撑不住!

    周安夺刀,云景公主被直接甩了起来,紧接着便飞了出去,滚在两丈外的地上,虽身穿重甲,却是甩的很惨。

    练武场极大,哈其格想要入场救人,也未来得及!

    “殿下!”

    “大胆!竟敢伤害公主!”

    “放肆!”

    “受死!”

    练武场周围一片哗然,小安子竟然伤了公主,此等罪名说严重了是要诛九族的,多声爆喝接连响起,几个老太监窜入场中,一副要将周安打杀了的样子。

    哈其格已经闪到了云景公主身边,将她扶起。

    周安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但是,他这也是没办法啊!摊上这么一个活祖宗,换了谁都一样!

    眼看着周安就要被一群饿虎似的老太监拿下!

    “都给本宫滚,谁让你们进来的?!”云景公主一声尖叫,吓的几个老太监直接跪下了!

    “滚出去!”云景公主伸手对外一指!

    几个老太监灰溜溜的起身,又垂着头跑出去了。

    “哎呦呦,我的小祖宗,没摔坏吧?要不要传太医?快点,传太医……”狗腿子汪公公小跑到了云景公主身边,一边用浮尘给云景公主打扫盔甲的上灰尘,一边大事不好的叫嚷。

    “滚!”云景公主歪头瞪眼!

    汪公公也灰溜溜的退场了!

    云景公主看向周安,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快步向前。

    “奴才错了,奴才失手伤了公主殿下,奴才罪该万死……”周安直接跪了,又到了表演的时刻!他将诚惶诚恐、悔过等情绪表演的淋漓尽致,就差挤出几滴眼泪了。

    “小安子!长本事!长本事了是吧!”云景公主过来,先踹了周安两脚,又掐着腰道:“你师父是谁?”

    “奴才师父,徐瑾徐公公!”周安垂头道。

    “徐瑾?”云景公主看向哈其格,“前些天练邪功死掉的那个?”

    “是!”哈其格点头。

    “好啊你,小安子,怪不得你这么厉害,竟然敢练邪功!”云景公主又看向周安,“让康爷爷知道,非扒了你的皮!”

    “殿下,小安子没练邪功!”哈其格却插话道。

    “嗯?”云景公主看向哈其格。

    哈其格蹲下身,对云景公主一阵耳语,说了一个大概,无非就是徐瑾练邪功,小安子也是受害者,当初徐瑾收小安子为徒,就是用心险恶。

    云景公主听懂了,却又问:“那他怎么这么厉害?”

    哈其格摇了摇头,却又道:“徐瑾生前是地煞境强者,虽然对小安子没安好心,但可能也传了小安子真本事……小安子,应该是得了真传……”哈其格语气很不确定。

    一个地煞境强者的真传,能在先天境如此厉害,也是不好解释的!

    要知道,云景公主的几个师父,都要比徐瑾强,康隆基也曾亲自教过云景公主,云景公主是先天圆满,却不如周安!

    云景公主气鼓鼓的样子,又看向周安,紧接着又道:“抬起头来!”

    周安很是惊慌,抬头看云景公主,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嘶!抬个头都不会,反了你了是吧?真长本事了,连本公主的话都不听!”云景公主上前便拉住了周安的耳朵,将周安硬生生拉了起来。

    “公主,公主,疼!疼!奴才错了,真疼……”被揪耳朵的周安一个劲儿求饶。

    周围那些小太监、小宫女却都脸色不对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因为她们都感觉到了,云景公主对周安的态度明显不对劲!以往云景公主身边,能被云景公主揪耳朵的,得是跟云景公主走的很近的奴才婢女,比如说她的贴身婢女红杏。

    云景公主见周安求饶的样子,脸色一下子缓和了许多,她又在周安脸上看到了以前的影子,果然是那个受气包,其实一点都没变!

    一下子没忍住,云景公主竟然噗嗤笑了出来,却又马上板住脸,放开手问:“小安子,你可记得本公主?”

    “小公主倾城之姿,秀美绝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是那天上的仙女也比不得小公主一分,奴才不能忘,也不敢忘!”周安这话说完自己都嫌肉麻,这马屁拍的是铛铛响!

    “大胆!竟敢轻薄本宫!”云景公主却怒了,却又没绷住,噗嗤笑了出来,哼哼着道:“好你个小安子,几年不见,有了一身本事不说,还学会油嘴滑舌了!”

    “奴才知错。”周安又垂下头。

    “哼!”云景公主轻哼了一声,又回身负手,朗声道:“传本宫令!擢升小安子为惜春宫监丞,太监常侍,赐惜春宫内府腰牌,赏飞燕服……汪公公,你去司礼监跑一趟,让他们晌午前将文书送过来……”

    周安猛的抬起头,他惊呆了!

    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汪公公甚至都没马上答话,瞪大眼睛看了周安一眼,缓了缓神才恭谨道:“遵命!”

    周安抬着头,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啥情况?!

    打公主还能升官?

    云景公主这是什么脑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