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十六章 一步登天!
    惜春宫是没有少监这个编制的,总共就那么几十号人,用不上。在惜春宫,最低级的是杂役太监,其次是长随太监、太监常侍,而后便是监丞,最后是总领太监,也就是总管!

    周安被直接擢升为监丞,也就是仅次于惜春总管太监的位置!

    虽然周安不是唯一的监丞,惜春宫原本是有监丞的,但他绝对是最特别的!从身份与关系上来说,要比原来的那个监丞高,因为周安还是太监常侍……太监常侍这一身份是不如监丞的,但就算是监丞,也羡慕这个身份!

    因为只有常伴云景公主左右的,才是太监常侍!

    就比如云景公主手下,那几个先天境的老太监,都是太监常侍!这是云景公主的身边人。

    云景公主吃饭的时候,长随太监可能是站在门口候着,而太监常侍,就站在云景公主身边,尝菜试毒都是常侍的事。

    监丞虽然职务高,但不直接跟在云景公主身边,只是管理下面的小太监而已!

    而现在的周安,是既能管理那些小太监,也是云景公主的身边人!

    更加更加重要,更加让人不理解的是……云景公主还赐予了周安飞燕服!

    这才是最为贵重的赏赐!

    飞燕服,说起来可能要相当于周安前世历史中的御赐黄马褂,飞燕服的历史要追寻到两百多年前的乾宣宗时期,原本是皇帝赏赐给手下亲信太监,方便亲信太监办事的象征!

    而到今天,身穿飞燕服的太监并不能方便办事,却依旧是身份的象征,受到宠信的太监才可能得到飞燕服,身着飞燕服,可以见官不跪,无论是见了军机大臣,还是见了内廷大总管,都可以不跪!唯有见了皇族嫡系成员,飞燕服才没用。

    飞燕服是只有皇帝才能赐予的恩赏!

    比如惜春宫总管汪公公,他是周安之前,惜春宫唯一有飞燕服的太监,但他的飞燕服不是云景公主赐的,而是已故的神都女帝赏的,那是很多年前的事,当时云景公主十岁,遭遇过一次刺杀,汪公公舍命护驾,替云景公主挡刀,那次事件在宫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朝堂内外无不议论。

    汪公公也因为那次的表现,封赏无数,其中便有神都女帝赐下的飞燕服!

    公主是不能赏赐飞燕服的!

    但那是以前!

    现在的女帝,是云景公主的亲姐姐,云景公主只要不是惹下滔天大的祸事,或干涉政务,新女帝是什么都顺着她,赏赐飞燕服这种事,云景公主说一声,也就赏了,就算传到新女帝耳中,也不会在意,反而会对外说是她让赏的!

    周安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但这天登的可以说是莫名其妙了!

    周安完全不理解,云景公主突然如此赏赐自己,是因为什么?!

    ******

    中午。

    身着飞鱼服,腰挂惜春宫内府腰牌的周安,走出房门。

    他是被一群小太监、小宫女折腾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不仅仅得洗澡,甚至还得化妆,脸上打些粉,身上还得喷疑似香水的东西,搞的香喷喷的,最后才换上一套代表着皇家亲信的飞燕服!

    之前,他在练武场上被擢升封赏,之后便被拉来这里,一直到现在才出门。

    整个人都不一样了,镶着翡翠的青黑色太监帽,绣着八种禽类的飞燕服,就连脚下的靴子都是“高人一等”的蛇皮的!这身衣服穿在谁身上,都有一种权势的味道!

    “周公公,您这边走,小的带您去看房……”

    有小太监带路,引着周安前往惜春宫的“探春苑”。

    一路上,周安遇到了不少惜春宫的小太监、小宫女,那一个个全都恭谨的招呼“周公公”,对于这位惜春宫新贵,他们态度转变的极为直接,也就是那群小宫女,还敢在周安走远后,在后面叽叽喳喳笑着议论议论,小太监们都不敢。

    探春苑,这是一座两进的大宅子,而且紧挨着惜春宫内府,也就是云景公主的寝宫。

    在云景公主寝宫周围的宅子,也就那么几个,其中新春苑是总管汪公公的宅子,探春苑规模不在新春苑之下,以后就是周安的宅子了!

    小太监带着周安认了门,便告退。

    整个探春苑里,就剩下周安一个人。

    这就……

    这很奇怪!

    不去见公主吗?也没让周安去见公主!这很不对劲!周安升官,换了衣服认识了家门,按理说应该是要去公主身边报道的,他是常侍,要跟在公主身边。

    周安正在屋内转悠着。

    “小安子!”屋门外突然响起了笑吟吟的声音。

    周安向外一看,是云景公主的贴身婢女红杏,她是惜春宫第一女官,职务比汪公公低半级,实际上与汪公公是平起平坐的!甚至连汪公公都不敢得罪她!

    十七岁的红杏,带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宫女已经进了宅门,正朝屋门口走。

    周安自然记得他,小安子以前没少被她欺负!

    “红杏姐!”周安直接露出笑容,热情的打招呼!这或许也可以说是一种表演了,周安继承了小安子的记忆,却没继承小安子的感情。

    “呦!行啊!这么精神!”红杏进门,便开始围着周安转圈走,品头论足的。

    “红杏姐,几年不见,您越发秀美清丽了,真是沉鱼之姿,落雁之貌,咱家都有些不敢认了……”周安送上了马屁,对待女孩子,想要给人家开心,就夸她,怎么肉麻怎么夸,只要自己长得别讨人嫌,对方就算嘴上不高兴,心里也美着呢。

    “行了行了你,跟谁学的油嘴滑舌!”红杏笑着拍了周安的肩膀,顿了顿又道:“还记得姐姐呢?”

    “怎么能忘。”周安保持微笑道。

    “记得我扒你裤子不?”

    “……”

    “哈哈……”红杏大笑。

    门口的两个小宫女也是捂着嘴直笑!

    周安斜眼看红杏,又叹了一声,算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受苦的也不是他,而是以前的小安子!

    “红杏姐,您过来,就是找咱家寻开心的?”周安斜眼问道。

    “当然不是!奴婢哪敢在周公公身上寻开心,巴结还来不及呢,你说是吧,周公公~~”红杏这话说的充满了调侃,在内廷,只有有官职品阶在身的太监,才会被称为公公,周安是惜春宫监丞,算起来,也是一个七品宦官了!

    叫周安公公没毛病,就是这话从红杏嘴里说出来,调侃居多。

    “姐姐您饶了咱家吧。”周安保持微笑,不跟她一般见识!

    “好啦,不闹你了!”红杏笑着,突然伸出双手捧住了周安的连,盯着看,啧啧有声的道:“啧啧,这么多年了,小安子还是这么漂亮,都要被你迷死了!”

    周安对红杏翻了翻死鱼眼,而后道:“红杏姐,咱家不用去见殿下吗?”

    “暂时不用,公主去见乾武宫了,估计得在那儿吃午饭。”红杏道。

    乾武宫,是女帝的居所,云景公主陪她姐去吃饭了。

    “红杏姐怎么没跟去?”周安问。

    “我这不来陪你了嘛……”红杏笑眯眯,但还是解释了一句,“哈其格姐姐跟去了,不用我。”

    红杏又突然回身,道:“小桃,叫人送吃的过来,午饭就在这儿吃了。”

    “是!”被称呼为小桃的小宫女领命,匆匆离去。

    不多时后,便有几个小太监小宫女送来满桌的吃的,不说全是山珍海味,但也不差,当官了之后伙食是完全不一样,不想去食堂,也可以叫人送过来在房里吃。

    红杏似乎是来找周安叙旧的,也是联络感情,毕竟以后都是云景公主的身边人,又不存在竞争关系,走得近没坏处。

    两个小宫女也坐下了,陪着一起吃饭,红杏虽是女官,可没那么大架子,对那些小宫女亲和的很。

    两人聊了聊以前的事,倒别有一番滋味。

    红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调皮丫头,虽然总是调侃周安,但更显亲近。

    这顿饭,使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甚至比曾经还好要。

    “对了,红杏姐……”周安咬着鸡腿,突然问道:“这惜春宫怎么回事,最近总死人?外面都说是殿下发脾气给活活打死的,我看着怎么不像……”

    “听他们乱嚼舌头,殿下可不是那样的人。”红杏不满的说了一句,又看向周安,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微微一笑:“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红杏竟然不说!

    这关乎死人的事,必然是大事,但红杏的态度,却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