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十七章 为女帝分忧?
    下午,太阳偏西。

    周安正在后院练功,有小太监来报,说云景公主回来了,让周安过去。

    不多时后。

    惜春宫荡春湖边,周安随着带路的小太监,匆匆而行,远远的便看到哈其格站在凉亭外的湖边,似乎在看风景,也能够看到,凉亭里云景公主的身影。

    穿着大红裙的云景公主显得“很暴躁”,在凉亭里走来走去,果盘已经掀翻在地上,瓜果撒了一地,凉亭周围宫女、太监全都噤若寒蝉的样子,红杏在一旁似乎劝什么,但劝了没用。

    “气死气死了,真是气死了!那老王八就欺负皇姐性子软,换成我,早就跟他拼了……”

    走的又近了一些,周安听到了云景公主似乎是在骂谁。

    到了凉亭外,周安对云景公主见礼:“奴才见过公主殿下!”

    走来走去的云景公主一下子停下,扭头看了看周安,便一副气不打一出来的样子,捡起脚边的苹果,用力向周安砸去,周安也没躲,任凭苹果砸在身上,反正也不疼。

    “气死啦,真是气死啦!”云景公主又开始走来走去,念念叨叨的。

    红杏看了看周安,便跑出了凉亭,低声说道:“殿下正气着呢,不是冲你……”

    “晓得!”周安点了点头,他当然看得出来云景公主不是冲自己。

    “谁敢气殿下啊?多大的胆子?”周安又小声问。

    红杏瞥眼看了看周安,沉默了一下,才凑近低声道:“吴阁老……”

    周安恍然!

    是内阁首辅军机大臣吴绪宽,他确实是有气云景公主的胆子,不仅仅是对云景公主,甚至连新女帝都会被他打压,毕竟是权倾朝野且已经准备谋反的大奸贼,但很奇怪……云景公主也接触不到吴绪宽,怎么能被气到?

    “咋回事?”周安又问。

    红杏却摇了摇头,她今天也没跟去乾武宫,不知道详情。

    “你们干什么呢?嘀嘀咕咕的……咬什么耳朵?”云景公主注意到说悄悄话的两人,掐着腰喝问,她正气头上,火很大!

    周安马上便垂头不语。

    红杏则又进了凉亭,好言相劝:“殿下,您就消消气吧……”

    “消什么气?那老王八要削宫里的用度,宫里的事他都敢管,反了他了!皇姐她也是,一让再让,这天下究竟是他的!还是我皇姐的……”云景公主越说火越大!

    周围那群奴才婢女都吓得不敢抬头!

    云景公主敢说女帝的不是,也就她敢说!

    周安算是听明白了一些,吴绪宽要削减宫内开支?这……确实是反了天了!臣子终究是臣子,就算权利再大,也就只能在朝堂之上翻云覆雨,现在吴绪宽竟然要插手皇宫大内,这可不仅仅是伸的长了,简直是要将皇家握在手里搓圆捏扁。

    而听云景公主的口风,女帝她让步了?!

    情况到底已经糟糕到了什么地步?

    周安之前就已经能猜测一二,从二总管古槐墉是吴绪宽的人这一点看,看起来密不透风的皇宫大内,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到处都是吴绪宽的眼线,就是不知道女帝身边有没有。

    “小安子!!”凉亭中的云景公主突然娇喝!

    “奴才在呢!”周安应了一声。

    “看拳!”

    云景公主从凉亭中飞窜而出,大红的裙子好似一团火,重拳砸向周安!

    周安躲了一下。

    “不许躲,跟我打!”云景公主高声道。

    周安不能躲,只能跟云景公主打!

    这次云景公主没用兵器,但她拳脚功夫也是厉害,就以先天圆满的功力说,她的一拳足以将两人合抱的大树打断!周安自然是比她更强,但不能真的打她,只能防御,或化解她的攻势!

    两人闪转腾挪,好似跳动的火焰在纠缠一朵乌云,画面却是好生漂亮。

    云景公主在发泄!

    周安只能陪着她,当她的出气包!

    两人打了一阵,云景公主突然抬脚,飞踹周安心口,周安抬手一抓一推,便将云景公主甩了出去,云景公主一个急速翻身,翻落在凉亭台阶上,却是双脚着地,站稳了!

    她没再追打周安,而是负手喝问:“小安子,你对我武家王朝可是忠心?”

    这问题来的太突然!

    而且云景公主没说东乾王朝,而是武家王朝,意思显然是问周安,对皇族是否忠心?

    “奴才忠心,天地可鉴!”周安回的也快。

    “那好,我再问你,若是本宫让你去诛杀那老王八吴绪宽,你可愿意?!”云景公主这话问的,可谓石破惊天!

    “奴才愿为殿下抛头颅洒热血,为武家江山鞠躬尽瘁,若殿下有令,奴才万死不辞!”周安虽然心头掀起惊涛骇浪,却是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犹豫。

    云景公主盯着周安,却一扬下巴冷哼了一声:“哼,说的好听,万死不辞有什么用?吴绪宽手握天下兵马大权,大半个朝堂都是他的狗,他又武功极高,十年前就已天罡境,你凭什么杀他?用嘴吗?”

    “殿下若有令,奴才自当竭尽全力!”周安垂头道。

    他有些明白云景公主了!

    这家伙,这是在为女帝分忧吗?想杀吴绪宽?

    谈何容易!

    吴绪宽是天罡境宗师不是秘密,因为他是军伍出身,在进内阁前,其担任过征北大将军、中州军元帅,曾为东乾王朝开疆拓土,不仅仅个人实力绝强,且用兵如神!

    吴绪宽现在之所以能手握天下兵马,就与他曾是元帅有关,现在东乾王朝各州的州军统领,还有边疆军团的将军,都是吴绪宽当年一手带出来的!

    云景公主又哼哼着进了凉亭,在石凳上坐下,拿起翻落在桌的苹果,也没擦,就直接开始啃。

    她似乎没那么气了,但还是一脸不爽。

    周安进了凉亭,候在云景公主身旁,也没吭声。

    云景公主也没再说话,一直都在啃苹果。

    没过多久,凉亭外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汪公公带着一群小太监前来,一些小太监手中还抬着箱子,其中大部分是本就在惜春宫的太监,还有五个,是今日上午新来的,就是今天上午与周安一同调入惜春宫的,十二个小太监中的五个。

    “见过公主殿下!”五个新来的小太监跪倒在地,对云景公主叩首。

    他们上午才挨过揍,看起来都有伤势在身。

    云景公主丢了苹果核,缓步走下台阶,周安与红杏跟在云景公主身后,一直站在湖边看风景的哈其格也走过来,可称巨人的她甚至比云景公主还有压迫感。

    “本宫差人打你们,你们几个,可曾怨恨本宫?”云景公主走到台阶下问。

    “不敢!”

    “奴才不敢!”

    几个小太监皆磕头。

    “抬起头来!”云景公主道,待几个小太监抬头,她又看了一眼汪公公,汪公公马上让其他小太监,将带来的箱子打开,那些箱子里装的满满的,全都是金锭!

    一共五个箱子!

    五个小太监眼睛都看直了!

    “想要吗?”云景公主淡淡问。

    “奴才不敢!”

    五个小太监又都垂下头。

    “想要也可以!只要你们达到本宫的要求,这箱子里的钱财,便是你们的!”云景公主缓缓挪步,继续道:“你们都身具不俗的武艺,年纪轻轻,天赋不错,且都家世清白,却又在内廷过的不如意,所以你们才被送到本宫这里来受死,本宫说的没错吧?”

    几个小太监将头垂的更低!

    周安极为意外的看了一眼云景公主,她似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

    包括送到惜春宫的小太监,都是被排挤,得罪了人的,她也知道!

    “现在,本宫给你们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本宫会差人传授你们绝世神功,你们也必须按照要求刻苦修行,你们不需要劳作,也不需要侍奉本宫,吃最好的,住最好的,只需要好好修炼……你们只要达到本宫的要求,修成绝世神功,那么这些钱,就是你们的!这只是封赏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等待你们去拿!你们可愿意?”

    几个小太监又稍稍抬头,全都瞄向那些箱子。

    他们明显心动了!

    那可是黄金!虽然箱子不大,但一箱子最少也有一千两黄金,这笔钱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多的让人不敢相信!

    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你们也先别急着答应,本宫丑话说在前头,那绝世神功不是那么好练的,你们若天赋不够,很可能会丢了性命,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若对自己天赋有自信,若想要余生享尽荣华富贵,就听本宫的,若自觉天赋不足,或是怕死,就别答应,本宫不会怪你们!你们没有反悔的机会,想清楚,再告诉本宫!”

    周安斜眼看云景公主。

    她这是要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