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二十二章 小魏子之死
    小魏子,就是那个在周安离开直殿监前,给周安通风报信,晚上又给周安搞来烧鸡和酒,给周安送行的小太监!

    他本名魏宝桢,与小安子同龄,十一岁净身入宫,从入宫到死去,一直都在直殿监当差,干着内廷最脏最累的活,因为他长得不讨喜,又黑又瘦的,性情也老实,不会巴结奉承,所以一直都是内廷的底层边缘人。

    小安子调入直殿监的第一天,就认识他了!

    小魏子似乎也只有小安子这一个真正的朋友,两人玩的好,但命运截然不同,小安子的命非常好,入宫便被选去当大公主的长随,之后虽然调入了直殿监干打扫卫生的活,但有徐谨罩着,从不会吃亏。

    虽然最终徐谨杀了小安子,但不可否认,若没有那天夜里的事,小安子的太监生涯,称得上是完美!

    小魏子则要惨得多,总被欺负,脏活累活都是他干,拿着微薄的俸禄,每年还有将大部分送去家里!其实小魏子是知足的,这里毕竟是皇宫大内,小太监的俸禄就算再低,比起外面,也是一大笔钱了!

    他干的虽然是脏活累活,但比起民间穷苦家孩子遭受的磨难,他一点都不觉得累!

    小魏子是一个知足常乐的人,不会溜须拍马,也不会沾惹是非,让干什么干什么,按理说,他这样的人,在内廷必然会顺顺当当,活的累,却贵在平安,可老天爷却跟他开了玩笑!

    他死的非常突然!

    就昨天晌午,小魏子因未将净房打扫干净,被直殿监掌印孙德友找了麻烦,当众扒了裤子,打了三十个板子……小魏子身子骨薄,也没练过功夫,三十大板,别说是他,就算找个虎背熊腰的成年人,都得打残废,更不要说小魏子。

    小魏子当场就被打断了背,血吐了一地,却又没死,一直坚持到下午,才断气。

    周安是今天早上听说的这件事,是平常跟着他、听他差遣的小亭子告诉他的。

    死个无关轻重的小太监!按理说消息是不会马上传入惜春宫的,惜春宫的编制,独立于内廷十二监外,跟他们也没什么交集,尤其是目前惜春宫内在谋划大事,对内对外都有一定封锁。

    但消息还是传入了周安耳中!

    因为这事儿跟周安有关系!

    孙德友最想弄死的是周安,原本他就想将周安调去打扫净房,而后找麻烦结果了周安,但又突然改变主意,将周安送入惜春宫,本想借云景公主之手,杀了周安!

    但万万没想到,周安进了惜春宫,不知怎的讨好了云景公主,竟然平步青云!不仅仅被升为惜春宫监丞,还被赏了飞燕服,成了云景公主身边最受宠的奴才!

    其实从周安调入惜春宫的那一天开始,孙德友就拿周安没办法了,云景公主不杀周安,他就只能干瞪眼!

    然而,不知道是谁说的,孙德友竟然知道了小魏子曾给周安通风报信、给周安送行的事,之后小魏子就被调去打扫净房,并且昨天被打死了!

    孙德友显然是在报复,或者说,连报复都算不上,就是出出气!

    可后果却是,少了一条人命!

    小魏子的死,不会被更高层面的人知道,宫内稍微有权有势的太监,或是贵人,都不会关注一个犯错小太监的死活,但这事,却是在最底层的太监群体中,引发了许多议论,流言蜚语喧嚣尘上!

    很多人都知道,尤其是直殿监的小太监,他们都清楚,也都觉得,小魏子是因周安而死的!

    周安也这样认为!

    当他在小亭子口中听了那些“流言闲话”后,他便认为,小魏子是替自己死的!他不好受,虽然他是穿越者,他并没有继承小安子的太多感情,但将心比心,小魏子能在周安最危难的时候,还记得周安这个“兄弟”,周安就不能将他当成陌生人。

    更何况,小魏子是无辜的!

    他不该牵扯到这些是是非非,更不该死!

    周安阴郁的心情难以抒发!

    他觉得,自己若不做些什么,会对不起小魏子的在天之灵!

    ******

    苹果树环绕的空地上,当周安对红杏说出小魏子的死讯时,红杏是茫然的。

    “小魏子……是谁?”红杏眨巴眼睛问道。

    周安收回目光,却没再说。

    “好你个小安子,真是想气死本公主,你个狗奴才,气死了,真是气死了……”云景公主在凉亭里气的来回转圈走,突然一脚踢在凉亭内的石凳上。

    呼!

    那石凳在凉亭中迅猛飞出,轰然砸在周安的额头上,直接崩碎的四分五裂!

    见云景公主真的动怒了,周围太监、宫女全都吓的噤若寒蝉。

    周安却一动没动,脸上有些灰,额头上流下两道鲜血。

    “你!你个死小安子,你怎么不躲?你是不是傻?”云景公主又气急的道。

    周安看着云景公主,发黑的面庞突然垂了下去,他双膝跪地道:“殿下,奴才有事禀告!”

    “有屁快放!”云景公主口气也是冲,却又挥着手绢指使红杏,“红杏给他擦擦,擦擦……”

    红杏蹲下身,拿出手帕要给周安擦血。

    周安却拨开了红杏的手,再对云景公主道:“禀殿下,奴才将要禀告之事干系重大,请殿下准许奴才单独向殿下说明情况!”

    “什么干系重大,快说!这里都是自己人!”云景公主道。

    周安叩首不语。

    云景公主都快被气疯了,若是换了其他奴才这样气她,早就被拉出去砍了。

    “殿下,不妨先听听他要说什么……”云景公主身后的哈其格,俯着身子道。

    她是在给云景公主台阶下,今天的周安太不对劲,云景公主脾气也不太好,这针尖对麦芒的,万一云景公主愤怒下做出错事,那就悔之晚矣了。

    哈其格身为大内八御,又是看着云景公主长大的,她的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

    气呼呼的云景公主对着周安瞪眼,却又抬了抬手道:“行行行,滚蛋,都滚蛋……你们都给本宫滚……”

    “奴才告退!”

    “奴婢告退!”

    一群太监宫女都被赶跑了,很快,这苹果园里就只剩下云景公主、红杏、哈其格、周安四人。

    红杏和哈其格是绝对信得过的!

    云景公主走出凉亭,掐着腰站在周安身前,低头咬牙切齿的道:“能说了吧?!”

    “启禀公主殿下!”周安声音非常平静,语速不快不慢的道,“奴才在进惜春宫的前一天夜里,曾亲眼见直殿监掌印孙德友、御马监掌印古槐庸,以及乾京城西城禁军都指挥使李虎彪三人密议,商谋造反之事!”